第 3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含笑的娇靥,叶天龙突然间明白到她的深刻用意。于凤舞是不想让她的地位和名望影响到自己,因为个身份地位远超自己的妻子,在丈夫的眼中往往是属于可怕可敬但不可爱的。

  “其实你不要这样做的,我并不是那种人!”

  叶天龙的喃喃自语也没有逃过于凤舞的耳朵,她笑着说道:“天龙啊,你以后可要更加努力赚钱,因为要养我们这些女人可是件花费很大的事情。”

  从于凤舞的玩笑话中,叶天龙却听出了另外的层含义,他轻轻将善解人意的美丽妻子紧紧揽在怀中,在她的耳边深情地说道:“谢谢!我定会好好努力,绝不让你失望的!相信我!”

  “傻瓜,我当然会相信你啦!我于凤舞挑选的丈夫怎么可能让人失望呢?”

  于凤舞的螓首靠在叶天龙的肩膀上含笑而言,双美眸之中却闪动着晶莹如钻石般的光芒。

  "81"

  艾司尼亚的城门口每天都是那样的热闹和繁忙,这些天更是因为要举办法斯特二太子和武安秀公主的婚礼大典显得忙乱不堪。除了各国的使臣以外,不少有名的艺人团体也纷纷应邀来到这个大陆最庞大繁荣的都市献艺,加上各地的商队也想藉此机会好好赚上笔,因此在通往艾司尼亚的大道上,每天都有各式各样的马队和操着各地语言的人们络绎不绝地经过。

  本来这次两国的联姻将是大陆上最为盛大的事件,可惜的是在前几天爆发的青州叛乱给这个事件投下了阴影。更多的有心人将目光都投向了青州,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到了法斯特帝国到底是如何处理这场突如其来的叛乱,并暗暗评价现在帝国实力以及国内众势力的分布。

  出征青州的人选很快公布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个人既不是尤那亚系的将领,也不是吉里曼斯系的大臣,而是向来保持中立状态的伯爵大人夏赫,他将前往青州督战,指导和协调南方军团的六个军和东方军团的四个军征讨高举叛乱旗帜的人们。

  ※※※

  “为什么这个人会是夏赫大人呢?”

  不少听到这个消息的人都在心中暗暗发问,而这个问题的答案也正是柳琴儿想要从于凤舞那里得到的。

  “这个理由应该不是很难猜出来的!”

  于凤舞还没有回答,旁的男人早已用十分自信的口气对面前的美女说道。

  “咦,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起来了?”

  非但是柳琴儿,就连玉珠和龙灵儿她们也感到意外,叶天龙好像从来没有表现出他在这方面的才能,怎么今天会突发这样的言语?

  看到众女不是很相信的目光,叶天龙心中大感泄气,他转而望向身右的美女战神。于凤舞正用赞许的神情望着他,美眸中有着深深的含义。

  “还是凤舞最了解我!”

  受到鼓励的叶天龙精神振,伸手将于凤舞的纤腰揽住,以表示自己的感谢以及于凤舞是和自己站在起的。

  “那两个家伙是要把夏赫赶出艾司尼亚,如果有可能的话,甚至于会趁机借刀杀人啊!”

  叶天龙从尤那亚和吉里曼斯大力推荐夏赫之时就领悟到其中的奥秘,很明显夏赫是尤那亚和吉里曼斯面前的道障碍物,所以他们两个人才会致推荐夏赫出马平乱的。

  要知道夏赫是法斯特的三大将军之,法斯特帝国军方现在总共有三个等级最高的将军,分别是飞凤将军于凤舞,鹰扬将军海鹰扬,以及这个柱国将军夏赫。前面两位将军现在都是手握重兵的名将,战功赫赫,自是当之无愧的。而这个夏赫伯爵也不是简单的人物,他是法斯特军方赫赫有名的宿将,论到资历更是于凤舞和海鹰扬无法比拟的。他曾在尤那亚执掌军部之前出任过掌握军部实权的大司马职,可以说在朝中是有相当大的影响力,和克里夫的父亲斯特林起成为朝中第三方势力的代表人物。

  而且夏赫也是全力促成法斯特和武安联姻的重要人物,从这个的举动可以看出夏赫是偏向二太子方的。这样的人物留在朝中,无论是对尤那亚或者是吉里曼斯来说,都是个相当严重的麻烦,因此抓到这样个机会,把他送出去,绝对是最合适不过了。

  于凤舞暗暗点头,她知道论到对这些伎俩的认知程度,自己的丈夫并不比那些人差多少,说穿了,朝廷中的斗争就是这样,大家各施奇谋,只要能击倒对手,什么手段都是可以用的。而她自己虽然是明白这样的道理,但出于心中的理念,是万万作不出来的,所以她才会在遇到叶天龙之前直带兵在外,远远地离开这个充满阴谋诡计的城市。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什么陛下会同意这样的提议呢?”

  龙灵儿见到叶天龙那副得意洋洋的样子,虽然是心里已经同意了他的看法,可还是硬要找出个问题来为难下他。

  “呃这个嘛”

  叶天龙时语塞,他其实也没有想通这点,安德列三世并不是个糊涂的老家伙,他的精明之处叶天龙是已经领教到了,因此安德列三世会同意尤那亚和吉里曼斯这样的提议似乎是有些轻率了,难道说自己还有什么地方没有想到吗?

  叶天龙自然估不到皇帝的思路,也没有人能够完全猜到这位皇帝的心思。安德列三世的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样的药,费脑筋的不止是叶天龙个人,许多人都在为此而费尽心思。

  站在叶天龙身边的于凤舞虽然隐隐约约看出些皇帝的意图,但作为个妻子,于凤舞不想把丈夫的风头盖过去,就算想说出来,也最好找个恰当的时机,而且她此时的心中更多的考虑是,在这个时候尤那亚和吉里曼斯将夏赫这个有定影响力的人打发走,定是有所企图的,而安德列三世同意将夏赫放走,也是就给尤那亚和吉里曼斯这些人个行动的机会,难道说自己的父亲已经等不下去了吗?

  既然是想不出什么东西来,那就不要再费什么精力了。素来不为难自己的男人很快将这个问题丢开,开始正视起另外个对他来说相当迫切的问题。

  “到底要如何才能把这个龙族少女摆平呢?”

  从见面的那刻起,作为叶天龙的否定者出现在他面前的龙灵儿对于叶天龙来说,真是个让他头痛的麻烦所在。因为龙灵儿是少有的能经常让他吃蹩泄气的女人,加上现在自己又被她捉住了痛脚,想到欠龙灵儿的两个要求,叶天龙就会感到阵心寒,谁知道这个精灵古怪的龙族美少女会提出什么样的鬼点子来?

  “天龙,你准备如何安排二太子婚礼大典的安全事宜?”

  于凤舞及时的为叶天龙开脱,将话题转移到也是众人比较关心的事情上。安德列三世已经发话了,要叶天龙全权负责此次法斯特和武安联姻的顺利完成,只因为叶天龙遭受无妄的牢狱之灾,使得进程出现意料之外的波折。

  其中最让人牵挂的是尤素夫居然从大牢中逃脱了,就在叶天龙被关入天牢的那个晚上,在伙不明身份的黑衣人协助下,尤素夫杀出了大牢,消失在艾司尼亚茫茫的夜色中。现在要在艾司尼亚上百万的人口中再找到这些人,难度是可想而知的。这个对叶天龙恨之入骨的地头蛇到底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是让人难以预料的。

  “我已经让鲁图先和范铜将所收服的艾司尼亚地下势力全部派出去,有这些无处不在的耳目,艾司尼亚的举动都会受到很好的监视。”

  叶天龙的眼睛中闪过丝慑人的神光,他用十分自信的口气续道:“庆计训练的那些执法队也作好了随时出动的准备,再有石义信坐镇在东督府调度,应该会在麻烦的事情发生之前将其消除。”

  于凤舞微微笑,望了眼身边的龙灵儿说道:“天龙,你别忘记了我们手中还有最重要的股力量!”

  叶天龙哈哈笑,说道:“我怎么可能把我们龙小妹亲手训练的步兵近卫团给忘掉了呢?她可是我手中最大的武器,最重要的机动队,最可信任的支援!”

  为了讨得龙灵儿的高兴,叶天龙将能想到的溢美之词都用上,结结实实地给龙灵儿戴上高帽子。

  龙灵儿虽然心中十分高兴,但嘴里还是用淡淡的口气说道:“你不要给我戴高帽子了,我才不吃你这套呢!只是轻装步兵而已,能派上什么大的用场,庆计大人的枪骑兵才真正厉害呢!”

  “你说错了!”

  叶天龙正色道:“现在这样的情势下要有所行动的话,绝对是手快有,手慢无!轻装步兵的装备的确是差点,但机动性在都市里面却是远远胜过其他兵种的,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赶到目的地。”

  “最重要的点,近卫团的人在你的训练和带领下,战力绝对不差于由枪骑兵组成的执法队!加上出动的自由度远高于隶属于东督府的执法队,说近卫团是我方手中最大的利器也绝不为过!”

  叶天龙说这些的话时候,浑身洋溢的自信和强大的气势让身前的众人感到眼前为之亮,感受到这个男人前所未有的变化,柳琴儿忍不住说道:“天龙,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些的?”

  叶天龙得意的笑,看了眼身边正深深看着自己的于凤舞答道:“我这么聪明的人,又有这么好的师傅,当然会越来越厉害了!哈哈!”

  柳琴儿没好气地横了他眼,但看到于凤舞嘉许的眼神,也知道这个家伙的分析的确是没有错,他把于凤舞成立步兵近卫团的意图已经完全摸到了。

  龙灵儿更是感到有些意外,这个男人居然也会有这样的头脑,看来于凤舞喜欢他也不无原因。看到龙灵儿副受教深思的样子,叶天龙的心中动,突然间冒出了个念头。

  “今天外面的雪景真的很美丽,你们要不要啊?”

  难得听到叶天龙提出这样的建议,于凤舞她们是马上举双手赞成。很快的,大家便七嘴八舌地讨论起这场百年难遇的大雪,场面十分热闹。

  趁众人不注意的时候,叶天龙在后面轻轻拉了龙灵儿把,龙灵儿不解地回头,看到叶天龙向她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然后拉着她往外走了几步。

  龙灵儿正要不耐烦之际,忽然听到叶天龙凑到她耳边说了句让她心动的话。

  “你想不想知道个秘密?”

  龙灵儿不由得心中好奇,叶天龙这样神秘兮兮的样子倒是从来没有见过,不禁对他口中说的那个秘密产生了很大的求知欲。

  “什么秘密啊?”

  不知不觉的,龙灵儿也学起了叶天龙那种神秘兮兮的样子,轻声细语地问道。

  “想知道凤舞为什么喜欢和我在起吗?”

  龙灵儿的月牙眼顿时大亮,她太想知道其中的原因了!正是因为深深喜欢着于凤舞,龙灵儿才会对叶天龙十分感冒,这个男人到底什么地方好,于凤舞会那么喜欢他?现在叶天龙居然要把这个秘密告诉自己,这绝对是她最希望的事情了。

  龙灵儿上下打量了下叶天龙,确定这个男人没有什么别的念头,便用力点头。叶天龙心中大乐,他已经知道如何去对付龙灵儿能窥视心灵的异能,刚刚小试了下,果然奏效了,于是对下面的行动有了更大的把握。

  “那你今天午饭后在后花园的小楼等我吧!”叶天龙留下这个话就走了。

  “好吧!!只好等等了!”龙灵儿也只好这样,她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这个男人牵着鼻子走了。

  ※※※

  午饭后,于凤舞她们相约去观赏雪景,叶天龙借故提出迟点再过去找她们。捱于凤舞她们的马车离开,叶天龙急急忙忙跑到后花园的小楼,推开里面房间的门,龙灵儿早就已经到了,正无聊地趴在窗口看湖里的游鱼。

  听到了叶天龙的脚步声,龙灵儿马上转过娇躯,月牙眼闪闪发光。

  “现在才来,快点告诉我那个秘密吧!”

  叶天龙嘿嘿笑,转身小心地将房门关好,又对龙灵儿说道:“你来的时候,没有被别人知道到吧?”

  龙灵儿不耐烦地说道:“没有!我还查过这带都没有别人。”

  叶天龙点点头,大模大样地走到椅子边坐下来,轻咳了声,道:“好吧,现在我把凤舞喜欢我的原因告诉你!”

  龙灵儿瞪大眼睛,眨也不眨地望着叶天龙,直看得叶天龙心里直打鼓,生怕个不小心被她看出了心中的想法,那可就是大大的糟糕了。他按照既定的方案,让自己心中的念头直围绕着于凤舞,想象着与她的欢好,想像着她的好处。

  果然不出所料,龙灵儿的俏脸上渐渐泛起了丝丝的霞光,显然她是在窥视叶天龙的心思,于是将他心中的切想像都接受过去了。如果说物件换作别人的话,龙灵儿也许会没有什么感觉,但于凤舞是她最喜欢的人,自然而然的引起了她的注意力,欲罢不能的想直探索下去。

  从叶天龙的心里龙灵儿看到了另外个于凤舞,个从来没有在众人面前出现过的于凤舞,这是她最隐秘的私生活,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在偷窥至爱的人般,让龙灵儿在不知不觉中产生出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可以说,因为龙灵儿将自己的心放到了于凤舞的身上,又因为于凤舞对叶天龙的深情使得她有种如同身受的感觉,这是种非常奇妙的感觉,和龙灵儿往日在于凤舞身上从来没有体会到的。

  叶天龙直很小心的观察着面前这个龙族美少女的举动,见到此情此景,便知道事情正在按照他所预计的那样进行,龙灵儿的心神已经被完全吸引住了。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叶天龙不动声色地说道:“你现在知道了很多东西吧?”

  “没没什么”

  受到叶天龙的突然发问,龙灵儿显然是有些慌乱,那样子好像是个做了坏事情的小孩子被人当场捉住了般,她这种从来没有见到过的羞涩和局促不安着实令叶天龙大呼过瘾。同时心中暗暗称奇,真没有想到这个龙族美少女真的会对于凤舞有如此的感情,他以前只有听说过这种事情,不想自己的身边居然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真的是非常有趣。

  从这刻起,叶天龙知道现在的主动权已经到了自己的手中,在龙灵儿的情绪快要稳定下来的时候,他马上加上句话。

  “因为我是让凤舞得到最大的快乐,所以她才会那样的爱我!”

  龙灵儿瞪大了那双月牙眼,却见叶天龙没有接下来的意思,不禁催促道:“快点说下去啊!”她是真的很想知道如何才可以让于凤舞得到最大的快乐,如果说她自己也掌握了这个能力,不是会让于凤舞和自己的关系更上层。

  叶天龙诡异的笑,好整以遐地说道:“这可是你提出的个要求喔!”

  龙灵儿的心思都已经被这件事吸引住了,连想也没有多想就点头道:“没错,叶大哥你快说吧!到底你是如何让凤舞姐得到最大的快乐的?”

  叶天龙满意地笑,招手说道:“你过来,我慢慢告诉你!”

  “好!!”

  龙灵儿大喜,也没有见她如何作势,个人连着下面坐的椅子起朝叶天龙面前飞来,稳稳当当地落在他的跟前尺之遥,端的是显出其非凡的功力。

  叶天龙暗暗吓了跳,心道:“这个小娘儿的功夫到底是怎么练的?”想归想,他望着龙灵儿那张白里透红的俏脸认真地说道:“你刚才已经看到了很多的情况吧?”

  龙灵儿的小脸微微红,但见叶天龙如此认真的样子,也只有轻轻点点头,承认了自己方才是在偷窥他的心理,同时也不亚于正式承认了她自己是拥有可窥视别人心理的异能。

  “首先是我很爱凤舞”

  “那我也是很爱的啊!”龙灵儿也十分认真地说道。

  “当然还有别的!”叶天龙用非常正经的语气说道,“你刚才不是已经看到了我和凤舞在起时那种快乐的情形?”

  龙灵儿娇靥红红的点头,直以来,都没有人告诉过她关于男女情爱方面的事情,在龙族的地盘玉龙山巨顶时,那里的人都比她要大许多,加之个个都是严肃守礼的个性,根本没有和她谈过这些事情,下山之后,东游西逛了阵,也见识到了不少的人,对男女之间的事情有所了解,但因为很多的人都是冲着她的绝色美貌而来,意图对她不轨,心怀恶意,是以使得龙灵儿对这些事情留下了个非常不好的印象。

  当和叶天龙于凤舞他们在起后,她发觉到这个男人好像也是整天想着这些事情,又加上于凤舞的关系,使得龙灵儿对叶天龙的感觉差到极点。但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龙灵儿察觉到事情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凭着她那可以看穿别人心理的异能,她发现不管是于凤舞还是柳琴儿玉珠她们都非常快乐地享受这种事情,因此也让她感到十分奇怪,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奥秘呢?

  但她又不好意思开口问别人,而别人又不会主动告诉她这些事情的,这个疑团也就直存在她的心里。

  看到龙灵儿的此种表情,叶天龙心中自是大喜。他虽然没有龙灵儿和于凤舞那种摄取别人心理的功夫,但对女人的心理却是相当的有研究,龙灵儿的样子正是想知道又害羞的少女情怀。

  叶天龙看准时机,突然凑到龙灵儿的耳边低声说道:“那是很美妙的事情,我就是用这种方法让于凤舞她们得到最大的快乐!”

  龙灵儿还没有反应过来,叶天龙已经接着说道:“你想不想见识下这门功夫?想不想我教你啊?”

  龙灵儿的娇躯微微震,双眼傻傻地望着面前离自己的俏脸不足拳距离的叶天龙的脸庞,眼中充满了疑惑和惊讶。

  "82"

  “凤舞姐,你说天龙他想干什么啊?自己提议来看雪景,可又临时改变主意让我们先来了。”

  柳琴儿望着车窗外的景色,随口问坐在旁边的于凤舞。她们几个人正舒服地坐在宽大的马车里,顺着城中的大道往郊外去。

  “你说他想干什么?”于凤舞的美眸中有着轻松的笑意。临走的时候,看到自己的夫君和龙灵儿那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