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最是无情帝王家(1/2)

加入书签

  “华儿——”南棠玥怔怔的退后了几步,险些撞到了身后的宫娥。“难道就回不去了吗?我不过是想知道自己再皇上心目的位置如何,我无意要害你的。华儿,你相信我,我怎么可能想要你的性命。”

  她的心痛苦不堪,更是为这颗丑恶的内心感到惶恐和害怕。“华儿,我们还能像从前一样吗?”

  “从前?”慕锦华瞳孔猝然一缩,嘴角微微勾了起来,“提到从前我只会记得今时今日的牢狱,记得我曾经承受的屈辱和背叛。”还有,那个说是她为珍宝的好皇兄为她,而差点弃了她。

  南棠玥痛苦的吼道:“我不过是想要皇上的目光,我不过是想要证明自己比你好。我有什么错?慕锦华,我有什么错?明明我才是这后宫之主,为何大家都要围着你转,我不甘心,我当然不甘心。若不是你与良妃结盟欲夺我后位,我又怎么会对你下手?”

  就是因为这个,所以她才会不惜害她入狱?慕锦华粲然一笑,“如您所愿,如今我与良妃娘娘,才是真的结盟了。”

  闻,南棠玥脸色开始惨白起来。

  她一走,慕锦华便招了一个婢子上前,问道:“刚才皇后娘娘说的话你可都听见了?”

  那婢子慌忙一跪,连连磕头求饶,“公主,奴婢什么都不知道,奴婢不知。”

  “够了。”她喝止道,看那圆润的身子瑟瑟抖,嘴角一抽,她就那么可怕?“本宫是有事问你,你只管照实说。”

  那婢子听后急忙表忠心,“奴婢定然知无不无不尽,不敢有丝毫隐瞒。”

  看来是她在后宫杀害蓉贵人一事的影响还在,眼一扫,殿伺候的奴才们个个都紧张起来。微不察觉的叹息一声,她问道:“桂嬷嬷一事是怎么回事?”

  原来公主问的事这个,那婢子就差拍了拍胸脯喘口气,“回禀公主,那日后……皇上便命大理寺的常少卿大人调查真相,不日后,便追查到当日公主在乾宁宫偏殿意外失踪之事。皇上震怒,特意恩准常大人搜查乾宁宫,就查到了两个可疑的奴才,随后一用刑,就全部都招了。”

  她偷偷看了她一眼,见她没说什么,继续道:“原来那桂嬷嬷之前是前朝柳贵妃的贴身侍婢,因柳贵妃陷害先后而被打入冷宫抑郁而终。那桂嬷嬷也是忠心,一直想着要为主子报仇。皇上无法近身,所以就选择对公主下手,才设计安排了这么一出。可惜那怀胎七月的蓉贵人,听说肚子里是个小公主,都成形了。”

  “就这样?”慕锦华还有所怀疑,冷笑道:“一个桂嬷嬷能掀起什么风浪,常大人可真是明察秋毫啊。”

  一屋子奴才都垂下头去,她又问道:“皇上就只是处置了一个桂嬷嬷,其他人呢?”

  婢子回道:“乾宁宫的奴才几乎都换了一遍,皇上责罚皇后娘娘用人不当,管教不严,下旨让皇后娘娘抄写经纶一月。听说今日皇后娘娘特意传令下去全乾宁宫吃斋念佛一月,为小公主积福,希望来世能投个好人家。”

  慕锦华觉得有些疲倦,朝着经纶一月就能弥补她背负罪名被困天牢五日之痛吗?皇上有心偏袒皇后,这宫上下谁不是心知肚明。只是大伙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努力把这件事给遮掩过去。

  更让她觉得难过的是,连一个普通的婢子都知道得一清二楚,这件事怕不是今日才查出来的。

  慕锦华微拢玉指,手心蓦然一疼,才结疤的伤口再次流了血。“常大人是什么时候查清楚的?”

  “前日就查清楚了的。”

  竟然是前日!

  贝齿紧咬,心口如千万根细小的针尖刺在上面,疼痛难耐。

  那婢子又道:“不过皇上下旨封锁消息,应该还没传到宫外头去。奴婢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可搁在心里实在疑惑。常大人既然查明了真相,为何还要把公主关在天牢?”害得在荣华宫当差的奴才走到哪都受到指指点点,抬不起头来。

  她问得好,可真相更是让人痛心。

  慕锦华摆摆手示意她退下去,眼角泛起了一抹轻嘲。这几怕是都在苦苦思索,如何压下民间舆论,保全他的好玥儿。

  父皇,母后,你们可有看到,这就是我的好皇兄,天辰的好皇上!

  好一个千古‘明君’!

  炭火越烧越旺,但这荣华宫却显得越来越冷,岂止是荣华宫,整个皇城里都泛着森冷的气息。人心?义?统统全部是笑话。

  玉洺辰重伤入骨,一干太医个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