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鸿门宴(2/2)

加入书签


  随着一声尖细的到了,把她的思绪慢慢拉了回来。

  殿内莺歌笑语,但听着内侍长传“荣华公主到——”立刻便安静下来。

  朱帘轻掀处,佳人款款而入。今儿个她着了一件紫绡翠纹裙,外罩软毛织锦披风,眉宇间有股不怒而威的贵气,行走间裙摆轻动自有一股慵懒风。

  明眸流转间如玉般温润,行至殿已把众人或嫉恨,或冷笑,或欣喜的表收进了眼底。

  最后视线落在了殿,看着帝后果真是牡丹花后,一身的金银光翠。外穿金银丝鸾鸟朝凤绣纹朝服,内搭流彩暗花云锦宫装,绝美如琼瑶台上的天宫娘娘。再配上那副清绝的脸,更显得高不可攀,拒人千里之外。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宠妃,而非,毫无端庄之色。

  反观允,只着了一件简单的苏绣月华锦纱裙,气度娴然淡雅,贵气而不失宫妃的倨傲。

  两人一比,愣是显得允金贵温和,不若他国妃,与其他妃嫔,贵女滕妇更亲近些。

  慕锦华眸藏着不悦,来之前她还打算给她请安维持面上和好,看这样子倒叫自己跌份。

  反正向来荣华公主冷傲蛮横,不识礼数别人说也说不到哪里去。

  气氛稍凝,有点眼色的都瞧出两人间的争锋相对。

  南棠玥清丽的脸庞闪过一丝冷色,她是在当众给她难堪吗?故也不开口,命人给她看坐。

  底下的人眼观鼻鼻观心,连大气也不敢出。这两个人一个是皇后一个是公主,谁也不能得罪。

  允微垂眼眸,一丝讥笑拂过,皇后与公主计较,这天辰皇后不过尔尔,哪里比得上我陈国皇后?

  桂嬷嬷连忙给皇后使眼色,我的娘娘,这什么时候,何必与荣华公主计较?

  又过了一会儿,座下的人都纷纷对眼色起来。

  慕锦华不愿让他人看多了笑话,故意赔着笑脸道:“玥姐姐还要置气到何时?实在都是臣妹的错,上次这你这输了牌局后就使脾性不肯进宫。”

  她走上前去,亲热的抓着她的手,在背对着众人的地方,开始出现疏离的客套,“好姐姐你就原谅我罢?”

  众人都恍然大悟,原来是有这一层缘故。想着荣华公主的性子,不觉奇怪。

  南棠玥心气一缓,心里还是很高兴她知道为自己留面子。嗔了她一眼,语气软软的道:“三封帖子才请了你来,比你皇兄架子还大。”

  她是无心,底下却炸开了锅,一众妃嫔又是嫉恨连连。

  慕锦华心口一突,这句话要是落在那帮老臣子耳,朝还不又起波澜。

  想到这,她掩唇娇笑道:“玥姐姐掌管后宫常要与皇兄回禀,我又常在宫外不敢叨扰你,这可不一样的。”

  经得她圆过来,南棠玥方知自己失说错了话,顺着她给的台阶说道:“本宫做的都是分内之事,能为皇上解忧,本宫再苦再累,又算得了什么。”

  底下的人听了,都开始奉承的说了几句。

  这件事就这样揭过去了。

  落了座,她抬头,瞥见宁秦雅暗自竖起了大拇指,只是一笑。

  说的大多是时下京的趣事,当说到新来的一支戏班的时候,宫婢打了帘子,李公公走了进来,衣衫都濡湿了。

  他上前,福了福身,“皇后娘娘,咱家奉皇上旨意过来告知您一声,皇上要与渊帝下棋品茶,就不过来了,让娘娘务必招待好明妃娘娘,以及各位命妇,贵女。”

  南棠玥道:“劳烦公公了,桂嬷嬷,送送李公公。”

  李公公正欲走,一位华服女子便叫住了他,“李公公请留步。”

  南棠玥眼闪过一丝不悦。

  李公公看向那名女子,“庆嫔娘娘有何吩咐?”

  慕锦华看她眼生,想来是新进了位分的嫔妃。

  庆嫔忧心道:“公公来时外面可是下了雨?”

  “可不是,这一场雨下得极大,咱家从宸宫过来乾宁宫,就淋湿了一身。”

  “雨大风寒,公公在皇上跟前伺候时,记得拿件披风。”

  在她旁边的妃嫔笑道:“怪不得皇上总说姐姐是一朵解语花,心细如尘,倒是叫我等姐妹惭愧了去。”眼角的余光瞥向南棠玥,更是笑得灿烂。

  不出意外,南棠玥脸色果然微僵。

  庆嫔俏脸微红,“妹妹别取笑我,我只是常见皇上钻研棋艺时十分专心,才想起来让李公公给皇上加衣的。”

  李公公说道:“庆嫔娘娘的心意咱家一定会亲自带到,咱家告辞。”

  他一走,众妃嫔的脸色都精彩纷呈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