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乱了阵脚(1/2)

加入书签

  他心口抽紧了,“从现在起,你不能离开我半步。如果要离开,也得是御风或者弄雪跟着。”他不断的告诫自己,是因为答应阿云照顾她才会有那么一点担心她,并非其他原因。

  她的脸蓦的红了,皱眉嗔道:“本公主福大命大,不会出事的。”

  落在他眼却是不知悔改,到底要他看几次她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

  他气极反笑,清冷的视线扫过她的玉颈,“再掐几次,公主或许就不会不再不自量力,剑行偏锋了吧?”

  闻她摸了摸脖颈,嘶了一声,暗骂了季零一句。

  “过来。”玉洺辰沉声道。

  她怀疑的后退了一步,觉得他的目光瘆人的很。“不要。”她一口拒绝。

  懒得和她多说废话,玉洺辰一个箭步上前,把她困在了双臂间。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头顶,才刚消下去的温热再次浮上脸颊。今日的他有些反常,慕锦华奇怪的问:“你不会又是御风假扮的玉木头吧?”

  玉洺辰气遏,亏得她想得出来,恨恨道:“我要是木头你就是咸菜。”

  慕锦华瞬间炸毛,“你才是又臭又长的烂木头。”她堂堂荣华公主,举世无双,哪个不拜倒在她石榴裙下。这根可恨的木头,竟然敢说她是咸菜?!实在可恨。

  “别动。”玉洺辰仅有的耐心几乎被磨光,喝斥了一声。

  慕锦华乖乖的站好不动,看他不知什么时候拿出了玉肤露,在食指指腹上抹了药膏。

  当冰凉的手指碰到她的玉颈时,仿若一道电流流过全身,她想要后退,却现自己靠在了木柱上。

  “你再动?”他挑了挑眉,眉峰一寒。

  慕锦华忙端正了身子,不好造次。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为自己抹药,身子随之慢慢的放松下来。

  他的眼是那么专注,指腹轻缓,她的心如小鹿乱撞,心虚的垂下双眸。

  难怪万师师和傅落雪会对他动了,掩藏在冷漠容颜之下的那抹温柔,柔软的让人沦陷。

  抹了药,他退开了一步,把药膏收了回去。瞧见她含羞的样子,身子一僵,眼底闪过一丝慌乱。

  他在做什么?

  玉洺辰气恼自己的行为,完全违背了自己的初衷,好像每一次看见她受伤他就会乱了阵脚一样。

  下意识的,他选择了逃避。

  “以后小心些。”匆匆丢下一句话,他运功离去,不敢稍作停留。

  风一吹,脖颈上的药膏惊起了一层凉意,消除了不少热气。

  她傻了眼,心道,他不会是落荒而逃了吧?

  再一回过神来,才想起没有和他商量季零一事。算了,下次再说。她想道。

  因为遭遇刺客,岐山之行败兴而归,当日下午便开始收拾行李回京。

  自此那日后,慕锦华再也没有见过南棠玥。所以当桂嬷嬷带着皇后的口谕来到她的马车前时,她十分惊讶。“你说,皇后娘娘让我与她同乘马车?”

  “皇后娘娘说了,许久未与公主说些体己话,十分想念。之前又是公主救了她一命,所以更要当面感谢公主。”

  她心里隐隐有些不安,“皇后娘娘太客气了,请桂嬷嬷转告你们娘娘,不过举手之劳,何必放在心上。嬷嬷也见了,我这手臂不能过多移动,实在抱歉。”

  桂嬷嬷一脸的为难,“可是皇后娘娘说了一定要奴婢请了公主过去。”

  看这老奴的态度一定要她非去不可,慕锦华心头揣测,难道她又想做什么事?更是不敢掉以轻心,刚要回绝,一道清冷的声音插了进来。

  “桂嬷嬷尽管回去禀告皇后娘娘,公主身子不适,改日我再陪她进宫亲自向皇后请罪。”

  玉洺辰朝着这边走来,冷冽的视线一瞟,桂嬷嬷身子如筛子抖了抖。

  她哪里还敢再待下去,忙道:“老奴这就回去禀告皇后娘娘。”

  看她慌乱离开的背影,双儿啐了一声,“这个欺软怕硬的老东西。”

  慕锦华瞪了她一眼,小丫头立刻噤声。她看向玉洺辰,眼底有些欣喜,“你不用陪皇兄吗?”

  “嗯。”他点头,上了马车。

  慕锦华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御风,后者耸了耸肩,一副二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属下无权过问的表。

  双儿却喜道:“公主,驸马爷是在担心你呢。”这丫头,完全忘记早些时候怒骂他的景了。

  玉洺辰紧抿着唇,神色有些不自然起来。

  她不再刨根问底儿,免得某人暴跳如雷,吃亏的还是自己,命双儿放下了帘子,挡住外面的一切目光。

  这时,孙永福突然说道:“公主,咱家记起来了,那桂嬷嬷原先是伺候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