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特屹立在飘扬的狮子旗下,在他的身后是数十位彪悍冷冽的狮将,再后面便是他的狮兵本阵,在本阵的两翼分别是香苓的豹兵和灰贝的狼兵。

  列阵于天风平原上的数十万兽人们个个刀枪在手,静静的望着前方法斯特的军营,整个战场上除了战马的嘶叫,连丝人声都没有,但所透出的肃杀气势让人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望着屹立在大军阵前的狮子王列特,所有的兽人都会产生这样的感觉:“多么威武雄壮的王者啊!在大陆上再也找不到比他更有霸王气势的国王了!”

  的确,连和列特直明争暗斗的其他三族兽人的族领也不得不承认,身材魁梧如山,眼神犀利的列特是不败的勇将,因为整个亚素国内没有个人能和他较长短的,他的武勇是世人皆知的,连周遭的邻国也为之惊异。

  此刻的兽人们都有强烈的信心,相信他们的狮子王将带领他们将亚素的旗帜永远飘扬在大陆的天空。对国王的信心使得兽人的战力益发的高涨,这点,对于他们今天的敌人法斯特的士兵来说,可绝不是件好事。

  但实际上无论是熊族的卜哥,还是狼族的灰贝,他们心中都是喜忧参半的,因为出师不利的他们现在是实力大减,如果今天亚素大获全胜,那么狮族的势力将会大大提高,他们以后在国中便更加没有地位了。而对于直以来都处在最弱之势的豹族来说,这也不会是件好事,于是在这点上,香苓和他们倒也是致的,希望让狮族去拼命,自己要尽力保存实力。

  在强盛的外表下,潜藏着细微的裂痕,但向崇尚武力的列特却没有看见,因为在他的心中已经在想象着胜利果实的甜美。

  “来了!他们要出动了!”

  狮兵的前阵发生了略微的马蚤动,士兵们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武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狮子王列特的身上。

  列特锐利的目光望着远处法斯特军营的动静,倏然有力的朝前挥动他那健壮的右手,口中大喝声:“出阵!”

  雄壮的声音远远的传开,亚素的士兵们发出了震天的应声,开始缓缓的移动。原本是字横开的阵形,当中部分慢慢突出,形成个巨大的箭头,和稍稍落后的两翼组成了个以冲锋为主导的三角锋矢阵,在箭头的顶端上便是狮子王列特。

  号角齐鸣,战鼓声声中,对面的法斯特军营打开营门,行出个方阵的重步兵,他们个个身披重甲,手持拒马枪,以二龙出水之势向两侧翼展开,在阵前排成个长条形。

  待重装步兵站定后,两队弓箭兵拥而出,雁翅分开,压住己方阵脚。然后队队盔甲鲜明队形整齐的骑兵从营地中急驰而出,训练有素的布成严整的方阵,军容的肃整让亚素众将士叹为观止。

  望着法斯特军在片刻间便布成个进可攻退可守的四方阵,列特心中暗道:“凤舞军团果然名不虚传啊!怪不得能称雄时。”

  他催动胯下玉狮兽,来到阵前,声如炸雷般的大喝道:“本王请于凤舞将军答话!”

  声音传到法斯特阵中,旗门开处,貌若天仙的于凤舞顶盔带甲,手持杆亮银枪,轻快地驰出,贴身的七彩甲将她玲珑凹凸的窈窕身段尽现无余。列特见,顿感惊为天人。

  于凤舞凤目含威,望着列特道:“狮子王有何见教?”声音有如银铃,极其悦耳动听。

  列特拱手道:“久闻凤甲神枪的飞凤将军大名,今日见,真是三生有幸!”于凤舞微微笑道:“大王过奖了。”

  列特被她这宛如百花齐放的笑容所惑,呆了下方道:“如此绝色佳人,我真不愿伤你。不如将军归我,我以王后之位以待,意下如何?”说话的时候,双大环眼直勾勾的盯住于凤舞高耸诱人的酥胸。

  于凤舞闻言,玉脸沉,娇叱道:“大胆狂徒,竟口出狂言!”

  列特大笑道:“你若不从,悔之晚矣。”说着,他指指自己后方的大军续道:“本王手下雄兵数十万,足以将你们夷为平地!我劝你还是乖乖的做我的女人吧,保你享用不尽!”

  于凤舞喝叱道:“无耻之徒,妄为国之主!”

  列特勃然大怒,挥舞手中的狼牙棒,直奔于凤舞。于凤舞不慌不忙,摆手中的裂风枪,枪动风生,刺向列特的面门。起先列特仗着自己的天生神力,挥动重达百八十斤的狼牙棒猛砸,意欲将于凤舞打下马来。哪知几个回合下来,他发现于凤舞不但能轻松接下,还利用高超的枪法慢慢占据主动。

  每每当列特的狼牙棒朝于凤舞的枪上砸去时,那裂风枪如同出海的蛟龙,枪尖所指都是他必救之处,迫使列特只有收招封架。使得他空有身的神力却无从使用,只有舞动狼牙棒应付起不离自己周身要害的枪影。

  于凤舞的每次舞动,枪上都生出股烈风,纵使列特皮粗肉厚,也被刮得隐隐作痛。他猛然想到,于凤舞的裂风枪乃上古神器,会自动产生风系魔法,绝非常人所能抗拒。

  ※※※

  和众将士起埋伏在密林后面的叶天龙看着兽人缓缓地行到山上,领头的居然是个又矮又胖的老头,手里拿着个奇怪的圆盘,边看边和身旁的个美丽少妇交谈,几个兽人将领则跟在他们的后面,根据老头的指令,不时回头大声命令兽人士兵。

  他们渐渐行到离叶天龙他们埋伏处很近的地方,连说话的声音均能清晰可听。矮胖老头突然兴奋的大叫声,举起手中的圆盘,“就这里!就在这里!”

  兽人将领也显得非常高兴,忙命士兵将那些奇怪的铁制东西放下来。在老头的指挥下,兽人士兵开始拿着各式铁件架设起来。渐渐的,东西的形状显出来,后面是个非常复杂的机关控制台,前面正中伸出个圆圆的大铁管,对着山下的法斯特营地。

  矮胖老头从密封的大箱子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了闪着奇异光彩的石头,放到控制台里。然后如法炮制,将十台全部放上后。兽人士兵开始调整铁管的方向,让它瞄准了战场上列阵的法斯特军队。几个兽人将领则和老头及美妇人轻松地说笑,神情极其愉快。

  叶天龙见状,发出号令,法斯特军呐喊声,便挥动武器拥而上。

  打这种埋伏战,叶天龙最为喜欢,他冲在了队伍的最前方,手中的利剑左荡右斩,片刻之间已经砍杀了数个兽人士兵。他觉得自己体内的精力之充沛,让他能随心所欲的挥动手中的利剑。

  陷入混乱之中的兽人士兵根本弄不清敌人是从哪里来的,居然会出现在自己的后方?措手不及的他们虽然竭尽全力进行抵抗,奈何敌众我寡。重围之中的他们个人都有好几个法斯特士兵在照顾着。

  战斗开始后不到刻钟,兽人们便已经全成了刀下之鬼,阶下之囚。

  身上沾着鲜血,叶天龙手提利剑站到了兽人俘虏面前。他威风凛凛的望着垂头丧气的兽人们,沉声问道:“那个是什么东西?”

  众兽人士兵皆冷冷的望着他,言不发。叶天龙不由得大怒,周围的法斯特士兵也是阵鼓噪,性急的更是要冲上来动手了。

  突然个身材巨大的兽人将领闷哼声,说道:“用卑鄙的手段偷袭,算什么英雄?有本事的和我再战场,如果你赢了,我就告诉你想知道的事。”

  “喔!”叶天龙望了他眼,毫不迟延的说道:“给我砍了!”

  众人还没有明白过来,站在那个兽人将领身后的个法斯特士兵已经手起刀落,血光迸现,颗斗大的头颅飞起,落下。“砰!”的声,无头的尸体倒在了地上。众兽人阵哗然,连法斯特士兵也为之惊。

  “我最讨厌没有自知之明的人!”叶天龙冷冷的说道,“不管怎么说,失败了就要承认,不要为失败找什么借口!既然已经成为俘虏,就要有身为俘虏的自觉,还有胆子说这些话!哼,本大人最看不爽了!”

  被押在边的美艳妇人眼中闪过丝异色,而那个矮胖的老头则是微微动容。连站在叶天龙身后的两个万骑长也深深感到惊异。在崇尚英雄的时代,象叶天龙这般直接了当的拒绝对方的请求,倒是个异数。但接下来发生的事则更让在场的每个人感到惊奇了。

  “你!过来!”叶天龙指着站在被杀的兽人将领旁边的个满脸悲愤的兽人将领说道,“你是不是很不服气啊?告诉你,我不和他交手并不是说我怕了,而是没有这个必要!现在我给你个机会,拿起脚下的剑,我让你见识见识本大人的实力!”

  中年的兽人将领恨恨的道声:“好!”他弯腰拿起了被抛到脚下的长剑,站定之后,厉声说道:“如果我胜了,你要放了我的人!”

  叶天龙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不过,你要是败了,你们就要招出切!”

  “可以!”

  中年兽人将领的眼中透射出刻骨的仇恨,慢慢将手中的利剑举起,斜指着站在面前的叶天龙,微微颤动的剑尖吐着丝丝的寒流。虽然仅仅是这么个起手式,但却已经是暗含着浓烈的杀气,使得站在旁观看的众人不由退后半步。

  叶天龙深吸了口气,功行百脉,跃然而动的真气流转于四肢。他自觉功力大增后,直想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少的进步,所以才趁这个机会试试身手,而且他还有个更深的用意所在,那就是他想要给在场的法斯特众将士个明确的印象,他是有真才实学的,并不是像他们想象中的那样无能。

  想要借机立威的他,向前踏上步,双目中神光湛湛,横剑大喝道:“来吧!”

  中年的兽人将领大吼声,扬剑迅疾冲进。他出手便是强烈的杀招,吞吐不定的剑尖罩住了叶天龙的面门,似是攻向他的眉心,又似指向他的喉咙。

  叶天龙双目中神光大盛,他准确的把握住了对手想要攻击的角度,他的神意锁定了攻来的利剑,右脚倏退,微侧身形,手中的利剑自下而上,疾如闪电,格在兽人将领的剑身前部最弱的地方。

  两剑相交,仅仅发出声“叮!”的声响,兽人将领的身形不免滞。

  就在他剑势弱之际,叶天龙大喝声,身形急滑而上,手中的利剑蓦的加快了速度,斜削对手的胸肩。

  兽人将领脸色微变,料不到叶天龙居然还可以加快速度,只得吸气缩身,避过这剑。哪里知道他的身形刚刚移动,叶天龙的利剑已经随之而来,由削改刺,迅如奔雷,向他咽喉攻去。

  剑气的催动下,他身前的空气变得又重又冷。他不禁怒吼声,勉力闪过,手中的利剑阵狂舞,意图将这剑封出中宫。

  然而为时已晚,叶天龙轻巧的翻手腕,清冷的白光闪过,剑尖已经抹过了他的喉咙。

  “当!”兽人将领怒眼圆睁,喉头发出“格格”的声音,手中的利剑地上掉去。他实在不相信居然这么快就败在这个男人的手下。但仅仅站立了下,身子便摇摇欲坠,脸色渐渐发白了。

  这几下快如闪电,旁边的众人还来不及看清楚,便已经结束了。这时众人哑口无言的望着这个兽人的身子晃动了两下,“砰!”的声,倒在了地上。

  法斯特的众将士阵欢呼,而兽人们却是面如土色,这个法斯特的将领自己的实力让他们泄气了。对于崇尚武力的他们来说,实力就是切,这时他们已经无话可说了。

  叶天龙心中是狂喜,现在他终于知道自己有了多少的进步,刚才这几下能这么轻松的使出来,真是让他简直有点不敢相信了,神意能自如的指挥攻击,这是他梦寐以求的。他不禁期待起如果象那教他神攻的老人所说的,将这神功练到最高,吸收更大的能量,到那时会是如何的光景呢?

  经过短暂的审讯,叶天龙了解到,原来这东西叫“魔导之炮”,是亚素聘请了天机族的人经过年的研发,才制成的魔法武器,它是由魔导之石驱动,其威力足以摧毁切生物,如果投入战场的话,相信是无人可挡的。

  看到叶天龙半信半疑的样子,那直在旁冷眼相看的矮胖老头傲然说道:“本大师的产品,绝对是货真价实的。”

  叶天龙打量着老头,“你是天机族的人?”

  老头挺胸,说道:“天机族的鬼大师就是我。”此话出,众人阵轰动,叶天龙也微微动容。天机族在大陆上是以擅长制造各种武器和机关而闻名的,几乎所有的神兵利器都出自他们的手。而这代中,天机族中最出名的就是鬼大师,然而他生性贪财,聘金近乎天价,除了富可敌国的豪富权贵外,也只有国家才能请得起这个家伙。

  不过这次他其实是被亚素的狮子王所骗,被迫替他们制造“魔导之炮”。但象这等吃亏的事情当事人是绝对不说的,省得大丢颜面,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这可怕的武器也没有得到充分的开发,要不然,这场战争早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看到众人的反应,鬼大师得意洋洋地四顾。叶天龙不由心头火起,作俘虏还这么神气活现,但转念想,脸上堆上笑,抱拳行礼道:“原来是鬼大师,真是失敬!”

  鬼大师更加得意了,大刺刺地说道:“不必多礼。”

  叶天龙说道:“可否请你老详细解释下这东西,以解小子的惑。”

  鬼大师横了他眼,“你又没钱给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叶天龙微微笑,突然转头对手下命道:“将那些兽人都砍了。”此令出,众将哗然。但军令如山,众将虽心中反对,也只得执行。叶天龙十分满意这种号令众生,生杀欲夺的感觉,他第次体会大权在握的美妙。边的众女终见识了叶天龙的冷酷,不由对这个无情又多情的男人产生如谜的感受。

  被叶天龙的命令所吓的鬼大师,见他又望向自己,强作镇定,喝道:“不要用杀戮来吓我。”

  叶天龙温言说道:“我哪里会?这位是”他的目光落在了美妇的身上。直镇定自若的美妇闻言媚笑道:“我叫木莲夫人,是鬼大师的妻子!”

  “喔!”叶天龙在她妖艳性感的身体上逡巡的目光变得热起来。

  感到叶天龙那不怀好意的神色,鬼大师突然改口道:“念在你好学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

  叶天龙闻言收回了好色的目光,笑呵呵地对鬼大师说道:“那就多谢了!”

  于是众将跟在鬼大师的后面,听他解释起“魔导之炮”来。足足半个小时,鬼大师才讲完,众人不得不佩服他的奇思和妙手。这期间,木莲夫人的媚目直在盯着叶天龙,好像对他别有兴趣。

  趁众人都围着大炮议论纷纷,鬼大师突然将叶天龙拉到边,递给他几样小东西,“这些是我亲手制作的小玩意,将军拿着玩吧!”然后悄悄地说道:“将军,我现在可不可离开?”

  叶天龙知道鬼大师的东西样样价值千金,也就毫不客气地塞进自己的怀里,然后贪心的说道:“还有什么更宝贵的东西,也拿出来吧。”

  鬼大师苦着脸道:“我身边哪有那么多的宝贝?”

  叶天龙诡异的笑:“那么,将你妻子留下来,你可以走了。”

  “你这好色的男人!”木莲夫人的声音突然在边响起。叶天龙吓了跳,回头看,木莲夫人正笑盈盈的站在他身后。而众将士此刻都围著“魔导之炮”议论纷纷,没人注意到这里。

  感到木莲夫人眼中的挑逗之情,叶天龙也用目光挑逗着她。

  大感不妙的鬼大师忙拉住叶天龙的手,投降道:“好吧,我把这也给你,你让我们夫妇离开。”叶天龙看,原来是卷绢书。他刚想回绝,见木莲夫人的眼中闪过惊讶,忙改口道:“好吧,但你告诉我这是什么?”

  鬼大师心痛的说道:“这是“龙之心经”。”叶天龙感到自己的心霍霍直跳,他手里拿着的居然是传说中的“龙之心经”,据说得到“龙之心经”的人可练成不死真身,他直以为是神话,没想到真的有这样的书。他二话没说,挥手就让他们夫妇离开了。

  木莲夫人走的时候还用媚目瞟了叶天龙好几眼,然后抓起鬼大师如飞而去,让叶天龙也不得不佩服她的身法。他声长笑,道:“鬼大师,木莲夫人,咱们后会有期!”声音随着晨风清晰的传到他们两人的耳朵里。

  这话听得鬼大师的颗心直跳,恶狠狠的说道:“不见,可恶的混蛋,最好永远别见。”他嘀咕的声音被木莲夫人听到,她媚笑声,娇媚地说道:“我看此子非池中之物,他日必还有相见之时。”说着,呵呵轻笑。

  鬼大师不满地说道:“你是不是看上他啦?”木莲夫人不答,只是阵娇笑。鬼大师也觉得叶天龙有别于他以前所见之人,他心中有个不详的预感,他们还会相见的。没想到他的预感三年后果然应验了,于此他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木莲夫人突然想起来,不满地说道:“你为什么将书给他?”

  鬼大师呵呵笑,“那破书,我想尽办法也打不开。那小子拿去也没用!”

  木莲夫人娇笑道:“你这老鬼!”说着,两人都笑起来。

  叶天龙眼见他们消失在视野中,便低头细看手中的书。哪知,半天都打不开这书,他不由心中大骂,“这老头,居然拿这破书骗我,下次让我踫到,非剑喀嚓了他。”正拿这书没办法之际,猛的听到阵惊叫,叶天龙顺手将书塞进怀里,匆匆走到喧闹之处。

  "9"

  看到叶天龙来了,众将纷纷让开,只见丽蝶正在魔导之炮的后面,几个将领则脸惊慌。了解,叶天龙也被气坏了,原来,丽蝶乘众人不备,开动了魔导之炮,朝正列兵战场的兽人开了炮。叶天龙仔细瞧,原本方方正正的兽人阵式,居然出现了个大空,不禁心惊这炮的威力,鬼大师果然没有吹牛。

  望着山下的兽人如戳破了蜂窝的蜜蜂样,开始潮水般向他们冲来,叶天龙大吼声,“全军战斗!”法斯特军忙组织阵地,操纵魔导之炮,朝兽人猛轰。

  叶天龙这时真正见识了这炮的威力。只见股粗壮的白光从炮口吐出,在前方十丈处形成个大光球,然后快速撕开了空气,发出了“嘶嘶”的声响,落到兽人的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