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是普通的精明灵慧。他再不延迟,道声:“小妖怪,我来啦!”便慢慢进入了晨月的体内。

  晨月轻轻蹙起了柳眉,那种娇柔有如风中的摆柳,娇喘点点,星眸迷离。让原本想大肆挞伐的男人不由得升起了无限的爱惜,觉得这时的晨月和在离开艾司尼亚时那个贪恋享受欢爱的女人完全不同。于是他开始轻怜蜜爱起来,行动也像是春风抚面,深情款款。

  渐渐的,两个人都体会到和风细雨的滋味,原来狂风暴雨有其的壮丽,而和风细雨也有其的精美,有了这种觉悟的两个人慢慢沉浸在这种细语无声的境地。

  ※※※

  王师满意地站起来,望着犹自沉浸于奇妙武技中的于凤舞,这个关门女弟子的天赋的确是他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可以说整个大陆上,能望其项背的也没有几个。

  于凤舞的明眸缓缓张开,柔和清澈,毫无杂质的光辉,这是种带着无言的感染力却又不会给别人压迫感的眼眸,比起先前她那种有若利剑锋芒毕露的神光更具有使人信服的威力。

  “看来你已经掌握了心法的窍门!”王师欣然说道,心中却暗暗闪过丝说不出的滋味,自己花了整整十年才将这招领悟出来,但传给于凤舞之后,她居然在短短的时间内就摸到了其中的窍门。

  这招也可以说是王师他毕生功力的总结,他取名为“王道无极”,在搭救晨月的战中,王师就是用了这招,结果是将所有的对手完全击倒,这让他真正实地体会到了这招的惊人之处。

  “老师,谢谢您!”于凤舞长身而起,领悟到这招“王道无极”的口诀,她不禁深深为自己老师的才智而骄傲。因为“王道无极”并不是单单的招心法招式而已,它还要考虑到周围的环境,时节等各种天时地利的综合情形,可以说,这是招真正借助于整个环境的能量来对敌人进行打击的。

  王师呵呵笑,挥手说道:“怎么跟老师这么客气啊?”然后他用认真的口气说道:“凤儿,我看你选的男人”

  说到这里,王师故意将话语停,于凤舞不禁心中暗暗惊,老师他难道对叶天龙有什么不好的感觉吗?

  “老师,天龙他怎么啦?”

  看到于凤舞有些惴惴不安的样子,王师哈哈大笑起来,他的笑声也让于凤舞感到阵轻松,她知道老师是在和自己开玩笑。

  “凤儿啊,你真的很在意这个男人啊!不过老实说,老师也觉得你很有眼光,此子绝非池中之物,以后定会是天下第人的。”

  于凤舞先是埋怨道:“老师,你老是拿弟子开玩笑,真是的!”接着笑道:“老师肯定是听晨月她说的,天龙身具传说中的神脉,所以才这样说的吧?”

  在这个待她恩重如山的老师眼里,这时的于凤舞就像是个刚刚投入门下的小弟子。王师和蔼的笑道:“你把老师看成什么啦?我的观星术可不是假的!”

  “哦,老师您从星象中看到了什么?”于凤舞颇感兴趣地问道。她从王师那里学到了几乎所有的学问,但就是这个玄奇的观星术,王师没有教,她也没有学。

  “你坐下,听我慢慢告诉你!”王师回到自己的座位,望着于凤舞慢慢说道:“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在停收弟子五十多年后,又收了你这个女弟子?”

  突然听到这个问题,于凤舞想了想,略显茫然地摇摇头,她本来想说是自己的父亲安德列三世竭力请求的缘故,可转念想,当时也有不少的帝王为自己的子女找到王师,可是他都没有收下个。如果说是某个厚脸皮的男人,也许会说这是因为自己的天赋好到让人不能不动心,但于凤舞知道这也不会是自己的老师想要的答案。

  “因为我以为你会是大陆今后的天下第人!”王师语出惊人,着实让于凤舞吓了跳。

  “我?!”于凤舞的明眸顿时睁得老大,“可是我是个女人啊!”

  王师笑了笑,续道:“当我从星象中看出这种异象时,我也不能相信会有这种事情!但同时也激起了我的好奇心,所以当你来,我反复地查证,发现星象所指的居然就是你这样个女孩子,因此便毫不犹豫地将你收到门下。”

  说到这里,王师抬起头来,眼中现出悠然的神情,轻轻地说道:“能够教导出个大陆未来的天下第人,而且还是个女人,这种事情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这个成就感也绝对是无以伦比的!”

  “你所表现出来的成就,也的确很让我吃惊,这更加坚定了我对你的感觉,你就是今后大陆的天下第人。然而这次的天风之战,我居然看到了更大的异象,这时候我才明白原来你并不是真正的天下第人,而是和天下第人有非常密切关系的人,可以说这个天下第人会和你发生直接的关系。”

  “这次我来艾司尼亚,固然是为了要赴那个约,更主要的是,我想看看到底是哪个在你身边的男人会成为大陆未来的天下第人。遇到了晨月之后,我从她那里知道了切详细情况,于是我确定了原来叶天龙才是真正的大陆之主。”

  “所以我才说你真的很有眼力,居然那么小的时候,就会选择了他。你以后好好帮助他吧!”

  听完王师的这番话,于凤舞的娇靥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如果说以前她对叶天龙的信心只是出于自小便刻下的腔深情爱意,那么王师对叶天龙的看法让她感到自己更有责任好好辅佐这个男人。

  把于凤舞的神情都看在眼里,王师突然说道:“你不要高兴得太早了,天龙这个天下第人的道路还很漫长的,我已经看到在他周围的重重阴霾,你千万不要大意啊!”

  于凤舞点点螓首,说道:“老师,我明白!要改变大陆现今的格局,定会遇到很多的困难,我有这个心理准备。”

  王师看了眼于凤舞,似乎还想再说什么,但他还没有开口,于凤舞已经高兴地说道:“老师,这段时间我学到不少的东西,还拿到了龙之心经呢!”

  “哦,快说来给老师听听。”王师也大感兴趣地说道,他终于没有把自己的担心说出来,叶天龙身边的阴霾其实代表的是他将要遇到的重重磨难,而且更重要的是,星象表明最近的次磨难就快要发生了。

  到底该不该向当事人提出警告,这种问题在事件发生之后,再提出来讨论已经没有点意义了。也许是王师想让叶天龙和于凤舞他们自己去面对各种的挑战吧,而且事先说出来的话,也只是徒乱人意而已,白白让他们紧张。

  "85"

  叶天龙从晨月的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在他的后面,容光焕发的晨月莲步轻移,仪态万千,不复之前那种举步维艰的模样。倒是叶天龙现在看起来气色黯淡,似乎是操劳过度的样子,看来他为了晨月付出了很多。

  王师看到这种样子,不禁捧腹大笑道:“天龙,你也未免太用力了点吧!”然后用肩膀轻轻撞了撞叶天龙,低声说道:“你是不是乐过头了,忘记控制下次数了?”

  王师的话虽然很轻,但于凤舞她们哪个不是耳目灵敏,甚至于晨月在得到叶天龙的元阳调和之后,也听得十分真切,顿时所有的女人娇靥飞起了片霞光。只是恪于辈分,她们没有个表示抗议。

  但叶天龙才不在意这些呢!他起先不知道王师原来也是这样个有趣的家伙,这时听他这么说,便毫不客气地翻了他眼,悻悻地说道:“还好意思说呢!不是你说的,要这样做吗?”

  “笨蛋,我可没有叫你连做三次啊!”王师笑骂道。

  “去,你怎么知道我做了三次啊?”叶天龙瞪大了眼睛,“不要说你躲在那里偷看喔!”

  “老师,您还没有告诉我们为什么要和真君约战的?地点在哪里啊?”

  听他们两个家伙的对话越来越不像话,于凤舞连忙将话题岔开。饶得是如此,后面的晨月已经有些吃不消了,特别是看到柳琴儿她们那种带有深长意味的眼光,让她的张粉脸都胀得通红。

  “月圆之夜,镇安之巅!”

  从王师的口中出来的话让大家感到些纳闷,这是对于凤舞的回答吗?

  叶天龙的脑筋转得比较快,突然叫起来,“我知道啦!原来是在镇安塔的顶上交手!”

  王师副“孺子可教”的样子,对着叶天龙点点头,“不错,正是在镇安塔的塔尖上面!”

  这下所有的人都感到吃惊了,镇安塔可不是般的高塔,它是百年前的法斯特皇帝为了庆祝自己的军队击败了四国联军,夺得大批的土地而下令建造的,塔高四十九丈,共分为七层,可以说是艾司尼亚城中最高的建筑物。镇安塔的顶上还有个高高耸起的金宝瓶,高达七尺,宝瓶的下面是直径五尺的承露金盘,金盘的四周皆垂挂金铃,下面每层的飞檐四周都挂着拳头大小的金铃,当风吹过的时候,金铃会发出清脆的铃声,悦耳之极。至于朱漆门户,绣柱金铺等精巧装饰更是不在话下了。

  现在王师和风月真君两个人居然会约定在镇安塔的顶上交手,这个地方可是属于禁区的范围,像他们这种级数的高手在这个地方交手,真的可能会把镇安塔给拆毁不可!

  这也未免有些太惊世骇俗了!想打架什么地方不好找,非得要惊动这么多的人吗?这两个家伙真是太爱表现自己了!

  每个人都在心中暗暗对这个事件下了自己的定义和看法,而边的龙灵儿则是蛮有兴趣的看看这个,又瞧瞧那个,最后的视线落在了王师的身上。

  “你不要看我!!”王师用力摆手,他已经从于凤舞那里知道了这个美丽的龙族少女有着奇异的才能。

  “那老师你到时候带我,好不好啊?”龙灵儿轻轻皱了下漂亮的瑶鼻,笑嘻嘻的对王师说道。

  “不行!!”王师斩钉截铁地回道,然后用手指叶天龙,“到时候你跟我起去!”

  “我?”叶天龙指自己的鼻子,骇然叫道。

  “不错,就是你!”王师正色说,语气中没有丝可以讨价还价的余地。

  “为什么呢?”叶天龙迷惑地问道,这也是于凤舞她们想知道的事情,王师怎么想到会带上叶天龙,而不是别的什么人,老实说,在场的女人中有好几个的身手都比叶天龙好,可以派用场的机会也多些。

  “嘿嘿!”王师怪笑声,并没有回答叶天龙的话,“这可是别人想都想不来的机会,你还有什么不愿意的吗?”

  “我”叶天龙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王师已经自顾接着说道:“我看你还是先去回复下自己的损失吧!”

  “咦!他这是什么意思啊?”叶天龙先是怔,但旋即明白过来王师定从于凤舞那里知道了自己的详细情况。他突然间想到,现在既然来了王师这样个不世的奇人,自己完全可以趁机向他请教番,好补自己以前功底粗糙的遗憾。

  叶天龙想得不差,王师的确也是有这样的意思,他从于凤舞的口中已经完全了解了叶天龙的情况,而且他本身对这个身具传说中的神脉,创世神所预定的大陆之主有着万分的好奇,想知道到底其中有什么奥妙?

  ※※※

  晚饭的时候,当柳琴儿说到龙灵儿和倩公主同时出现在近卫团士兵的面前所引起的轰动,叶天龙哈哈大笑,他不禁为自己的巧妙想法感到佩服。

  “这些家伙,面对两个大魔头还这么高兴,真不是普通的笨啊!”柳琴儿的感叹马上招到叶天龙的反对。

  “天天对着这样的美女,就是再苦的训练也会变得美妙无比的!”可惜他的赞美失去了物件,龙灵儿和倩公主都不在席上。

  于凤舞微微笑道:“这定是你们男人的想法!”

  “呵呵,还有辛西雅她们几个女神战士呢!”叶天龙略带陶醉地幻想,“如果她们这些教官站在那里招兵的话,艾司尼亚的男人定会蜂拥而至。”

  对于这个男人的胡思乱想,于凤舞她们早已熟悉,自然也就不把他这些近似梦呓的话放在心上,大家各自谈开她们关心的话题。

  从此以后,艾司尼亚的好市民们就不时会看到叶天龙的近卫团士兵在几个美丽的女子长官带领下操练,间中还穿插着几个金发碧眼,雪肤樱唇,身材丰满诱人的美女教官严厉的训导。这幕很快就成为艾司尼亚道绮丽的风景,许多人津津乐道的事情,自然叶天龙的这个问题东督的知名度又有了极大的提高。

  而对于其他部队的将士来说,东督近卫团将士待遇实在有够艳羡的,每天面对着这些个美丽可人的女人,再艰苦的训练也是种享受。可惜是好像只有东督近卫团的士兵才知道个中的艰辛。

  柳琴儿还是好的,只要老老实实地听她的话就可以了,可是龙灵儿和倩公主两个可怕的团长大人对部下的严防要求近乎苛求,落在龙灵儿手中的士兵常常是被她的地狱式训练弄得鼻青脸肿;而落在倩公主手中的士兵也没有得到轻松,看着各种各样华丽的魔法从这个娇小美丽的少女手中发出,的确是很让人吃惊,也很让人赞叹不已,但很快他们体会到其中的可怕,常常不小心就被她弄得焦头烂额。但是就在这种近似儿戏的试验之中,日后震惊大陆的魔武步兵渐渐露出了其雏形。这是那些暗暗嘲笑叶天龙就知道和美女厮混的人们所料想不到的。

  晚饭之后,王师便将叶天龙从众女的身边拉走了,浑然不顾当事人的心中老大的不愿意,从如此众美环绕的幸福时刻离开,对于向喜好美女的男人来说的确是非常难受的。叶天龙本来想至少也应该先和于凤舞她们说笑阵,算是他饭后的放松和享受。

  但王师身份崇高,又是于凤舞的老师,可以说就是他的长辈,加上王师又是为了要指导他的武技,叶天龙没有丝的理由可以推辞。

  看着叶天龙似乎是苦着脸的样子跟着王师走出去,柳琴儿第个笑起来。

  “真是的,别人想都想不来的大好机会,看天龙的样子还好像是不情愿的,副要去受苦受难的模样。”

  于凤舞靠在软靠上,轻松地说道:“因为正是天龙,才会这个样子!”她的话让众人阵点头,她们这时候才真正发觉到最了解叶天龙的人还是于凤舞,仔细想想那个男人的言行,的确是有些与?不同。

  “凤舞姐,我”晨月突然望着于凤舞期期而言,又好像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让其他的人不禁都感到有些奇怪。

  于凤舞微微笑,道:“晨月妹子,欢迎你加入我们的行列。”聪慧的她就等晨月的这句话,这也可以说是种做人的礼节,作为叶天龙的第正妻,于凤舞对于他身边的所有女人都是个不容忽视的存在,晨月这样突然加进来,于情于理都要经过于凤舞的同意。

  在没有和叶天龙举行婚礼之前,晨月还可以和于凤舞算是好友之交,但现在名分既定,晨月就应该向于凤舞承认她的第正妻地位,于凤舞怎么样对待她那是另外回事,但晨月她定要做到自己的那份。

  像晨月这样聪明的女人,自然会明白其中的关节,所以她才会这样向于凤舞表示出她的意思,而于凤舞也适度地表现出她的大度来。

  ※※※

  叶天龙回到于凤舞的房间时已经夜深了,虽然感到十分疲惫,但他的心里却是兴奋不已,因为从王师那里得到许多的教益让他对自己的武技有了个相当明确的认识,如果说以前的他是在迷雾中自行摸索,那么现在经过王师的指点,就好像是拨云见日般,他已经摸到了正确的途径,无形中对自己的本身武技有了极大的提高。

  于凤舞的房间里面除了美丽的女主人之外,还有柳琴儿玉珠,以及龙灵儿,这个颇具规模的美女阵容让刚刚踏进门的男人感到惊。

  “进来吧,我知道你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于凤舞娇靥含春,大大方方地对叶天龙说道,“如果不是晨月她已经得到满足,本来还应该有她的份。”

  “你都知道了?”叶天龙看了看坐在于凤舞身边的龙灵儿,不好意思地朝于凤舞笑道。只有对上这个情深意重的美女战神,他永远都是最老实的表现。

  于凤舞横他了眼,娇嗔道:“真亏你想得出来,会对龙小妹使出这种解数!不过好在这样来龙小妹也就成为我们的好姐妹,只是白白便宜了你。”

  叶天龙尴尬地笑了笑,不过心中却是十分高兴,不但是因为可以藉此收服龙灵儿这样的美丽少女,更重要的他发现龙灵儿对自己的功力有很大的帮助,让他的实力得到很大的提高。

  同时他也很感激于凤舞,能这么体会到自己的需要,经过王师的修正和指导,叶天龙已经学会了如何控制自己自小习的那原本被风月真君篡改过的奇功,从而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回复自己损失的功力,也掌握了如何有效地利用这门奇功来提高自己的真力,而又不会受到它的反噬。

  在心怀感激和兴奋之下,叶天龙决定要让于凤舞尝试下前所未有的快乐感觉。而于凤舞今天本来就想放开心怀,好好享受番,以补偿昨天新婚之夜的缺憾,所以才把所有的人都叫到起来,省得叶天龙再东跑西跑的。

  两情相悦,房间里很快就缓缓地传出了轻哼呻吟及粗喘的鼻息声,尚有阵阵呓语呢喃声断续响起!

  这是个不眠之夜,个情之夜,足以让于凤舞她们为之迷醉的夜晚。放开手脚的叶天龙让她们又好像回到了那个定情之夜,就是在凤舞军团天风大捷的那个晚上他们在于凤舞的寝帐里。

  但是这次的不同之处,是多了龙灵儿这样个生力军,虽然说龙灵儿还是个初解风情的少女,但她那特殊的体质却是让叶天龙难以招架,同时也是受益匪浅。再加上于凤舞经过这段时间的实践,早已非吴下阿蒙,在床第上的表现让叶天龙另眼相看,两人都能得到极大快乐。

  当然,经过王师指点之后,叶天龙已经知道了阴阳调合之奥妙,龙虎相济的真谛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