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拿她做筹码(1/2)

加入书签

  抓着这一丝犹豫,傅落雪轻舒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说不定这是她的计谋,想要让玉哥哥心甘愿的帮助帝王对付我哥哥。玉哥哥,你难道忍心看他们弄得我家破人亡吗?”

  他的脑海不知不觉的浮现出另外一张魅惑众生的脸,手下一用力,然后狠狠的把她推到了一边。“我更不忍心看她蒙受委屈。”

  他竟然会被眼前这个女人蒙蔽,让慕锦华平白受了那么多天的委屈。要是那一天他就进宫,然后把她带回来,是不是就不会出现后面的事了?

  一刻也待不下去,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慕锦华,我不准你有事,等着我,你要等着我。

  从来都没有这么迫切,他恨不得立刻奔到皇宫里去。

  她是骄傲不肯低头的荣华公主,也是鬼灵精怪、锱铢必较的苏小姐,还是喝醉后软弱娇俏的慕锦华……

  只有这时候,才明白自己心汹涌的感,只是他一直都刻意忽视隐瞒自己。

  “玉哥哥,你别走。”傅落雪大喊一声,跑上前保住了他的腰。她怕了,在他说出那句我更不忍心看她蒙受委屈的时候她就害怕了。

  “玉哥哥,我喜欢你,我真的很喜欢你。”眼泪从眼流出,她不愿他走,宁可卑微的求着他留下。

  “玉哥哥,我想要嫁给你为妻,我只想要和你在一起。再也不管什么大业,再也不管什么朝廷,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好吗?玉哥哥,你别走,我喜欢你啊——”

  玉洺辰身子一僵,他从来都没想过她对他是这样的感,还以为她和万师师一样都只是拿着他当兄长一般依赖。

  听着身后的哭诉,他愈想念慕锦华,更痛恨自己会留在这数日。

  冷漠的掰开她的手,他转身,看着那个哭得像个泪人一样的女子说道:“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都迁就着你,处处都宠着你,由着你?”

  “不是因为爱我吗?”

  “不。”他的眼闪过一丝讥笑,仿佛是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在我七岁那年,娘亲带着妹妹投河自尽。你知不知道你那双眼,真的像极了她。我恨自己不能保护她,就像是现在,我竟然会被你这个女人困在这庄子内,却深深伤害了慕锦华一样。”

  她的脸瞬间苍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你以为你能进裕林山庄,你以为让你穿上色的衣衫是为了什么。在我们兄弟三人的眼,你不过是个可怜的替代品而已。傅落雪,如果她出了什么事,我一定会要你付出代价。”

  他转身,衣摆在空划出一丝决然的味道。

  傅落雪追了出去,吼道:“你以为你走得出这个庄子吗?玉哥哥,你休想离开我。我废了那么大的心思才布了一个局,你休想离开我。”

  玉洺辰冷哼一声,缓缓抽出了软剑。他漠然的看着周围围上来的人,讥笑道:“就凭这些人,也想拦得住我?”

  刹那间,身形一动,地上尽是残肢断臂。

  公主府外,一片清冷,落叶纷纷。门上贴着两个大大的封条,证明这曾经生过的事实。

  慕锦华。他直接跃进了墙里,朝着主院奔去。府静悄悄的,像是一座死城,早已没有了花灯美服。

  一直奔到了最深处,看着屋子里有着一盏烛火,他才停了下来,一步一步走过去。

  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他希望傅落雪说的一切都是假的。根本就没有什么入牢,什么处斩,哪怕是她和辰皇联合起来的一场戏也好。

  到了门边,他迟疑了一下,还是推门走了进去。

  红烛兹兹的燃烧,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他走了进去,却是越来越不安。

  “孙公公,我说过不要来打扰我。”小慕峥虚弱的声音传了出来,声音沙哑,失去了往日软糯的音调。

  他挑开了帘子,走进内室,一眼看到床上跪坐着一团的小人,抱着几件女子的裙裳暗自流泪。

  有什么在心成形,他身子一颤,险些就要站不稳,艰难的问出口:“峥儿,生什么事了?”

  小慕峥扭过头来,眼出了一抹强烈的恨意,“你来做什么?”

  他急急道:“慕锦华呢?”

  小慕峥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他,“你不知道?”

  “我问她呢?”他怒吼一声,双眼猩红。不会的,一定不是他想的那样。一个箭步冲上前抢走了他手的衣衫,悲痛不已。“不会的,不会的……”

  小慕峥从没见过他这样,或者是说,从来都没有看见过他乱了阵脚的样子。难道说他们都误会他了,其实他什么都不知道?

  可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