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和有乐斋重新出现在场中。望着喘息不定的小雪,有乐斋道:“你怎么啦?”

  小雪深吸了口气,道;“我虽然能使用日剑了,但还不能完全掌握日剑的神力,每次使用后都需要好阵子的调息。刚才真是好险啊!我生怕鬼无月也来了,他的魔玉杖足以抵住日剑的神力,而我的修为又不如他深厚。”

  有乐斋急道:“那我们还是快离开这里吧!要不然鬼无月来了,又要麻烦了。唉,本来这里是个绝好的地点,可让你好好参悟月弓,看来又要另找地方了。对了,我和天忍众联系上了,现在我们去找他们。等你领悟月弓之秘,我们就可以回国了。”

  “好吧!我们走。”

  鬼松山又恢复了往日那可怕的静寂,只有凌乱的脚印纪录了方才发生的切,但不久以后,这些痕迹又会被枯枝落叶所遮盖,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般。

  ※※※

  在叶天龙他们享受完到帝都的第顿丰盛的晚餐之后,已是月上中天,夜凉如水。这顿饭之所以吃了这么久,全是因为叶天龙在众美环绕下,尽尝温柔滋味,他乐不可支地左拥右抱,几乎到了连吃饭都不用自己动手的地步。

  在八卫收拾餐厅的时候,柳琴儿和玉珠将叶天龙赶回了分配给他的个大房间,然后就神秘地笑离开了。留下摸不着头脑的叶天龙心痒难耐,想跟过去又被轰了回来。

  好阵子后,终于等到俏丽的五凤盈盈进来,脆声道:“有请少爷!”

  满怀好奇的叶天龙跟着五凤到了后庭中的座绣楼。

  踏进花厅,叶天龙不禁看直了眼。只见柳琴儿穿了袭鹅黄铯绣着凤纹的春衫,同色的拖地长裙,行走间摇曳生姿。刻意梳成的高高的盘龙髻,两鬓如丝似云,蛾眉淡扫,玉脸上脂粉轻敷,有着说不出的诱人风情。

  直以来,叶天龙看到的都是柳琴儿身着武士服的青春健美英姿,这时她改往日形象,作成熟美妇人的娇柔打扮,那种楚楚动人的柔弱美态,娇艳却似无力,让男人不禁兴起要将她搂在怀里,好好地轻怜蜜爱番。

  再看她身旁的玉珠,更是让叶天龙色眼大开。她居然是袭半透明云纱绒丝春衫,内裹件贴身缕花红肚兜,隐若可见!更有趣的是春衫的袖子只有三分,露出大半截粉嫩丰润的玉臂,晶莹的皓腕上玉镯动荡,清脆悦耳,惹人心跳。下身同系的袭拖地带尾的长裙,玉腿弧线明朗却又朦胧,由于裙折的关系,玉腿时隐时显,令人气促心焦,恨不得把扯去,好看个究竟!

  偏偏这个时候,玉珠还轻转了圈,俏生生道:“爷,这是我下午在帝都逛街时,在卖异国服装的商店里选的,好看吗?”

  叶天龙看着玉珠那修长丰美的秀腿在飘荡的纱裙中忽现,这种朦胧的美更让人心动,忙不迭地点头道:“好看!好看!”

  说话间,柳琴儿玉脸生辉地挨近叶天龙道:“天龙,那我呢”其声音又甜又腻,听得叶天龙骨头都似轻了几两。

  他把将她拥入怀中抱个结实,在她晶莹的小耳边道:“亲亲,你可真是太美了。原来你们就是要换这么好的衣服给我看,我太高兴了。”

  这时,叶天龙感受着怀中美女那高挺酥胸起伏不定,丰盈诱人的触感,越发觉得人生是如此的美好。

  他抬起头来,正好看见玉珠也轻盈地来到跟前,那肚兜的上沿低开,将令人惊心动魂的酥胸半露,大块雪白滑腻的冰肌玉肤在灯下莹莹生辉。

  叶天龙用自己的面颊摩擦着柳琴儿那粉嫩的脸蛋,又看到玉珠那让人心荡的酥胸,快乐的他脱口而出,“下次你们最好换衣服的时候也让我欣赏下,那就更美了!”

  玉颊火烫的柳琴儿听他又露出了那色色的本性,不禁大嗔道:“你真是个不满足的男人啊!我和珠妹这般的打扮你还嫌不够吗?”

  叶天龙大笑着,伸手将玉珠也揽在怀中,三人举步往后面的绣房行去。

  ※※※

  当为庆祝克里夫赴任的三个好朋友离开那间小酒馆,已是深夜时分。这时的他们不知道,今天之后,曾经是最好朋友的三人却再也没有相聚的机会了,命运的巨轮将三人推上了不同的方向。特别是甘宗明回想起来,就后悔不该告诉克里夫这件事,让他后天能快乐地到外地就任。不过人又不是万能的神,岂能预知未来呢?

  出了那间小酒馆,克里夫摇摇晃晃地骑上马,任由马儿带着自己慢慢走在深夜的帝都大街上。

  这时的帝都渐渐安静下来,街上的行人已经不多了。走在略显冷清的街道上,克里夫的心中却是波涛汹涌,思潮澎湃,被酒精麻醉的脑海中不断地回想着甘宗明和科比斯的话。

  “柳琴儿和个男人在起,那是个奇怪的男人,看她那春意盎然的模样好像已经被”想到这里,克里夫不禁仰头大叫声:“不!为什么会是这样?!”他的叫声惊动了街上不多的几个路人,他们看看克里夫那醉意朦胧的样子,不免心中叹息:“看上去是个挺不错的青年人,怎么也会是个酒鬼?哎呀,酒这个东西是沾不得的。”

  克里夫浑然不觉旁人的惊愕,沉浸在纷乱的思绪中。

  “那个家伙是个很有趣的人”,科比斯的情报是很详细的,这说明他的主公非常有能力,只是克里夫现在不会去想这个问题,“他叫叶天龙,参战前是西江警备队的个百骑长,为人十分好色。出身骑士之家的他却像是个游手好闲的市井流氓,在当地争勇斗狠,是属于地头蛇类的人物。”

  看过叶天龙的甘宗明却说出这样番话来,“那家伙有种说不出来的气势和魅力,给人以难以忘怀的感觉。他应该是属于那种捉摸不定的人,让人无法下子看清他的底细。”

  “为什么会喜欢他这样的男人?”克里夫想到娇艳如花的柳琴儿会在这个男人身下婉转承欢,心中如被针刺般,不禁妒火狂烧。自从结识了柳琴儿后,他直就把她放在自己的心上,期待终有天能打动美人心,谁知几年的盼望却是这样的结果。自己哪点不如别人,堂堂的伯爵之子却被这样个普通的骑士夺走所爱之人,于是被刻上了憎恨的心发出了这样的呐喊:“我要杀了他!”

  直接回到太子府的科比斯则接到了他所敬佩的主公给他的个绝密使命,于是在浓浓的夜色中,他匆匆踏上了前往青州的路途。

  “亲爱的,您回来啦!”踏进自己的家门,甘宗明就听到这个甜美的声音,心中的厌恶感顿生。他怀疑自己以前为什么会沉醉在这个声音里,以至于落到不能自拔的地步。

  “左宰的事准备得差不多了。他们已经在来帝都的路上,希望我们的左宰大人也要努力完成他的工作!”甜美的声音继续在甘宗明的耳边响着,然而他已经听不见了,因为他睡着了,只有在梦乡里,他的心才会快乐。

  ※※※

  这夜的帝都是非常值得纪录的,许多的风暴都在这夜之间开始酝酿,不少心有所需的人都在努力的活动着,然而风暴中心的叶天龙却浑然不觉,因为他也在忙碌着,像只辛勤工作的蜜蜂,正忙着采花蜜。

  "18"

  甜美娇柔的声音在叶天龙的耳边回响着,把他从深深的睡眠中唤醒,睁眼看,已是朝霞满天。外边,是个明媚的艳阳天。

  叶天龙伸手搂住柳琴儿光洁柔韧的纤腰,她正在和玉珠谈话。

  “你们在谈什么?”

  柳琴儿回头给他个甜美的香吻,然后娇笑道:“说你现在越来越厉害了。”说罢,俏脸飞红,羞喜不胜,显然是想起昨夜的激烈战况。

  叶天龙哈哈笑,大手抚上柳琴儿的酥胸嫩||乳||,得意洋洋地道:“要不要再来次?”

  柳琴儿欲迎还拒,偏又娇躯发软,无力抵抗,只得哀求道:“人家骨头都给你弄散了,你还是找别人吧!”

  见叶天龙的色眼瞄准自己,玉珠粉脸微红,摇头道:“不行啊,爷。你还是饶了我吧!”

  叶天龙怪叫道:“那谁来陪我早练呢?”

  二女阵娇笑,柳琴儿腻声道:“你不要乱动啊!”说罢只将温软嫩滑的胴体偎着叶天龙的虎躯,让他享受些手眼的温存。玉珠也乖巧地靠在他的另边,用柔软的娇躯贴住他。叶天龙闭上眼睛,默默地享受着两女温馨的爱意。

  房间的门被轻轻推开,早起的金凤八卫将洗漱的用具端进房间,开始服侍叶天龙起床。这路上,叶天龙早已被她们宠坏了,连手指头都不用动下,切便会为他弄得妥当整齐了。

  柳琴儿见到那个娇小玲珑的七凤,美眸转,突然娇笑道:“七妹,昨夜天龙夸你的吹萧功夫好。来,过来替他消消火,也让我们看看你的功夫。”

  七凤是玉脸通红,羞不可抑,只将颗螓首深垂。其他七卫闻言纷纷起哄,时娇声燕语,热闹非凡。

  在众女议论纷纷之际,只见叶天龙舒服地伸个懒腰,笑嘻嘻地说道:“你们的确要好好向乖七妹学习,我就喜欢这样又乖又巧的宝贝儿。”

  柳琴儿啐了他口,道:“想得美,你得了便宜还卖乖!”

  玉珠也作怪道:“爷的意思是说我们服侍得不好啦?”

  “对啊!我们难道不乖巧吗?”其他七卫也纷纷大发娇嗔,直道他偏心。

  叶天龙招架不住,将求救的信号发给站在边七凤,谁知七凤强忍笑意道:“少爷,我们姐妹情同人,我可帮不了您,对不起了!”

  叶天龙怪叫道:“什么?得了好处也不帮我,下次不给你了!”

  柳琴儿抡起粉拳道:“你这样作贱我们姐妹,还说是给我们好处?姐妹们,绝不饶他!”众女阵娇笑,纷纷将昨夜败于他手下的不平之气拿了出来,时间是玉掌飘飘,粉腿飞飞。

  叶天龙大叫声,狼狈地逃了出来,站在院中愤愤道:“没见过这么凶悍的女人。我到外面去找更好的了!”众女声娇叱,也冲了出来。叶天龙见势态不妙,哈哈笑,抱头飞快地逃离了战场,留下众女在后面娇喝阵。

  半晌她们爆发出轰然娇笑,大有得胜班师之乐,然后拥着七凤七嘴八舌,真的讨论起闺房之乐来。

  ※※※

  叶天龙走在帝都的街道上,暖暖的阳光照在身上,他的心也十分地温暖。没有比得到美女的爱情更让他高兴的事了。回想起这两个月的时光,连他自己都觉得好像在做梦般,出身普通骑士家庭的他,当上百骑长也已经很不错了,因为帝国的贵族实在太多了。以前他的梦想仅仅是能升到千骑长,在西江当他的地头蛇,快乐地享受人生。但这场战争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此时此刻,他还没有意识来到帝都对他将来的路将产生巨大的影响,这时他只想着于凤舞的花容玉貌,渴望她也能够在自己身边,那就是最大的快乐了。

  这个时期的帝都艾司尼亚正是风月大陆极度繁荣的巨大都市,是政治和财富的中心。到处是川流不息的人群繁荣的街道与各式各样的商店。可在它荣华的表面下,却是极其凶险可怕变化莫测的权力斗争,对于野心家来说,帝都正是追逐权力和财富的最好场所。

  叶天龙走着走着,便被路的景象所迷,特别是那些贩卖异国奇珍的店铺更是引起他极大的兴趣。很多东西他在西江根本没看过,加上些身着奇装异服的外国人在招揽生意,叶天龙便进进出出,感到其乐无穷。

  刚转过个街口,迎面冲来个人,速度之快有如阵风。眼看着就要与叶天龙相撞,人仰马翻的场面将上演。此时便可看出叶天龙这段时间以来功夫的提升,他双足立定,双手扣来人的双肩,生生将这人按住,霎时推着来人转了七八圈,把凶猛的冲劲化解掉。

  脚步声阵阵,后面出现了大群人,气势汹汹地冲将过来。为首的个大汉手提大刀,发狂般地大叫道:“给我圈起来,今天老子非操死她不可!”

  叶天龙这时才看清楚这个几乎要和自己相撞的人,居然是个容貌秀丽的年轻女子。

  娇喘不止的女子张清秀的脸庞上流露出惊慌失措的神情,显得是那样地楚楚可怜。被转得晕头转向的她连脚都未站稳,便拼命扭动娇躯,口中急切地说道:“快放开我,快”

  还未等叶天龙放手,那班大汉已经冲到跟前,将他们两人围了起来。

  提刀大汉喝骂道:“小贱人,看你往哪里逃?”

  女子俏脸煞白,强作镇定道:“你们想干什么?难道不怕我大哥找你们?”

  大汉们相视狂笑,个暴眼大汉滛笑道:“等你大哥回来,你早就成了我们罗大哥的女人了。到那时请你哥做个便宜大舅子,哈哈哈!”

  女子娇躯轻颤,无助地尖叫声:“那样我宁可死!”

  叶天龙心中轻叹声,拍拍女子的香肩,站到她的前面,淡淡的说道:“各位,”

  边上名大汉大喝声,打断了他的话,“臭汉,我们的事也敢管!”

  提刀的罗大哥狞笑道:“这个家伙活得不耐烦了,谁帮他把,送他上路吧!”

  那暴眼大汉邀功心切,大吼声,个箭步上前,挥拳便往叶天龙的面门上招呼。拳风虎虎,让人心惊,看来是练过几天的会家子。

  叶天龙双脚立定,等拳到眼前,轻扭腰身,同时左拳闪电般上挥。

  “砰”地声,正中暴眼大汉的下巴,当下将他整个身躯打飞起来,口中鲜血直冒,重重的落在地上就昏迷不醒了。

  个大汉跑过去看,怒喝道:“大哥,老四的下巴完全碎了。您要为他报仇啊!”众大汉闻言不禁阵马蚤动,没想到看上去和和气气的这个年轻人下手居然这么狠。

  那个罗大哥心中暗惊,眼前这个男人竟有如此大的力量,拳把个大汉击飞,这说明他又准又狠。不过身为大哥的他也不是省油的灯,此时表现出超出常人的冷静,他的冷静也让手下的人安静下来。

  “年轻人,你知道我是谁吗?”

  叶天龙耸耸肩,和气地说道:“对不起,像你这样的丑男人我从来不想知道。”

  “你”罗大哥被叶天龙不动声色却又狂傲无比的态度气得脸色发青。

  个小喽啰用破嗓子喝道:“你这不懂事的乡下人,告诉你吧,你给我竖起耳朵好好听着,我们大哥是帝都四大好汉之的罗思大哥。人称,人称”

  这时从围观的人群中冒出句话来:“叫南城之狈!”众人阵大笑,罗思怒视了眼,众人马上不做声了。

  “谁,哪个家伙吃了豹子胆,敢叫我大哥的外号!”那个小喽啰还在拍马屁。

  罗思给了他个耳光,“闭上你的臭嘴!”然后他阴阴对叶天龙道:“你想架这个梁子?”

  叶天龙叹气道:“我也不想啊,可你们先动手了。”

  “那留下这个女人,你可以走了。”众喽啰惊,大哥今天是怎么回事,居然示弱?

  看见那个女子惊恐地望着他,生怕将她留下了。叶天龙淡然笑,道:“我这个人有个毛病,既然开打了,那就要好好打架。再说,”他指了指女子,“这么漂亮的少女,落到你们这些家伙手里,不是太浪费了吗?”

  罗思勃然大怒,喝道:“好胆,上去三个,把他给我做了。”

  三个早已等待的喽啰拔出刀剑,摆出了备战的架势。前二后,提剑的两人落后拿刀的那个喽啰半步,是个标准的三角冲击阵。

  叶天龙愣,这些人居然摆出这样个部队阵仗所用的攻击架式,不用说显然是经过相当的军事训练,看那气势也是属于军中的狠角色。

  可为什么这些人会在帝都如此闹事,这与军法不合,难道城卫军不管吗?

  来不及细想,三人已经冲上来,刀剑齐下,似乎要将他砍成几段。

  看叶天龙毫无反应地站着,众人都惊呼出来,那个美丽的少女更是闭上了美眸,不忍见他血溅当场,连罗思也以为自己看走眼了,这个男人并没有他想像中的实力,刚才那拳仅仅是巧合而已。

  眼看刀剑就要及到身,说时迟,那时快,叶天龙扬手贴住正面袭来的刀身,顺势翻手腕,声清脆的声响,刀刃被折成两段。就在拿刀的喽啰呆愣之际,叶天龙记猛烈的蹴击踢中他的胸部,骨折声响起,那喽啰口吐鲜血倒地不起。叶天龙身形不停,轻灵地晃动,在两个迟了点的喽啰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前,叶天龙手中的断刃划过他们的手腕。鲜血飞溅,他们的长剑在空中划出几道圆弧之后,便落下插在地上。

  干脆俐落的几下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愕不已,半晌,除了罗思以外所有的大汉都大叫着冲上来,企图用人数的优势制伏叶天龙。

  叶天龙长笑声,迎面冲了上去。对于这种打群架的事,他在西江时就是最厉害的个,凭着这打混战的实力,他也成了当地混混们的老大,是真正的地头蛇。现在他的功夫大增,更是不会把这些小喽啰放在眼里。

  叶天龙迅雷般地移动,快速的出手,让大汉们的包围圈破绽百出,白刃乱舞,却沾不到他的衣角,反而将自己人伤着了。

  拳头着肉的声响如连珠炮般,叶天龙的每拳都有名大汉惨叫着倒下,而且倒地后就再也爬不起来了。因为叶天龙深知狠准的道理,不击着已,打就要让对手失去战斗力,这也是打群架的秘诀。

  片刻之后,满地都是呻吟不起的大汉,部下们的惨败让罗思气红了脸。

  “喂!小子,你乖乖地投降吧!”罗思狞笑着说道。原来他趁叶天龙在和手下交手的时候,将那少女抓住了。罗思抓着少女的头发,把刀放在她细细的玉颈上,“你如果不听,我就把她杀了。”

  起先那少女生怕影响叶天龙的心情,强忍着头皮上痛楚,贝齿咬着樱唇,不发声。这时见罗思将她当人质,便娇声急道:“这位英雄,别管我!”

  “你想好了吗?这个娇滴滴美女的生死就因为你的句话,快说吧!”罗思得意洋洋地催促道。围观的人群中不免暗骂罗思的无耻卑鄙。

  叶天龙望着倒满地的大汉,毫不在意地说道:“好吧,我也给你个选择,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