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陷害与绝望(2/2)

加入书签

到他一声令下,“来人,把荣华公主打入天牢。”

  她的心,是真正的沉到了冰窖里。

  那一夜,在场之人无不震惊。

  那一身华服的女子,惊艳若天人,唇角含笑,久久的凝视着他们的帝王,而后慢慢阖上了眸子。最后再睁开,已剩下清冷和平静。

  慕玄烨握紧了拳头,大喝一声:“还不赶快带下去。”

  “是。”禁卫军连忙应道,走上前来,围住了她。

  她的笑容倨傲华贵,以一位公主固有的底气和尊严说道:“我自己会走。”

  而后,大步走出,骄傲的不肯低头。

  出了大殿,淅淅沥沥的雨迎头而下,将身体的温暖一点点变冷。

  她看着墨黑的天色,没有一点光亮,一如此刻的心。

  “公主,公主——”莺歌挣扎着就要上前来,可是被人死死的拉住了,眼泪流淌了一脸。

  “痴人。”慕锦华轻笑了一声,朝着前方走去,声音越来越大,“痴人,都是痴人——”

  她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了视野,南棠玥身子颤抖不已,紧紧的扣住了桂嬷嬷的手。

  她是对的,她是对的,是不是?

  只是为何,她的心还是那么难受?

  慕玄烨冷冷的看了众人一眼,命令道:“来人,即刻传苏相、摄政王与宁侍郎进宫。都给朕看好这里,在大理寺的人到达之前,谁也不许动现场一丝一毫!违者,格杀勿论。”

  “遵旨——”

  那一场雨,一直下了一夜。

  第二夜,京已经盛传开来,荣华公主杀了身怀六甲的蓉贵人,整座京城都沸腾起来。

  更有人已经从宫里得来了消息,把两人间的恩恩怨怨唾沫横飞的描绘得精彩纷呈。

  更有人传,荣华公主之前去了禹州,其实就是为了一己私欲想要弄死蓉贵人,才搜查了温圆的罪证,最后误打误撞的和禹州百姓同甘同苦。

  谣就是这样,当所有事都联合在一起时,众人便开始盲目的相信。

  一时间,荣华公主狠辣蛮横的的消息朝着京城外传去。

  乾宁宫,南棠玥失力的坐在了地上,她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她没想到会闹得这么大,皇上把公主给打入了天牢。

  门开了,脚步声沉稳的传了进来。

  她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抓住了桂嬷嬷的手,“嬷嬷,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变成这样?”

  桂嬷嬷抚摸着她的脑袋,安慰道:“没事的,一切没事的。”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她的神渐渐变得狰狞起来。

  李公公小心的进了御书房,对着御桌前凝眉的帝王说道:“皇上,刚才有奴才来禀,大皇子从昨天起便一直跪在了宫外,求着进宫见您。”

  “峥儿?”慕玄烨手一颤,慢慢握成了拳头,“不见。”

  李公公正欲退下去,就被他叫住了,“命人看着,如果他出事了,就带他回公主府。”

  “嗻。”李公公此刻也无法揣测帝王的心思,他一退下去,慕玄烨就放下了奏折,眼尽是一片痛色。

  “华儿。”沉沉的声音宛若呢喃,又消失在安静的殿宇间。

  他猜得没错,小慕峥身子骨弱,没多久就晕了过去。

  莫笑急忙扶住了他的身子,着急喊道:“峥儿,峥儿——”

  昏迷正,小慕峥突然拉住了他的衣襟,不安的唤道:“姑姑,父皇,别杀姑姑,父皇,别——”

  他擦了一把眼泪,拒绝了宫人的搀扶,态度坚决的道:“不见到皇上,我们誓不罢休。”

  “对!”双儿和孙永福异口同声道。

  这一幕,为之动人。

  有人不禁怀疑,荣华公主真的是大奸大恶之徒吗?为什么还能得到这些人忠心的守护求?

  层层的铁链声慢慢滑过,木门一扇一扇的打开,通向最里面的牢房。

  男子冷漠的看了牢狱一眼,他立刻识相的打开牢房,然后退了出去。

  牢的女子并没有失去往日的光华,她定定的朝着小窗看去,神色淡淡,仿若坐的地方是什么金丝软垫,还身处在那华丽的殿宇之。

  听到木门打开,她也只是转过头来,而后,美眸出现了一丝惊诧。“是你!”

  傅长宵掀了掀衣袍,直接就坐在了稻草上,和她并成一排,就像是小时候那样。“我还记得小的时候天不怕地不怕的荣华公主其实是个安静的小姑娘,总是喜欢坐在观星台俯瞰整个皇宫一看就是一整天。”

  他双手撑着地,思绪暇远起来,“那时候我就在想,蛮横得不可一世的公主不会又在想着什么整人的法子吧。就悄悄在后面看着,也是一看一整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