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你其实最爱她(1/2)

加入书签

  慕锦华也有些动容,不过仅是一瞬之间。“你也说了,那只是小时候不是吗?从那场宫变开始,我们就已经走上了两条截然相反的路。如今,你身边有佳人,我身边也有了其他人。”

  “可是我还在等着你。”他侧身,抓住了她的手腕,“只要你回头,我就在你身后站着,是你一直都看不到我。”

  她摇摇头,苍白一笑,“你说的对,我回头看到的却是另外一个人。傅长宵,放手吧,其实你对我,只不过是年少的一场执念,亦或是我挑衅你的执念。你根本不爱我,不是吗?”

  “让我放开你,不可能。”他手上用力,将她搂入怀。

  慕锦华挣扎起来,他却是越来越用力,不肯松手。“你别忘了,最开始负我的人是你!你知道我回到宫有多么不容易,为了回到天辰,为了回来见你,我……”瞳孔骤然一缩,她的嘴角浮起了一抹轻嘲。

  “可等我回到京,你却早已娶妻生子。”

  傅长宵薄怒道:“你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离开我,要我如何?晚烟为我受伤,如此深意重,我难道要做一个负心汉吗?”

  所以他就负了她?她终是停止了挣扎,怜悯的道:“傅长宵,你何必呢?你最爱的人其实是晚烟,你知道不知道自己有多么爱她?”

  “你爱她,所以你在所有人面前疼宠她。你爱她,所以才会在她感染水痘的时候不离不弃。可是你口口声声说喜欢我,却是将我推得越来越远,然后冷相讥,一心想要让我折服,狠狠的踩着我的骄傲。傅长宵,你其实不喜欢我。”

  “不可能。”傅长宵怎么可能听得进她的话,他以为她会服软,以为她会娇柔的躺在他的怀。是他错了,不,是错得离谱,才会傻傻的回忆过去以为会感动她。

  他一把推开了她,站了起来,“慕锦华,我说过,摄政王正妃的位置永远只为你一个人留着。”

  她一怔,讥笑道:“你在威胁我?”

  眼里的痛色被他很好的掩藏下去,“如果你答应的话。”就算是威胁,我也愿去尝试,只要你愿意。

  她盈盈笑了出来,半垂着眼眸,“你知道我的答案的。”

  “慕锦华!”傅长宵再次暴怒了,“你都要死了,为什么都不答应我?你知不知道,放眼整个天下,只有我傅长宵一个人想要去救你,也只有我能够救你!”

  她紧抿着唇,却暗自挺了背。

  傅长宵冷笑问道:“你还在等玉洺辰?”

  她抬头,质问道:“你对他做了什么?”

  他的脸上浮现了一丝哀戚,心口阵阵疼。“什么叫我对他做了什么?慕锦华,你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狠心,最伤人的人。”

  他双目通红,不顾一切的把她的伤口撕开,“你知不知道,你心心念念的驸马爷,如今是和谁在一起?他或许还不知道,你已经在这天牢之了吧?”

  素手满是稻草,她不吭一声,维持着自己的骄傲和自尊。

  傅长宵偏偏要撕开她的逞强,把事实血淋淋的展开在她的面前。“他和落雪在一起,在我京郊外的庄子里。郎妾意,好不自在。”

  “够了!”她的眼的坚强出现了一丝龟裂,“别说了,你别说了。”

  傅长宵朗声笑了起来,怎么能他一个人那么痛呢?锦华,要下地狱,那就两个人一起下地狱,这样才是最公平不是?

  “你在宫受威,你在被所有人误会,你在风口浪尖的时候,他却和其他女人在一起品茶对弈,花前月下。慕锦华,你不恨吗?这样的男人你还要坚守吗?”

  “你的骄傲,你的自尊不是被我踩在了脚下,而是那个男人。他身边能有一个傅落雪,就会有千千万万个傅落雪出现。他能够为其他女人抛下你一时,就会无数次的为别的女人抛下你数次,你还要……”

  “够了,你别说,你别再说了。”慕锦华大吼一声,爆出来,站起来推了他一把。清冷的脸上出现了道道裂痕,和他一样的哀戚和痛色。

  她鬓凌乱,神色憔悴,起身时摇摇晃晃,看得他不禁心一酸。

  其实,看她痛,他心更疼。

  从小他就一直注视着这个身影,在她没有看见他的时候他就注视着他,现在就算是她转身看到的是别人,他依旧还是注视着她。

  一句喜欢怎么能说够?他爱她,早就成了一种深入骨髓的习惯。

  所以无论如何,他一定要等到她。

  一闭眼就想到那一夜先皇说过的话,一抹恨意浮现,“慕锦华,你迟早会是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