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陷害与绝望(1/2)

加入书签

  莺歌到了宸宫,拦住了一个奴才,悄悄的塞了一锭碎银子到了他的手,说道:“这位大人,奴婢想要跟你打听一件事。”

  那奴才把银子收到了袖,“你有事就问吧,不过太大的消息,咱家可不知道。”

  “小事小事。”莺歌又塞给他一个碎银子,看他神色满意,才轻声道:“奴婢就是想知道,今天玉公子有没有进宫面圣?”

  “玉公子?”那小摇了摇头,“没听说过,咱家刚伺候万岁爷回来,没见过玉公子。姑娘要是没事,咱家就去忙了。”

  莺歌让开了路,说道:“公公慢走。”

  得到消息,她急忙往回走。然而,等她到了乾宁宫,却被告知公主已经回府。

  小丫头心里隐约觉得不对劲,公主如果回府,没道理不带上自己。

  想到这,她又急忙朝着宸宫而去。

  宸宫一盘棋正好陷入了僵局之,慕玄烨苦苦思索御敌良策。李公公轻手轻脚的上前来,在他耳边说道:“皇上,外面有个奴婢,说是荣华公主的贴身婢子,哭着求着要见您。”

  慕玄烨抬,眉头染上了一丝凝重,“快宣——”

  时已深冬,下晚些,墨色铺染了整个天地。

  大殿一片安静,不时传来几声木炭兹裂的声音,暖得不像是冬日的夜晚。

  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慕锦华慢慢睁开眼来,朦胧只看见燃烧的木炭,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又过了一会儿,她又睁开了眼睛,慢慢熟悉了黑暗之后,立马就坐了起来。

  她想到下午的景,心揣测不安,环视一圈,迷蒙只能看得见淡淡的轮廓,猜测是某处大殿。

  右手握着硬物,她抬起右手,黑暗出了一丝寒光。

  这是……匕?

  这时候,门突然推开了,一个宫婢打着灯笼进来,“吃饭了——”

  她走进,现地上坐着的美艳女子惊讶的看着自己,她的手里拿着一把染着鲜血的刀。在她身后不远处的地上躺着一个人,鲜血从她的身下留下。

  大概是屋的温度太高,那鲜血都呈现了褐色。

  她惊恐的瞪大了眼,手的饭盒砸到了地上,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尖叫起来,“啊——”

  慕锦华僵硬的扭过头去,看见身后的场景,脸色苍白起来。

  御林军很快便赶了过来,灯火大亮,更是有眼尖的人认出了她的身份。

  杀人的,是荣华公主。

  不,荣华公主杀人了。

  从他们零碎的话,慕锦华终于猜出了这个人的身份,蓉贵人。

  当初那位怀有子嗣最后被幽禁在宫的女人,她的父亲,曾经是禹州郡守温圆,现在是朝廷通缉的囚犯。

  接着火光,她清楚的看见她隆起的肚子。

  紧接着,是她永生难以忘怀的一幕。

  慕玄烨、南棠玥、还有渊帝、一众的人走了进来,她从来都没有这么慌乱,也没有这么镇定过。

  淡淡的扔下手的匕,她挺直脊背,以一个天辰固有的倨傲,迎视来人们探视的复杂目光。

  她咬紧牙关,在撇到南棠玥时,心止不住疼,疼得她几乎就要呼吸不上。

  她曾经最信任,千方百计都要保护的好嫂嫂,亲手把她推向了地狱。

  无论事真相,她第一次如站在刑场上一般,任人指点、品头论足以及侮辱嗤笑。

  平生第一次,如此害怕,而又如此的渴望。

  “华儿,你怎么会杀了蓉贵人?”南棠玥尖叫出声,朝着伸手倒去,桂嬷嬷连忙接住了她。

  只看她泪如犹如决了堤的洪水,哭得撕心裂肺,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所有人再次把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荣华公主杀了失宠的蓉贵人。

  当年蓉贵人指使人推落荣华公主下水的事多数人都知晓,现在大家都是一副了然的模样。

  对于她狠戾的名声再次传走。

  允刚要上前,就被渊帝拦住了,摇了摇头。

  她忿忿的握紧了拳头,担忧的看去。

  慕锦华淡漠的眼带着一丝漫不经心地扫过众人,那样的随意,却又魅惑人。

  无论何时何地,荣华公主都那么耀眼,摄人心魂。

  那半截染了血的衣袍,让她看起来更像是一株血色雪莲。

  一扫,最后落在慕玄烨脸上,“皇兄,你信我吗?”

  慕玄烨眼眸清冷,脸上的表更是她没有见过的失望、痛心以及沉痛。

  那一刻,她的心蓦然骤冷。

  到头来,她相依为命的亲人还是不信她。素手已经无力握成拳头,每呼吸一次,胸腔里都死那么的痛。

  未至绝望,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