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道:“小弟,你就知道女人,可别忘记了武大人交代的事情!”

  “放心吧!”艾小小回道,“我知道该怎么做的!只是那个老屠夫来在我们前面吹牛,说那个小娘们怎么美怎么好,讲起来好像他都尝过味道样的。”

  高巨嘿嘿笑道:“说实在的,那小娘们还真的挺不错,那天吉里曼斯请武大人的宴会上让那小娘们出来露了下脸,我的乖乖,真个是让人连魂都要被她勾走了!”

  “哈哈,大哥你也这样啊!”艾小小摸着自己的脑袋,兴奋地说道。

  两个人正说得起劲,忽然间破风声起,数道白光闪过。高巨和艾小小都是身经百战的高手,自然是反应神速,两个人立时马步沉,稳下门户,以不变应万变。

  大小杀神的反应是非常正确的,也是在般情况下最为有效的,加上他们两个人都是武技超绝的高手,只要立下门户,般人的偷袭都是无果的。但是这次他们却是失算了,来偷袭的不是普通的角色,有备而来的女神战士和暗黑族高手在极短的时间里面形成了个密不透风的包围圈,将他们两个人困在当中。

  更为可怕的是,叶天龙他们所用的是含有晕眩昏迷迟缓魔法的魔法弹,这些魔法弹绝不是市面上到处可以买到普通货色,这可是叶天龙托倩公主亲制的上等器物,出自大策法师的魔法弹威力之大,绝不是般的几倍而已,加上是叶天龙的要求,倩公主更是落足气力去做的,用的都是最好的魔法材料,其威力更是大的惊人。

  等高巨和艾小小发现其中有异时,已经是中招了,他们感到自己的手足发软,十成的功力也只剩下了五成。现在想要转身逃走却是太迟了,女神战士们所组成的包围圈即便是他们功力全在也难以击破。因为现在女神战士们所占的位置都是于凤舞和辛西雅经过反复研究的,力求以最佳的效果将对手控制住。

  哈哈大笑中,叶天龙在玉珠和辛西雅的左右护卫下走到高巨和艾小小的面前,看到自己的计划获得成功,他自然是有理由高兴的。

  “原来是你!真卑鄙!”高巨咬牙切齿地说道,“堂堂的法斯特东督竟然只会做这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因为你们不配我用英雄的手段来看待!”叶天龙笑嘻嘻地说道,“对付狗熊就要用狗熊的方法,你们对别人下手的时候,难道都是正大光明的和他决斗吗?”

  高巨和艾小小时语塞,作为暗杀界元老级人物,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只是叶天龙的话太刺耳了,他们是无论如何都咽不下这口气。

  “好吧,现在我给你们个机会,让你们在我们中间挑选个人,只要你们中间任何个能够击败这个人,我今天就放过你们!”

  叶天龙出人意料的提出了让高巨和艾小小难以拒绝的条件,虽然是有种被玩弄的感觉,但高巨和艾小小却顾不上这些,马上口答应下来。

  “我就选你!”高巨的脸上露出了豪勇之气,毫不犹豫地斜上步,伸手指叶天龙。他和面前的这些人都交过手,自然知道其中谁的功夫最差。

  “哦,你可真会挑选啊!”叶天龙拍拍手,举步朝高巨走去,玉珠和辛西雅则站在原地提神戒备。“能被你选中,真是我的荣幸啊!”

  望着朝自己走来的叶天龙,高巨和艾小小的脸上都露出了凝重的神情,慢慢移动脚步,作出了防备的架势,因为他们心知肚明凭他们现在的状况,要想取胜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放心,我不会杀了你们的!”叶天龙笑吟吟地说着,按在剑柄上的手慢慢将配剑拔出,赤红的剑身在昏黄的灯光下发出夺人心神的光芒,看得高巨和艾小小两个人阵头皮发麻。

  高巨和艾小小相互对视了眼,两人均看出对方心中的惊异。叶天龙手里拿的居然是上古神器“烈火剑”,这就麻烦了,凭他们目前的实力是无法与上古神器相抗衡的。

  叶天龙拉马步,剑身斜指南天,真气灌注时发出隐隐龙吟声,剑气阵阵涌发,空气激荡有如热潮骤发。这样的表现更是让高巨和艾小小感到意外,他的修为进展委实够快的,几天的功夫,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声轻叱,叶天龙的身影如电闪进,剑未到,怒滔般的热浪几乎已经将高巨完全淹没,附近七尺范围内均可感受到这股强烈的劲气。

  “好强烈的剑气啊!”高巨面现惊容,知道自己无法掠其剑锋,只得右闪避开正面的攻击。

  这放手施为,威力之大连叶天龙自己也感到有些意外。经过这几天和王师的相处,他是发觉到自己的收获极大,又因得到龙灵儿的龙族真阴相济,使得他在武技上又大大的前进了步。但没有想到会变得这般厉害,如果能将藏在自己身上的暗黑之力再吸收融合的话,那自己不是也就可以跨入绝顶高手的行列?

  正在高兴之际,突然间听到高巨声沈喝,他的身子整个团起,而站在附近的艾小小闻声纵身飞起,如山般巨大的身躯沉重的压过来。显然是想仗着自身的“金刚护体”神功来压制叶天龙的“烈火剑”。

  “我就不信,你还能够使出十二重的金刚护体!”叶天龙心中暗暗冷笑,不避不闪,原式迎上前去。对手会联手出击,倒也在叶天龙的计算范围内。而方才的剑无疑给他对自己的武技有了更大的信心。

  “扑!”的声,如击败革,烈火剑刺入艾小小的左肩头,因为就在相触的瞬间,艾小小的身子有个非常轻微的扭动,刚好将自己的左肩头送到烈火剑上。

  艾小小发出声怒吼,叶天龙的剑势立时顿,神剑受到极大的阻力。艾小小居然是用自己的身躯作武器,来锁住叶天龙的神剑,使得叶天龙的身形露出瞬间的破绽。这真是匪夷所思的招,连身后的玉珠和辛西雅都没有料到。

  就在这非常短的瞬间,高巨张口喷出了道血光,空中顿时弥漫着种中人欲呕的怪味,整个人好似颗流星般直冲叶天龙而来,前进的速度无以伦比,可以说血光刚现,人已经破空而进,到了叶天龙的跟前。

  与此同时,艾小小也是同样口血喷出,点点的血珠变得坚逾金石,朝叶天龙的面门罩下,尚能活动的只手则拍向叶天龙的左肋。

  “狂魔附体!”辛西雅和玉珠同时惊叫,她们还是低估了这两个大小杀神,困兽犹斗的他们竟然会使出这样同归于尽的招数来,显然是想要不顾切和叶天龙拚个你死我活了。

  人影纷乱,玉珠和辛西雅率先冲出,其他的女神战士也纷纷纵身跃向场中。

  身陷危局的叶天龙也被高巨和艾小小两人的这招吓了跳,两个杀神配合默契,在如此的逆境中使出这样的绝招,应该说是他没有想到的。看来杀神的名号的确不是白白得来。

  千钧发之际,叶天龙终于完全发挥出这段时间在武技上的收获,他深吸了口气,全身的功力尽出,注于持剑的右手,沉声抖剑,细细的烈火剑居然将艾小小如山的身躯整个挑起飞出,然后他就势侧身,收剑出肘。

  “砰”的声,叶天龙的右臂受到了极大的冲击,高巨撑出的腿正中他的大臂上,股炽热的劲气直涌进他的体内,使得他如同身受雷击,半边身子立刻麻木起来。

  高巨也没有得到什么便宜,原本就是靠“狂魔附体”来强行将功力恢复的他受到叶天龙真气的反击,几乎接近油尽灯枯的境地,他顺着反震之力倒飞,将被挑在半空中手舞足蹈的艾小小把抓住,声厉啸,两个人从女神战士之间的空隙疾飞而遁。

  应该说高巨和艾小小这招十分聪明,他们在受制的情况下,马上能想出这样的逃生之法,委实不简单。他们先装出副全力拼死的样子,知道包围他们的女神战士最在意叶天龙的安危,于是制造出有去无回的气势,引得女神战士来救叶天龙,然后从移开的空隙中逃走。

  这时候玉珠和女神战士也顾不得起身去追,她们扑到叶天龙的身边,刚好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叶天龙,玉珠和辛西雅仔细察看下,才知道叶天龙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时用尽体内的真气。

  在玉珠和辛西雅左右输入真气后,叶天龙缓过气来,呼呼的喘了几口气,突然望着大小杀神消失的方向嘿嘿笑起来。

  “这两个小子,居然真敢跟我拼命啊!这下子够他们受的了!”原本叶天龙就没有想杀死大小杀神的念头,他只是想好好教训他们两个下,不想高巨会来这手,反倒弄得他们自己两人伤情严重。在功力受制的情况之下,使用“狂魔附体”的法术,可是非常伤害自身修为的。

  “有人来了!”

  玉珠的神情紧,她感觉到种非常可怕的气息从空气中传来,辛西雅也抬起头来,闪闪发光的眼睛中透出十分警觉的目光。

  刚刚躲回到他们起先埋伏的地方,就看到群身着血红色衣甲的蒙面大汉快速地从道上掠过,他们伫列整齐,个个手提寒光森森的长刀,杀气冲天。走在最后面的男两女,男的全身都套在血红色的盔甲里面,只有双精光闪闪的眼睛露在外面,而且他的这身盔甲十分诡异,看起来似乎装有各式机关在里头,又厚又重,活像座移动的小战车。

  相对的,战车男人身边那两个身材高大丰满的女人盔甲却是非常的节省材料,浑身上下就只有件仅仅包住||乳||尖的胸甲和几乎不能遮住处的胯甲,真难以想象穿着这样件盔甲,她们两个人如何同别人作战?

  “哪里来的人?看起来好可怕啊!”玉珠等这些人完全消失在夜色中,才喃喃自语起来。

  叶天龙有气无力地说道:“看他们穿的都是色的制式军靴,就知道这些人和军部的大人物脱不了关系!”众人不禁大为佩服,这个男人居然能看到这点,说明还是很有头脑的。

  辛西雅迟疑地说道:“奇怪,后面那两个女人怎么感觉这么熟悉呢?”其他的女神战士纷纷点头,她们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按说她们所熟悉的人除了叶天龙这边以外,根本没有别人,但那两个女人给她们的感觉却比叶天龙他们还要强烈,只是这两个女人身上传出的邪恶气息让她们产生本能的排斥感。

  “看来今晚有大事情要发生了!”刚刚恢复些精神的男人开始对这个突发事件下结论。他的话虽然得到大家的同意,但这也不过是废话而已,只要看到那些人的样子,便知道不会是什么好事情,谁会那么无聊在晚上穿成那个样子在艾司尼亚的街头乱逛啊?

  但叶天龙下面的话又让大家吃了惊,“我们也跟过吧!”

  虽然是和他们没有关系,但在受到好奇心鼓动的男人力坚持下,他们还是悄悄地跟踪下去,其实也不需要什么跟踪,因为这条道下去根本没有别的岔道,尽头就是吉里曼斯的别府。

  吉里曼斯的别府人员是在睡梦中遇到了极为可怕的攻击,无情的打击如同暴风雨般临到他们的头上。虽然他们有详尽的防范措施,也具有十分强大的防御能力,但这次他们面对简直就不是人,是群可怕的恶魔。

  浑身包裹在坚实血红盔甲的男人和两个妖艳性感的半裸女人马当先,无人可挡其锋芒,那些身穿血红衣甲的大汉则分成阵列,整齐有序的交叉冲杀,所到之处无不血肉横飞,片刻之间已经是满地的尸体,终于有些机灵鬼看到情势不妙,马上开始转身逃跑。

  雷霆的打击十分有效,也十分残酷,才柱香的时间现场已经没有个活人,入侵者带走了本方的死伤人员,沿着来路快速的撤离,所有的切都处理得十分干净,显出他们是受到过严格训练的专业人员。

  叶天龙他们直等到这些可怕的煞星完全看不见了才从藏身之处出来,因为他们发现这些神秘的怪客是在攻击吉里曼斯的人,所以便采取了旁观的立场。从而也见识了这些入侵者的实力,如果是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叶天龙自己也没有把握能抵挡住如此渞厉的攻击。

  特别是那个全身套在血红盔甲的家伙,好像到处都布满了武器,随时可以发出可怕的攻击,活像座活动的堡垒。而那两个艳冶的半裸女人更是可怕,浑身刀枪不入,举手投足均可致人死地。

  “我们也走吧!”叶天龙看了眼辛西雅,美丽的女神战士首领马上会意地将刚刚抓来问口供的个从别府逃出来的机灵鬼震断心脉。在他们离开后不久,杰夫特带着大批城卫军赶到了。

  ※※※

  于凤舞听完叶天龙的描述,不由得顿足叹息,她从各方面的情报中判断出失踪的公孙大娘是被吉里曼斯抓去藏在别府,正准备着手施救,这下公孙大娘又要不知道落到谁的手上了?

  叶天龙也深感遗憾,早知道是这样,方才就应该伺机去把公孙大娘给抢回来,可惜白白坐失良机。于凤舞却不以为然,因为那个时候叶天龙的功力耗损过巨,强行出头的话,说不定反而不美。

  现在虽然还不知道这批可怕的杀手到底是何方神圣,但至少是牵涉到吉里曼斯的机密,明天的艾司尼亚定会掀起狂风巨浪的。

  但他没有想到,第二天的艾司尼亚却是依然如故的平静,昨晚的事件也没有点消息,仿佛是根本就没有发生过那件事情般,很明显这事件被杰夫特或者说是吉里曼斯压下去了。

  "89"

  过了几日,艾司尼亚的情况看起来依然是切如常,帕里的人居然没有什么特别的动静,好像真的是来为法斯特和武安的联姻祝贺的。非但如此,似乎所有的人都变得安静下来,离婚礼的时日已经不多了,这种反常的情势让叶天龙暗自皱眉,表面的平缓之下,定是在涌动着湍急的暗潮。

  虽然表面上吉里曼斯的人也没有大举出动的样子,但叶天龙从鲁图先的报告中知道吉里曼斯的人正在暗中全力加紧查探别府事件的蛛丝马迹。对此他只有暗中加强戒备,吩咐自己的属下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

  婚礼大典的前三天,按照法斯特的惯例,也为了招待各国来的使节,负责整个大典仪式的左宰吉里曼斯在自己的府第举行了次招待宴会。自然东督叶天龙是列在被邀请的名单里面。

  叶天龙到达左宰府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但无数的灯球将左宰府前面的广场照得亮如白昼,宽大的广场上井然有序地停着许多装饰华丽的马车,数以百计的左宰府家将则身着锦袍,腰挂短剑,手持长戟,精神抖擞,副戒备森严的样子。

  也难怪左宰府会如此紧张,因为今天的宴会虽然说只是个例行的招待宴会,可是吉里曼斯请来的客人都不是普通角色,其中包括了各国使臣,任何位出点什么差错,都可能会引起场动乱,甚至是外交事件。更重要的是,吉里曼斯的脸面那可就要丢尽了。

  “叶大人好!”

  刚刚将马车停好,早有吉里曼斯的那个秃顶管家迎上来殷勤招呼叶天龙伙,将他们领进了主宅。

  叶天龙是第次来吉里曼斯的左宰府,不禁暗惊这座府第的宏伟华丽,虽然说在规模和气势上不如无忧宫,但布局的精巧细致上则还要更高出筹,看样子绝对是出自高手名家之手。

  左宰府同样是采用大陆流行的左右对称格局,三重六进的主宅坐落在主轴线上,两边延伸过去的是精美绝伦的抄手游廊,与之相连的就是左右对称的辅楼,中间则是构思精巧的庭院,奇花异草,假山堆砌,流水环绕,可以想象当初建造这座府第所花费的财力物力。

  叶天龙发现这左宰府的每进的院墙都是又高又厚,而且进比进高,再配以两边的高塔,如果发生战事,将包铁的大门闭,这个左宰府就是座非常坚固的城堡。

  “这座府第是由我家主人聘请天机先生设计,历时八载才完工,大人觉得还可以吗?”

  看到叶天龙在仔细观察左宰府,秃顶的管家含笑向他解释起来。天机先生是大陆上最著名的土木大师,在工程上的造诣较之鬼大师还要高明,只是近十年来已经听不到这个人的任何消息。

  “对于这些,我可是个窍不通的门外汉,先生问我,岂不是问道于盲吗?”

  秃顶的管家闻言微微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在转身的时候,眼中的神光现,被跟在叶天龙身右的玉珠眼尖看到了,趁他不注意之际,凑到叶天龙的耳边低声道:“公子,这个家伙也是个很不错的高手。”

  叶天龙的眼神微微凝,玉珠口中说不错,那么这个秃顶的管家应该是非常厉害的高手了,自己本来就对这个家伙有种莫名的防备,看来这感觉没有错。

  才踏上中宅的台阶,站在两边的俏丽侍女含笑盈盈俯身施礼,接着从里边响起了三声鼓。

  “东督叶天龙叶大人到!”

  唱门官中气十足的声音在众人的耳朵里回响,吉里曼斯笑容满面地迎了出来。

  “没有出门降阶相迎,还望天龙见谅啊!”

  吉里曼斯爽朗的笑声,诚挚的表情无不给人种真切的感受,虽然知道这个家伙是在拉拢自己,但叶天龙还是感到十分受用。他也摆出副感激涕零的样子,连声说不敢。

  “左宰大人实在太客气了,只要大人声通知,我还不立马飞奔而来!”

  吉里曼斯大笑着拉起叶天龙的手进了宽敞的大堂。大堂上早已坐满了许多人,这样的阵仗叶天龙倒是第次看到,这些家伙与其说是来赴宴,不如说是来向别人展示下自己的实力。因为前来赴宴的都是各国的权贵,他们为了显示声势和实力,每个人都带来了大批的高手护卫,跟着进来坐在后面席位的大都有数十位。

  吉里曼斯亲自将叶天龙带到预设的席位上,这样的待遇自然让席上的某些人感到不舒服。玉珠和辛西雅她们自然跟着坐到叶天龙的后面,这群美丽的女人带给人们的视觉感受是非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