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恍然大悟(2/2)

加入书签

会不会那支簪子和虎符的下落有关?

  沉思间,季零拽了她一把,身子朝着左边扑去。季零抬着刀一砍,刀刀利落,下手毫不迟疑。

  况危急无法思考,看着来势汹汹的敌人,慕锦华暗骂道,该死的玉木头,偏偏这个时候还没来到。

  这些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一时间无法除掉季零,他们只能采用车轮战术。

  一丈外,青疏站在树枝上,从高处俯瞰着底下做着困兽之斗的两人,伸手接过旁边人递过来的弩箭,拉弓对准慕锦华。

  没有了木簪,慕锦华已经没用。至于季零,等解决了慕锦华,还怕他不是手到擒来?

  弩箭随着她的身子移动而比划,底下的杀手似乎有所觉,从左侧攻来,慕锦华被拽到了右边。

  也就是这一刻,青疏松开了手,薄唇扬起了一道嗜血的弧度。

  这样美丽的女人,可惜就要成为一抔黄土了。

  慕锦华侧来,眼眸只剩下那一支空破而来的弩箭,惊恐的瞪大了眼。

  说时迟那时快,季零忽的伸手一拉,把她护在了怀。她清楚的听到弩箭穿入胸膛的声音,季零再次吐出了血来。

  “季零。”慕锦华双手轻颤,“你为什么……”他不是希望她死?为什么还要救她?

  季零只是看着她头上的那支紫色的步摇,死寂的眸子稍微漾开了一丝温度。“你是对的。”

  原来真的是他,害死了王爷。

  他一脸的痛苦,扣紧了刀柄,低声在她耳边说道:“木簪我已经派人送去给南王。”

  这么说,他也不是完全相信曾后的。那么,为何他还要执意带着她去与曾后当面对峙?

  季零没有解释,他放开了她,提着刀继续厮杀,不肯杀手靠近一步。

  只有他知道,他心一直都存着一个侥幸,不是他害了王爷。所以才会任凭自己听信曾后的一面之词,把一切的罪孽全部都归到了慕锦华身上。

  他比她,还要怯懦百倍。

  血,已经弥漫了双眼,这只手再次被鲜血染红。

  是这样的,对,就是应该这样的才对。他的手怎么可能纯洁无暇,明明早已沾染了血腥,明明已经是罪孽深重。

  “啊——”他仰天长吼。

  “季零啊季零,你还真是用至深。”青疏拍手称赞,眼除了戏虐没有任何温度。“面对这样的女人,不舍得也是正常。”

  他讥笑连连,再次拉弓。“那好,我便成全你。”青疏瞄准了他的肩胛骨,运上了内力。幽幽道:“等你动弹不了,我再让你好好看看,那个女人是怎么在你面前死去的。”

  慕锦华眼尖的看见青疏的动作,对着季零吼道:“小心暗箭。”

  季零却只是怔怔的看着那支羽箭,并没有闪躲的意思。

  “季零,你疯了……”

  她的话淹没在了喉咙,那支羽箭直直的射入了他的肩胛里。

  季零对天大笑起来,王爷,属下很快就会见到你了,然后再亲自向你请罪。

  青疏也是一愣,没料到他会选择等死。

  他抬手止住了底下杀手的行动,施施然从树上踏了下来。“季零,你竟然选择等死?”青疏蹙了蹙眉,对杀手来说,这简直就是侮辱,何况,“你以为这样就拿到金牌杀手的位置我就会甘心吗?不,我不需要你的施舍。”

  底下的人自动让开了一条路,慕锦华上前扶住摇摇欲坠的季零,警惕的看着青疏。“你是曾后派来的?不,我应该问的是,冥阁是曾后建立的吗?”

  “她?”青疏嗤笑一声,“她也配?”眼一转,那双眼除了平寂什么都没有留下。“曾后也不过是主人手的一颗棋子,就是你们,也是我家主人手的股掌玩物。”

  “你家主人是谁?”

  “看在你即将是个死人的份上,我不妨告诉你。我家主人是……”他一顿,侧眸,“谁在那里?”

  草丛传来了一道如洪钟般爽朗的声音,声随人动,“冥阁青疏果然是好眼力,名不虚传。”

  只看一个三、四十岁的年男子踏步而出,踩着杀手的头当踏板,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众杀手都戒备以待,感觉到莫大的威胁。

  慕锦华打量着他,记忆没有这一号人物。看向季零,他也摇了摇头,并不知他的身份。

  青疏半眯眼眸,狭长的眼角闪过丝丝杀意。“敢问前辈尊号?”

  那年男子闻一笑,“尊号不敢称,老夫不入湖,没有所谓名号。”

  慕锦华沉思道,看他气度不凡,指不定是哪里的隐士高人。

  青疏也不敢小觑了他去,耐着性子问,“那前辈前来所为何事?”他想到什么,脸色又是一冷,“前辈不会说什么误打误撞的话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