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你其实最爱她(2/2)

加入书签

的。”他宣告道,大步走出。

  慕锦华紧咬下唇,心在抽疼慢慢冷却,脑一遍遍的回响他刚才说过的话……

  事还在彻查,被废了的蓉贵人是被匕捅入了胸口而死,又在挣扎身子遭到重创,羊水破裂,导致已经成形的七月大的胎儿窒息而死。

  一个被废的贵人不足为惧,关键是她怀着的是龙脉,这一次,想要陷害她的人下了血本,无疑是要她无法翻身。

  大臣们每日都奏请皇上处置荣华公主,都被皇上以事尚未查清,还有蹊跷给推拒了。

  一连五日,朝堂朝下皆是不得安宁。相反的,天牢却是一场的静谧。

  安静仿若是来自地狱的一双魔手无时无刻都在折磨吞噬人的心智,慕锦华望着前方,美眸不复前几日的光彩。

  皇后不顾昔日分陷她入狱,皇兄绝望不信她,而她仅有幻想和期翼的那个人,也在日日夜夜演变成绝望。

  ‘如果出事,你尽量自保,等我过来,其他事不用你操心。我会想办法进宫面圣,然后带你出宫。’

  ‘你知不知道,你心心念念的驸马爷,如今是和谁在一起?他或许还不知道,你已经在这天牢之了吧?’

  ‘我答应过的事,从未食。’

  ‘他和落雪在一起,在我京郊外的庄子里。郎妾意,好不自在。’

  她痛苦的合上眼,耳边又是谁的声音,脑海又是谁的脸。

  阮临说,‘两人关系亲密得紧,当年颛孙姑娘独闯湖多年,为的就是我那风流倜傥的师弟。再说去年初夏在五行台,颛孙姑娘被陷害将拳老虎一家灭门,也是我师弟为她查清洗脱冤屈。无论师弟到哪,颛孙姑娘总会跟到哪,这在武林,可是一段不朽的风流佳话!’

  双儿忿忿不平,‘公主见了便知,玉公子对傅小姐,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温柔和迁就。就是万师师小姐,也得不到玉公子这般对待。’

  下一刻,又是允皱眉道‘我怎么看着她一直跟在驸马爷后面,形影不离的,不少人都在议论猜测他们的关系。’

  恍惚她想起了那日渊帝离开后玉洺辰闯进书房说的话,‘渊帝熟读兵法,最爱做挑拨离间,渔翁得利之事。’

  如今想来,更觉得是一种笑话。

  他说,‘从现在起,你不能离开我半步。如果要离开,也得是御风或者弄雪跟着。’

  而傅长宵却说,‘你在宫受威,你在被所有人误会,你在风口浪尖的时候,他却和其他女人在一起品茶对弈,花前月下。慕锦华,你不恨吗?这样的男人你还要坚守吗?’

  ‘你的骄傲,你的自尊不是被我踩在了脚下,而是那个男人。他身边能有一个傅落雪,就会有千千万万个傅落雪出现。他能够为其他女人抛下你一时,就会无数次的为别的女人抛下你数次……’

  就是傅落雪也讥笑她,‘你以为他真的喜欢你吗?慕锦华,你做梦,他只能是我傅落雪的。’

  嘴角的冷笑渐渐冷凝,傅落雪,傅落雪,她在他心,果然是不一样的。

  她把头埋进了双肩,忽然间觉得无比的冷,冷得刺骨,叫人颤。从头到尾把所有的话全部想了一遍,才是真的恍然大悟。

  ‘我说过我会保护你。’

  ‘要不是阿云,我一定不会留在这里保护你这个冷血心肠的女人。’

  ‘你只能嫁给我一个人,皇上已经赐了婚,就算你想要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把你给追回来。’

  ‘我会像皇上请求赐婚,做一场戏,这样就能把你护在身边,也能完成我对阿云的承诺。’

  ‘公主是我的女人,任何都休想肖想她。’

  ‘这是不是你的另一个把戏?我怎么忘了,你这个女人,到处沾花惹草。阿云尸骨未寒,你就恨不得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了。’

  ……

  在他心里,她其实就只是一个承诺,一个不知廉耻的妖女,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慕锦华,你不是从小便在戏长大,怎么到了如今,却深陷在戏什么都分不清了?

  心蓦地一缩,她抚上胸口,紧紧咬住了下唇,一直到口尝到了一丝腥甜,才缓缓放松下来,松了口。

  丹唇涂血,那双美眸的痛意一点点冷却,最后回归成了平静。

  她站了起来,干脆扯下了簪步摇,任由青丝缓缓垂落,秉持着她最后的一丝骄傲。

  理了理衣摆,她对着外面吼道:“来人,我要见皇上——”

  等人来救不如自救,坐以待毙只能等死,而她还不想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