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全部都是你的错(2/2)

加入书签

华眼尖的看见有人骑马而过,她欣喜过望,才准备招手,就看见灰衣人悠悠的从树上落下,站在了一丈之前。

  他,什么时候来的?允想不明白,暗叹他果然是个高手,若是能为王所用,一定会如虎添翼。

  她侧,意外看见呆愣的脸色,难以置信,惊诧,愤怒,还有恨……

  “你认识他?”允肯定的问道。

  “何止认识。”慕锦华轻声笑了出来,无比讽刺,“这不是出卖了自己主人的狗吗?”

  她不会忘记,城楼上这个人冷漠的脸,就是他,对着那三千将士说阿云反叛了朝廷,就是他对着那些人说,他就是叛军云王的替身。

  所以那些人才会毫无顾忌的放箭,也才会……

  “怎么,杀了你誓要死忠的主子,现在才要杀了我吗?”她擦了擦眼角溢出的泪花,嗤笑当初那个站在庭不惜以性命护主的男人,最后却是一手造成阿云惨死的罪魁祸。“季零。”

  “罪魁祸是你,慕锦华,是你害死了云王。”季零双眼血红,“如果你不出现在昊沅,一切悲剧就不会生。就算是最后,也不会……”

  他哽咽了,双拳几乎快要捏碎,“若不是你,这一切都不会生。”

  慕锦华觉得可笑,恨恨的道:“你把责任全部都推给我?别忘了,向曾后告密的那个人是你,最后证实阿云反叛又证实不是他的那个人也是你!”心积压的怒火瞬间爆,她抽出了怀的银针,向前走了两步。

  就是他直接害死了阿云,叫她怎么不恨!她的脸又恢复了当日的冷寂和平静,眼被熊熊怒火和恨意取代。

  “城楼之上,你不是看得最清楚?下令的那个人不是我,不是曾后,是你!季零,是你亲自害死了阿云,是你。”

  “他就是云王身边的季零?那个闻名天下的第一杀手?”允很惊诧,从他们字里行间大概听出了一些纠葛。不过,她更奇怪的是,慕锦华怎么会到了昊沅。

  被她这么一大段,慕锦华才恍然记起来她也在场,本欲说出的话抑制住了。即便此刻允与她相交,但是也改变不了她是陈国妃子的事实。

  退后两步,她转身,抱歉的看着允,“对不起。”然后,一阵扎在了她的胳膊上。

  “你做什么?”允失声道。

  她无奈的看着她,“只是一点麻醉药,不会伤害到你的身子。”

  允眼前一阵晕眩,倒下前,她用唯一的右臂接住了她的身子,缓缓把她放到了地上,背靠着桦木。

  冷静过后,她冷眼瞧着季零,说道:“如果我是你,一定会以死谢罪。”

  “我会以死谢罪,不过是在杀了你之后。”季零瞬间冲了上来,鬼魅的身手让人无暇看清。

  待得慕锦华看清时,他已经箍住了她的咽喉,近距离看着那双已经被仇恨淹没的双眼。“慕锦华,最该死的那个人是你,是你。”

  慕锦华摸出银针,却被他箍住了手臂,“这点花招想在我面前献丑,你是在太天真了。慕锦华,今日就是你的死期。等你到了奈何桥,我很快就会跟上来,我们一起向王爷请罪。”

  他疯了吗?

  呼吸越来越稀薄,她的脸涨成了酱红色,慕锦华思绪恍惚,有些看不清季零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当初出了错?他是真的看错了吗?这种想法只是一瞬间闪过,很快又回来痛苦的现实。

  她还没报仇,怎么可能就这样死去。

  她不能死,她不能死。

  蓦地,一根木簪吸引了季零的注意,看到那朵红莲,他怔怔的松开了手,扯下了那根木簪,指腹轻轻的摩挲上面的纹络。“王爷,王爷……”他喃喃道。

  慕锦华一屁股蹲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等她缓过神来,就看见季零端视着那根木簪,又是悔恨又是痛楚。

  这一刻,她忽然间觉得季零很可悲,和她一样可悲。

  她说道:“季零,其实你要报仇的对象不是我,而是曾后,她才是罪魁祸。”

  “闭嘴。”季零轻喝道。

  “这一切都是她设计的,你明明知道,为何要纠着我不放?我还不能死,还没为阿云报仇,我怎么能死。你看,阿云在天之灵都在保护我,他就是要告诉你,曾后才是我们应该报仇的对象,而非在此互相撕扯。”说着说着眼泪就落了下来,一直以来她都以为能够报得大仇,可是摄政王的事摆在眼前,证明了她不过只是一介小小公主不足为惧。

  昊沅,曾后,她如何能撼动得了她的地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