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一百零三章 他是担心她(2/2)

加入书签

质问过她的场景吗?不愧是兄妹两,她之前一定是被水浸昏了头,才会觉得她单纯可爱。

  心头满是委屈,而后被愤怒取代,最后又变成了冷然。

  他不信她,犹如当头一棒狠狠敲打着她,让她清醒过来。

  蓦然间感觉到心累,她决定放手。

  “你只听她一面之词?”慕锦华反问道,话隐约带着冷意。“玉洺辰,你实在叫本宫失望,原来你也和那些俗人一样庸俗愚昧,算本宫看错你了。”

  允紧张的望着她,准备为她出气,反被她拉住了。“明妃娘娘,何必为了这种小事动怒。倒是本宫的不是,让你看见这种腌臜的事。不如我们出去逛逛明湖,少在这里碍人眼球。”

  傅落雪抬起眼,一抹诧异浮现,紧接着是慌乱。她竟然没料到那个人就是陈国明妃,实在是失算。

  允嗤笑了一声,瞥了玉洺辰一眼,“原来这就是天辰的男子,果真是比不上我陈国男儿。”

  慕锦华摇头道:“他非我国人。”

  允恍然大悟,更是冷冷的哼了一声,“王赞他是个人才,我却觉得不过尔尔。”

  被一个女子牵着走,算什么英雄好汉。“公主,你若是来我陈国,王定不会让你受委屈。”

  “不说这些,我们还是快些走,免得打扰其他人谈说爱,岂不罪过?”

  允点头附和,“也是。”

  两人一前一后的朝着外边走去,走过玉洺辰身边时,她视若无睹,为这样一个男人,的确不值得。

  当初是她瞎了眼,才会把这人认定为良婿。

  “什么意思?”玉洺辰哪里肯她离开,抓住了她的皓臂,“到底怎么回事?”

  慕锦华讥诮道:“你不是看得清清楚楚吗?”

  那双美眸里没有一丝温度,玉洺辰心口一慌,“我在问你,告诉我,生了什么?”

  慕锦华此时对他极为失望,乍一听这句话更像是质问。冷漠无的道:“怎么,你要为她出头。”眼轻嘲,“就是你所看到的那样。”

  “你在撒谎。”玉洺辰一口咬定。

  她神色有些松动,很快又被冷漠取代,“我没有。”

  玉洺辰固执的拉着她的手腕不放开,“你委屈的时候眼角总是习惯向上翘,你愤怒的时候习惯笑着伪装,就是你失望的时候,会扬下巴挺直脊背,骄傲的不肯低头……”说着说着,连他自己都震住了,他竟然无比的了解她的小动作。

  “你怎么会……”知道。她的心乱了,眼不知道往哪里放。直接抽出了手,掀开帘子跑了出去。

  玉洺辰是什么意思,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那样说?

  要她如何?

  你要我如何?

  玉洺辰一怔,很快就反应过来追了出去。

  “玉哥哥。”傅落雪忙从地上站了起来,大喊一声,刚要追出去就被允拦住了。“你要做什么?让开。”

  允看不起她,沉声道:“我奉劝你一句,人贵有自知之明,驸马爷喜欢的是公主,你还是少动心思。”

  “你……”

  另一边,玉洺辰已经追了上去,拦在了她的面前。

  “你为什么要跑?”他英挺的眉峰一皱,不满的道。

  “还不是因为你。”慕锦华委屈的偏过头,鞋面踢着光滑的地面,不知如何面对他。

  这样的她莫名的戳了他的心口最柔软的地方,玉洺辰捏了捏她的脸颊,“你不问我,又怎知我不会信你?”

  “可是你质问我!”慕锦华收拢了指尖,脊背挺得直直,转念想到他说得话,又放松了身子。“是你不分青红皂白就质问我,我还能怎么说,你一开始就是不相信我的。”

  玉洺辰轻叹道:“我没有不信你,只是在问清况。”

  “问况?”慕锦华懵了,不过仔细想想,玉洺辰在感方面比一般人迟钝,不然也不会那么久都不明白万师师的心思。就算是对她,也是如出一辙。心头一阵苦楚,她撇了撇嘴,“你犯得着连名带姓的吼我?”

  越说越委屈,鼻头一阵酸涩。

  玉洺辰自知理亏,“当时进来我便看见她倒在地上,就急了。”有些懊恼自己向她解释的行为,他深吸了几口气,脸色沉了下来。

  “急了便冲我大声吼?”

  玉洺辰怒道:“太医叮嘱过你手臂还没好,再伤到筋骨,看你以后怎么办。”

  她愣住了,“你是在担心我?”而非是为她出头?

  “不然呢?”玉洺辰双眉一挑哼了两声,“你能不能长点心,一点三脚猫的功夫就擅自引开刺客,要是出了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