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一百零七章 梦魇(2/2)

加入书签

若违背此誓,天打雷劈。”

  再回已是一场笑话。

  往事如烟,身边众将士都先后倒下,一支羽箭插入了他的胸膛。

  他突然后悔了,是他考虑不周,才使得这些人白白丧了命,是他对不起大家。

  “阿云,阿云……”慕锦华被双儿死死的压住,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羽箭穿透了他的胸膛,为力。

  是她对不起他,是她连累了他。

  “公主,你不能去,要是你去了,云王牺牲还有什么意义?”

  “公主,你想想云王,你不能死啊,公主……”

  “你要是死了,谁来给云王报仇?”

  一句话敲醒了她,慕锦华抓紧了拳头,指甲深深的嵌进了肉里,她咬着下唇,静静的看着那个始终屹立不倒的男子,眼泪终于不再流淌。

  阿云,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一定!

  而城楼上,季零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当玉洺辰的身子奔过来的那一刻,他乱了阵脚,“停下来,停下来。”

  身边人哪里听他的命令,他抽出刀一连杀了几个人,鲜血贱满了身上,一连杀了二十几人,才终于停了羽箭。

  城楼下,迟了一步赶到的亦天穹对天长吼,声音满是哀戚。

  而玉洺辰紧紧的握着拳头,单膝跪在地上。

  那一刻,他才真正的意识到,自己错了。

  可惜永远无法补救。

  低头看着这双手,骨节修长白皙,更显讽刺。不,不会的。

  而慕锦华,从土堆后面站了起来,脸上平淡的一点表都没有,眼恨意滔天!

  阿云,我一定会给你报仇的,一定!

  好久都没做这个梦了,慕锦华大汗淋漓起了身,小声粗喘。

  已经三日了,他们不知到了什么地上,这三日季零都形影不离,根本不给她逃离的机会。

  忽然间,她听到一阵惊呼,看去,意外的看见季零背靠在树干上睡着了,似乎正在陷入噩梦。

  她仔细一听,断断续续的听到了几个词,“王爷,不是的,一定是骗人的……”

  心对他多了一分同,仍旧敌不过对他的恨,从地上爬起来对他走了过去。

  她拔下了头上的那只紫色步摇,这是阿云留给她的,如果用这个了结了季零的性命,是不是更能帮阿云报仇?

  熟睡的季零失去了以往的警觉,更不知危险已然来到。

  她站定,居高临下的看着几近蜷缩成了一团的男人,猛然抬手,对着那纤细的脖颈扎了下去。

  “王爷……”季零徒然惊醒,直直的抬眼看她,眼尽是悔恨和痛楚。

  慕锦华手一顿,再也刺不下去。她恨恨的收回了手,“即便是你死了也无法偿还你欠下的罪孽,季零,我就是要你一生都在愧疚和悔恨度过。”

  杀人不过眨眼,但是最狠的,是磨灭他的意志,让他一辈子都于心不安。

  季零很快回过神来,“你这次不动手,下次可就没这么好的机会了。”

  火光映照间,她的脸半是艳丽半是倨傲。“想死,没那么简单。”她一边把步摇插回了间,一边嫌恶的退离了几步,仿佛多和他靠的太近就会沾染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嘴角略略勾起,那笑容带着三分优雅七分冷傲,她双手环胸,不以为意的道:“你真的以为你能走得出天辰吗?季零,是你太过天真,还是我?”

  “无论是谁都休想要阻止我。”季零握紧了剑鞘,声音森冷,“否则我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再所不惜。”

  她挑眉,“那好,我们就来赌一把,看是玉洺辰先找到我?还是曾后派来的杀手先取了你我性命。”

  季零抿唇,“别以为这些话可以动摇我,只要你一天不死,我就一天不罢手。”

  好一个只要她一天不死,他就一天不罢手。

  慕锦华定定的望着他,“季零,你很快就会后悔的。”

  他右眼皮一跳,却没有说话。

  挑开了话,慕锦华不再想着逃亡。与其做无用功,还不如养精蓄锐,等待时机。

  把她的反常看在眼底,季零更加警觉起来,一点风吹草动都会绷紧身子。如此下来,又过了三天,他的眼满是血丝,眼角皆是厚厚的青黛。

  这样下去,不等谁先找到他们,季零就先筋疲力尽而亡。

  休息间,慕锦华眼尖的瞧到了一丛淡紫色的小花,她忙起身跑过去看,萼片3枚、花瓣2枚。心一喜,再细细的观察着花的唇瓣,唇瓣分成3裂,上面有纵褶片。

  是的,这个就是本草经里面记载的白及,又名白芨、明白芨、紫兰根、甘根、白给。

  本草经上记载,白及取其根茎,除去须根,洗净,置沸水煮或蒸至无白心,晒至半干,除去外皮,晒干。有活血化瘀,止血补肺、生肌止痛之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