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进去。

  只是克里夫怎么又会和尤那亚搅在起,让他百思不得其解,这时候已经有人认出了克里夫的身份,不禁窃窃私语起来。

  但也容不得叶天龙多想,克里夫已经走到堂下,朗声说道:“前次承蒙叶大人的教诲,本以为再没有机会向大人请益。不想今天得此良机,叶大人真是爽快之人啊!”

  尤那亚看到叶天龙略显犹豫,便笑道:“叶大人别不是因为醇酒美色,使得握剑之手失去了力量吧?”

  吉里曼斯也已经明白到尤那亚是要对付叶天龙,他这时倒不急了,坐观其变对他来说是更好。他也哈哈笑道:“三殿下此言差也,想于凤舞将军器重的人怎么会退缩呢?”他这话是来点醒叶天龙,告诉他你行为还关系到于凤舞,同时也暗暗刺了下尤那亚。

  果然见尤那亚的脸色微微变,不管怎么说,于凤舞的确是他心中永远的痛,他痛恨叶天龙的最大原因也就是因为叶天龙得到了于凤舞。

  叶天龙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如果这个时候退缩的话,那真的以后休想在这些人面前抬起头,更何况这还关系到于凤舞,如果让别人说她选的丈夫居然是这样的人物,那么就太对不起她了。

  想到这里,叶天龙冷冷笑,看了眼艾琳碧丝,然后长身而起,大声说道:“好,今日就让你克里夫输得心服口服!”说罢,手按配剑,昂然行下堂去。

  叶天龙的这举动,顿时引得众人阵喝彩声,被美女战神选中的男人果然豪情盖世,时间他们也将叶天龙那些奇奇怪怪的行迹放到了边,真心为这个男人加油助威。

  "90"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克里夫,叶天龙无端地升起股感慨,只有这个时候,他才真正体会到自己这些日子以来到底有多大的进步。

  在刚来到艾司尼亚的时候,他和克里夫在剑术上还是有不小的差距,因此在与其交手之际,心中点底都没有。幸亏有倩公主横插手,在当中弄了手脚,误打误撞之下,极大的消耗了克里夫的功力,才使得自己乘机拣了个便宜。

  现在的克里夫非但功力全在,而且还不知从哪里习到了身阴邪的奇功,应该说他的实力比第次交手时有了很大的提升,但叶天龙却不再感到丝毫的畏惧,可以十分从容镇定地立定在克里夫的面前。当他凝神静气,用自己的精神牢牢锁住克里夫时,克里夫的任何细微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心中立时升起了强大的信心。

  看着叶天龙仅仅是手按剑把,双目精光大盛凝视着自己,股浑然的气势就从他的身上涌出来,克里夫不禁脸色微变,面前的对手进步之快远远超过自己先前的预算,对自己的信心无形之中便少了许多。

  心中凛,克里夫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小半步,让过叶天龙催发的慑人气势,“铮”的声拔出了腰间的“寒光剑”,沉下了马步。

  克里夫居然受不了叶天龙的逼人气势,抢先出剑就表示他在养气上落在了叶天龙的下风。尤那亚的脸色也开始微微变,他没有料到叶天龙的进展会如此之快,克里夫现在的身手他是试过的,所以才费心安排这样个机会,想让叶天龙在众人面前丢脸,也让她明白,她所选的男人到底有多少的斤两。

  但叶天龙的表现却出乎他的预料,仅仅是个架势,就显出了高手的风范,这种泱泱大气绝非普通剑手可以做到的。他不禁有些后悔,也许这次弄巧成拙,反而让叶天龙有了次扬名立万的机会。这里坐的都是各国的使节,这下子不是让叶天龙的声望传得更快了吗?

  坐在席上的不少人都是使剑的高手,看到这样的情况自然对叶天龙大为赞赏,光光这样个架势就足以证明他有剑术大师的水准。前些天刚刚试过叶天龙的武雄义更是暗暗心惊,才几天的工夫,叶天龙的剑术居然有这么明显的提高,这个男人的潜力真是难以想像啊!

  自从进来后直是副淡然处之的样子的艾琳碧丝那双美眸中突现丝的讶异之色,她发现叶天龙这个架势很像自己所学的神殿秘传剑术,虽然不是说完全相同,但那种神韵却是如出辙。这是种莫名其妙的气机感应,让她那古井不波的芳心顿生出阵轻微的涟漪。

  玉珠和辛西雅却是松了口气,原来叶天龙的剑术已经达到了这样的境界,那么对付克里夫还是很有把握的,甚至可以说是不在话下。

  然而堂上的所有人都不知道,叶天龙仅仅是会这样个架势而已,这些天来和王师在起,他的养气之术以及对剑术的认识都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毕竟剑术是门很深奥的武技,短短几天的时间,只能是窥到上乘剑术的门径,等于说是叶天龙已经被王师领到上乘剑术的门里,接下来还要经过不断的努力才能真正达到更高的境界。

  克里夫终于受不了叶天龙庞大气势的催压,知道这样对峙下去,自己定毫无胜算。他的眼中寒光现,运气周,真力注入寒光剑,顿时清冷的剑身爆出灼灼的冽芒。他要夺回主动权,只有先发制人。

  声沉喝,剑光如匹练乍现,似雷电横空,挟风雷而至,迸射的激光使人的双目生花,似乎是寒光剑在瞬间充满了整个空间。从剑尖上猛然迸发的骇人剑气,在剑尖前三尺便具有彻骨裂肌的破坏力,剑势完全圈住了叶天龙的身形。

  先下手为强,出其不意急袭,克里夫是志在必得。

  席上开始出现轻微的马蚤动,对于能看到这样的剑术感到十分惊讶!

  席中的很多人也是听说过帝都无敌剑客克里夫的威名,当看到克里夫居然在叶天龙的气势前退缩时,都以为他只是浪得虚名,加上又知道了他以前就曾败在叶天龙的手中,因此颇有些看不起克里夫的心理。

  但现在看到如此的剑术,当下不由得爆发出阵惊呼声,对他的印象也大为改观。不少人在心中暗自思忖,自己是绝对发不出这样剑的!

  “铮!”

  声暴震,叶天龙的烈火剑闪电般的从腰间拔出,奇准无比地架住了克里夫的寒光剑。

  热冷,彻骨的剑气远溢出丈外,两人身形均斜震出八尺,双剑震颤,不住的传出龙吟虎啸似的震鸣,势均力敌,谁也没占便宜。

  但克里夫却是心中大定,原来叶天龙的功夫并没有比自己高,自己差点就被他先前那个可怕架势给骗了。

  尤那亚暗暗松了口气,也许是叶天龙从哪里学了点上乘剑术的皮毛,拿来吓唬别人的。他起先担心叶天龙真的达到了像他那样的级数,那么这个男人的进展简直是无可限量。

  想到这里,克里夫抖手中的寒光剑,俊秀的脸庞浮起了丝阴笑,言不由衷地说道:“叶大人,果然好身手!”

  叶天龙微微笑,应道:“克里夫大人的剑术果然大有长进啊!”

  克里夫脸色变,他从叶天龙的话中想到了上次的败北,正想开口时,叶天龙声断喝:“现在轮到我了!”

  说罢,烈火剑红光暴涨,身形如电扑前,剑出有如飞星逐月,剑尖闪电般的光临克里夫的颈侧,劲道与速度十分惊人。红光过处,劲气激荡,身遭八尺范围的空气都似乎要。

  克里夫不敢怠慢,火速扭身避招,同时反击回敬招,寒光剑在空中幻出诡异的曲线,锋尖直逼叶天龙的右背胁,反应也十分惊人。

  两个人交错而过,换了个照面,谁也没有占到便宜。叶天龙马上摆出了森严的门户,让烈火剑在身前轻微游移。

  声怒吼,克里夫再次疯狂地扑上了,剑出狠招“七星联珠”,剑连剑,步赶步,狂野的冲刺压力万钧,剑式连绵不绝,口气连出了十三剑,每剑都想在叶天龙身上刺个血洞,真的是形如疯狂,气吞河岳,骠悍绝伦。

  叶天龙沉着应对,烈火剑在身前采取严密的守势,克里夫攻剑,他就稳稳当当地接剑,同时脚下轻灵地快速移位,手中的烈火剑则是挑格挡拔,尽现剑术之要诀。他要让克里夫尽量施展,好仔细体会自己这些天从王师那里领会来的东西。

  老实说,想找个这样好的对手毫无保留地打上场,还真不是容易的事情。自己人之间的练习无论如何也比不上场实战,只有在生死之间才会体会到许多宝贵的经验,这是叶天龙在以前修炼武技时最大的感受。

  红白两道剑影恍若满天雷电飞舞,震耳的金鸣令人闻之毛骨悚然,叶天龙和克里夫两个人在五丈方圆的堂下纵横交错盘旋,凌厉的劲气远在三丈外,仍有彻骨的威力。

  席上的人都看得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没有想到场普通的剑术表演会演变成如此惨烈的搏杀。

  这才是真正空前猛烈的龙争虎斗,每招都是险象横生,让人望之触目惊心,双剑交集的金鸣声愈来愈急骤,说明了双方的招式越来越快,已经来不及做出更多的避让。

  “当!”声大震,两道人影分开。

  这次由克里夫主导的对决依然是难分高下,叶天龙和克里夫两人的脸上均是汗迹,叶天龙的左肩上有道剑痕,而克里夫的腰间有二处,虽然都没有到流血的地步,但说明刚才的凶险。

  相对于克里夫扭曲的俊脸,叶天龙却还是显得自如,他依然是稳如山岳的立定,烈火剑虚虚上指,看似松弛实则劲气内蕴。

  从刚才轮的急攻中,叶天龙已经体会到了许多在平日练习中没有想到的东西,他对王师所指点的以及自己的实力有了更进步的领悟。

  从这点来说,他倒是非常感谢尤那亚和克里夫的算计,当然还要包括艾琳碧丝这个可恶的美女,居然会和尤那亚联手来算计自己。

  想到这里,叶天龙转头望了眼艾琳碧丝,却看到这个美丽的女神官只是淡淡的神情,似乎并没有在意刚才他和克里夫的龙虎斗。叶天龙不禁心中暗恼:“好神气的娘们,居然不把我放在眼里!”

  克里夫见到叶天龙的心神略分,不由得狂喜,他就等这样的个好机会。顿时真气七转,身形连晃。

  叶天龙突然间发现艾琳碧丝的脸上闪过丝的异色,便知道情况有变,回神看不禁也大感惊骇,席上众人更是连声惊叹。

  克里夫竟然在瞬间幻出了八道身影,每道身影都仿佛是真实的存在,相当宽敞的堂下顿时有种拥挤的感觉。

  “八鬼幻形术!”

  玉珠紧张地握住身边辛西雅的手,辛西雅虽然不知道这个名字,但她从气机的变化中感受到其诡异和邪恶。

  八道身影同时朝叶天龙移来,三丈范围内阴风森森,鬼气冲天,似乎下子打开了无间的地狱,从中吹出了幽冥之风。

  克里夫居然练成了“八鬼幻形术”!

  尤那亚也不禁吓了跳,他在和克里夫对练的时候,根本没有发现到这种功夫,看来对克里夫的评价有重做的必要。

  克里夫施展出“八鬼幻形术”再配合其原本最得意的绝技“闪动连击”,每道身影都在瞬间挥出了二十道斩击,在叶天龙的身遭组成了重重的剑山,别说身在其中,就是席上观看的人都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克里夫的“阴煞大真力”使得他以前的绝技“闪动连击”整整提升了个级数,突破了二十剑的关口,应该说,他是值得骄傲的。

  面对着如泰山压顶的剑气和透骨入髓的阴邪冷风,叶天龙心神俱散,心中绝望的念头如电般闪过。

  “完了!”叶天龙的脑海片空白,只是傻傻地望着。

  虽然克里夫的寒光剑还没有落到叶天龙的身上,但阴风剑气好似张无形的大网,已经将叶天龙牢牢锁定,阴煞之气漫天澈地,无孔不入地涌进他的体内,使得他的真气完全失去了控制。

  看到叶天龙好像是失去了还手之力,克里夫更是欣喜若狂,他全力催动真气,将功力提高到十二成,看样子是不把叶天龙碎裂了是绝不罢休。坐在席上的玉珠和辛西雅不仅花容失色,但想要施以援手却是迟了步。

  冰冷彻骨的阴邪之气排山倒海般的顺着叶天龙的经脉冲进了他的丹田气海,将他体内原有的真气全部排挤出去,此时就算叶天龙想到了用什么样的招数来应付克里夫的绝技,也将因为没有真气来催发而成为花架子。

  正在彷徨无计之时,道同样阴冷之气似乎是受到外来之气的吸引,从叶天龙的气海深处被引发出来,先是丝缕升起来,当和克里夫发出的阴煞之气相遇时,就好像是烟花被点燃般,猛然间爆炸开来,这股真气膨胀的速度之快有如山洪暴发,飞快的充满了叶天龙全身的经脉,荡涤着每处细小的地方,更让叶天龙感到惊奇的是,这股莫名其妙出来的真气居然能将外来的阴煞之气尽数化解吸收。

  这切的变故都是在极短的时间之内进行的,真可谓是电石火花,转瞬之间。叶天龙的脑海中突然间涌出了招王师曾经解说过,但他无法完全领悟也不能施展的剑诀,他记得王师曾经告诫过自己,这招剑诀的内涵只有使用的人才真正明白,而且施展它的话,必须要有与之相融的真气内劲,像王师所练的内劲真气就不能完全发挥出它的威力来。

  叶天龙自己原本所练的功夫也是和这种剑诀有不少的区别,也就是说,叶天龙也无法将其真正施展出来。可是这个时候,手中的烈火剑似乎是不再受叶天龙的控制,甚至于叶天龙感到自己的身体都好像不再属于自己了。

  光华耀目的剑气中,只听得叶天龙虎吼声,金铁厮磨发出让人齿寒的锐音,漫天的剑影顿时消散,克里夫面如土色,呆立于叶天龙的身右,寒光剑无力地拖在地上,腥红的血从他握剑的手上滴滴的落下,他的肩臂上有纵横三道深深的伤痕,伤口处皮开肉焦,是烈火剑的杰作。

  叶天龙的烈火剑斜扬着,并没有再看克里夫眼,个人松松垮垮地站在那里,但很明显他是赢家,全身上下没有丝的受伤的痕迹。

  克里夫败了,而且是在他使出了最为得意的绝招后失败的,败得如此简单干脆!可以说,这战叶天龙的剑术被所有的人认识了,虽然没有几个人真正看清楚最后那招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能如此干脆地击败克里夫发出的骇人绝招,在场的也没有几个自认做得到。叶天龙惊人的剑术从此在众人的心中留下了个深深的记忆,再没有人敢轻视这个男人。

  “当!”

  克里夫的手松,久负盛名的寒光剑掉在了地上,剑身上已经有斑斑的划迹,这是因为寒光剑比不过上古神器烈火剑,被它划破的,但克里夫的这把寒光剑已经是够好的了,换作普通的剑根本经不起烈火剑的击。

  但克里夫没有去拾起这把曾经带来无数光荣的寒光剑,他就像是突然间失去了心神,低着头微微弓背,双目无神,茫然的慢慢行出了大堂,步履蹒跚的他再没有点习武之人的模样。

  直到这刻,众人才爆出热烈的掌声。

  在崇拜英雄的风气下,对于失败者是没有几个人会去注意的,人们的掌声只会献给胜利者。虽然在最后的招中,没有几个人可以看清楚叶天龙是怎么击败克里夫的绝招,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将热烈的掌声和溢美的赞叹献给叶天龙。

  尤那亚的脸色十分难看,他自己也估计不到叶天龙会在克里夫使出如此的绝招之际将其轻松击败,老实说,连他自己也没有把握可以在招之内破掉克里夫的两种绝学“八鬼幻形术”和“闪动连击”。

  叶天龙什么时候居然能使出这样威力巨大的剑招,这样的身手就是放眼大陆也找不出多少个人来,这个男人功力的提高也太恐怖了些吧!

  尤那亚是看得很清楚的,叶天龙在克里夫那重重的剑山之中,所使用的那招简直是匪夷所思精妙绝伦。

  长剑出,好似天外飞星,走的是神鬼莫测的路线,但其轨迹却是合乎万象奥秘天地至理,而且出剑时带有种去不回头的慑人气势,风雷俱发雷霆万钧,真有毁天灭地的感觉。

  他在扪心自问:“如果说自己对上这样剑,能够接得下来吗?”答案让他不寒而栗,结果表明应该是五五开,半对半。

  而当叶天龙使出这剑时,直以种淡然处之的态度坐在那里的艾琳碧丝突然间神光大盛,那道曾经让叶天龙心惊的电芒又是倏地现,所幸当时所有的人都被堂下的激烈场面夺去了心神,根本没有发现她的异状。

  “终于出现了!终于让我看到了这招!”

  艾琳碧丝的声音在檀口中低回着,她认出了叶天龙所使用的招数,这是出自月之神殿的三大绝招之“月斜破天击”!能懂得这招的人只有月之神殿最重要的高阶人士。

  艾琳碧丝望向叶天龙的那双明眸中射出道复杂的神色,这个男人使剑术的神韵是风之神殿的内涵,但却又懂得月之神殿的镇门之招。而且刚见面自己从他的身上又可以感受到非常明显的魔气,但让她感到奇怪的是这种魔气并不能激起自己强烈的反感,因为从中隐隐约约传出种让自己熟悉和安定的气息。是以她不由得对叶天龙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想探这个男人的究竟。

  这是个谜般的男人,个让自己看不透的男人,和自己对他的预测相当,只可惜现在自己已经没有机会再慢慢来看透他了,他的身份是月之神殿的重要人物已经是不容分说的存在。

  有了这样的认知,艾琳碧丝就没有必要再对叶天龙进行进步的了解。她马上将其列为值得重视的危险人物。这和她对尤那亚的感觉不样,尤那亚是她值得重点关注的人物,也许未来大陆的霸主就是他。

  想到这里,艾琳碧丝看了眼尤那亚,发现他的脸上阴晴不定,知道他也是为叶天龙的表现而感到意外,看来今天的计划在朝着预算外的方向移动。

  不想自己今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