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恍然大悟(1/2)

加入书签

  左侧被阴影笼罩,她不用抬头也知道是谁,想着怎么把它给挖出来。眼角撇到季零的佩刀,心思一动,她说道:“季零,可否借你的刀一用?刀鞘也行。”

  季零冷气一扫,“你想做什么?”

  她不慌不忙的答道:“把这株白及的根茎挖出来。”

  用他的刀去挖草?季零当即沉了脸,一口拒绝,“不行。”她是不是疯了,才会这一株草这么热衷?

  “你别小看它,到时候你身受重伤流血不止,还得靠它止血。”说多了也他也不懂,慕锦华随手拿了一根木棍,沿着花茎两寸左右开始挖。

  还没出事就诅咒他受伤?季零满眼不悦,让开了。只要她不想着逃跑,随便她做什么。

  一炷香后,慕锦华大汗淋漓,也终于看到了根茎。她再接再厉,小心翼翼的沿着根茎挖,然后再握住了白及,一扯,把它连根拔起。

  树上记载根茎厚重如同鸡头,果然没错,就是根须太多。她宝贝的拔掉了叶子,除掉根须,不惜用华服擦掉上面的泥土,胸口有什么膨胀起来,满是成就感。

  炫耀的朝着季零摇了摇,她道:“待你受伤,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求我?”

  季零眼眸微敛,刚要说话,蓦地,感觉到一阵强劲的破风声袭来。

  “躲开。”他大喝一声,一个箭步冲上前,扑着她滚向了一边。几只弩箭擦着后背而过,堪堪避了过去。

  季零俯手撑地,戒备的朝着射箭的方向看去。

  “看来是杀手先到了。”慕锦华幽幽道。

  季零瞪了她一眼,抽出剑身子一跃,迎上了对方。

  那人飞快的抽身退后,眼满是赞赏。“金牌杀手就是不一样。”

  “你是谁?”季零盯着他,杀意毕现。无论他是谁,今都要让他有个有来无回。

  “在下青疏,冥阁金牌杀手,前来讨教。”他嘴角一翘,手双刀挥舞,气势如虹。

  冥阁,是之前出现的那一批人?

  同样是杀手,两人都朝着对方的致命弱点攻去,动作凌厉狠辣,交手数十下,两人都没能从对方那里讨到半分好处,不多不少受了轻伤。

  青疏收了双刀,动作刁钻的侧过身直逼慕锦华。只要杀了她,这一次的任务就完成一半了。

  “哪里逃?”季零劈刀而上,说快,他比他更快,转眼间就追到了他面前。

  青疏等的就是这么一个时候,右手一横,刀尖朝着他的喉咙割去。

  幸亏季零早有准备,用刀挡住了他的攻击。不料青疏还有后招,一掌打在了他的肩头,只能硬生生承了下来,半跪着后退了十几步。

  “我承认你很强,但是不巧,我比你更强。”青疏猖狂的说道,步步逼近,“今日,我就是要把你天下第一杀手的称号抢到手。”

  季零吐了一口血痰,抡起衣袖一擦,被他挑起了战意。“我随时奉陪。”

  他早就在等着有一天再能够酣畅淋漓的打一场了。

  慕锦华静静的旁观两人的战斗,完全不知道危险来临。

  青疏一看季零上了当,有意的带着他越大越远。

  慕锦华暗叫不好,他是在调虎离山。

  等她反应过来,一柄利剑已经朝着她刺了过来,慕锦华立刻甩掉手白及的叶子,堪堪躲过,剑尖挑开了她的衣袖划成了长条,露出了雪白的皓臂。

  乘着那人动作一迟,她窜进了树林之,尽量绕着树在跑。

  “季零,季零——”她大喊道,冷风呼呼灌进了口,险些咳了起来。

  那人很快追上,刀锋擦着她的背沿砍过,好几次都死里逃生。脚下腿软,身上的华服更是成了累赘。

  拖曳的裙摆被树枝一勾,她站不稳,直接就扑倒了地上。

  “看你还往哪跑?”那人大笑一声,抡着刀砍了下来。

  慕锦华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降临。

  “铿锵”一声,她听到季零气愤的吼道:“笨女人,你简直就是祸水。”

  慕锦华大松了一口气,松怔下来,左臂隐隐疼,应该是刚才摔倒擦到的缘故。

  季零三两下解决了追兵,看着赶过来的青疏,说道:“快走。”

  慕锦华伸手抓住脱手的白及,一溜烟爬了起来。

  季零看着她的裙摆,挥了挥刀,砍端了一截,拉着她的胳膊道:“走。”

  眼看两人就要逃走,青疏用手在唇边吹了一声口哨。霎时间,隐藏在暗处的杀手倾巢涌动。

  “想走,没那么容易。季零,我布下了天罗地,只要你把慕锦华和簪子都交出来,我或许会手下留留你一个全尸的。”

  慕锦华捕捉到了几个词,簪子,难道是那根木簪子?

  她心震瑟,突然间想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