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卑微的爱恋(2/2)

加入书签

雪知错,请二爷再给属下一次机会。”

  “机会从来都知留给有能力者。”他一字一句说的无比冷漠,“弄雪,你还有资格吗?”

  弄雪说不出话来,满目懊恼却是显而易。

  玉洺辰看得生厌,凌空唤道:“左翎。”

  不多时,不知从哪里走出了一个男子,声音飘忽,宛若幽灵。“主子有何吩咐?”

  他一身黑,连面上都带着一条黑色丝巾,只露出一双狭长的眼睛。

  这个男人给慕锦华的第一反应就是一个影子,在暗处的影子。

  玉洺辰的声音依旧没有一点温度,下令道:“三日内,我要知道季零的准确下落。”

  “属下明白。”得了命令,左翎未有迟疑。才是眨眼间,又回到了黑暗,再次消失不见。

  此人果真是轻功了得,慕锦华想起玉洺辰身侧常侍候的四个人,或许都不如刚才那个男子。

  弄雪在听到左翎那个名字的时候便知完了,没有用处的人就会被遣返回庄,做一个普通的护院。

  看他白的脸色,慕锦华心描绘出书上所说暗卫任务失败会遭受鞭刑的惨状,为弄雪求道:“季零乃是金牌杀手,弄雪岂是他的对手,他要走,谁能拦得住?”

  玉洺辰冷声一笑,“他逃了对我没有半分影响,与其关心别人,还是看好自己那条命。说不定哪天还在睡梦,就被你口所谓的金牌杀手夺走了性命。”

  慕锦华皱了皱眉,眼出现些许愁容,仍嘴硬道:“我就事论事,你少吓唬我。”

  “是不是吓你你心知肚明,对一个杀手讲善心,哼。”玉洺辰拂了拂衣袖,大步进了客栈。不是他杞人忧天,季零连忠心的主子都会背叛,何况还是她?

  慕锦华微微一怔,面上笑容渐渐退去,声音也是低落下去。“我明白。”以前她至少还有簪子在手可以护住自己,现在什么也没有,那些人更是毫无顾忌了。

  她抬头,再次感觉前面渺茫啊。

  “多谢公主求,弄雪感激不尽。”粗壮的声音换回了她的思绪,她看去,对上弄雪感激的眼。

  “不必,我是为了双儿。”她抬手止住了他的话,苦笑道,“其实我比玉洺辰还要怨你,至少今日后,又要再次担心一个金牌杀手的刺杀了。”

  弄雪满脸歉疚,他暗下决心,说道:“就算二爷不吩咐,弄雪也会平安护送公主回京。”这是他欠了她的。

  “别。”慕锦华再次打断了他的话,“这种话,还是等真正平安回到京城再说。”

  弄雪握紧了拳头,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他还记得当初二爷说过的话,只有强者才能争取到机会。

  这一次,他不能再犯错了。

  好在这一夜有了护卫轮番彻夜防守,无人敢来挑事。慕锦华衣角睡到了大清早,精神充足。

  就连玉洺辰都因为她的好心而侧目几回。

  用了早饭,御风就回来回禀,“贡粮已经准备妥当了,林掌柜让属下问二爷一声,几时出。”

  慕锦华听出他的意思,惊讶的问:“要顺道一起回京?”

  玉洺辰点头,她不太明白,“这样一来,不是直接告诉其他人,林记米行和我们有关吗?”看玉洺辰日常的作风,应该不会做这样高调的事。

  御风解释道:“二爷这样做是有考究的,一来押运粮草会有官兵护送,比较安全。二来,既然出现了一个悦来米行可以抢走皇商的资格,那么,就不能保证路上会不会有人对粮食动手。”

  这么说确实有道理,慕锦华佩服玉洺辰,短短时间便能想得如此通透,还安排好了。所以,今让人给自己送一套男装来,就是为了掩人耳目。

  “不过,要是走漏风声,你不怕有人查出来林记米行和你有关吗?”见他看过她,她解释道:“你一向都不喜欢麻烦,我怕以后那帮老迂腐会借机生事,你很难再脱身。”

  玉洺辰忍不住弯了弯唇角,“没事,我既然敢这样安排,就不怕他们知道。”他看向身侧的几人,吩咐道:“时辰不早了,走吧。”

  慕锦华看着他的背影,忽然间想到了昨夜那个如鬼魅般的男子,略一思忖,他们对玉洺辰的称呼似乎不同,一个是二爷,一个是主子。怕是那个叫左翎的男子才是玉洺辰的心腹,而这些人,就是他家培训处来的护卫吧。

  这么一想,她就更加好奇玉洺辰的真实身份来。

  押送贡粮是一件辛苦的差事,日夜兼程,才能保证贡粮不在途损坏。一连赶了三天路,到了第四天,慕锦华再也不愿上马。

  只要停下来两髋都疼,小腿因连日的颠簸都微微肿了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