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最是无情帝王家(2/2)

加入书签

提心吊胆处理伤口,好在这个驸马爷有内力护体才堪堪保住了一命,忙派了个人去回禀公主。

  慕锦华急忙奔入了内室,却在只有一帘之隔时踟蹰下来。

  这一见她要如何自处?若是泄露了心迹又该如何是好?

  他的身边已经有了一个傅落雪,慕锦华又只是一场未完的戏,她不该再弥足深陷下去。待到这台戏唱完的那一日,方能潇洒抽身,不致于惹出一个天大的笑话。

  侧身,对着身旁的人吩咐道:“好生照顾玉公子,要是他稍有差池,本宫唯你们是问。”

  “奴才奴婢遵旨。”

  几乎不敢再多留一会儿,她匆匆走出,任由冷风吹平心上的涟漪。

  而就在她转身离去时,更没有看到帘内那挺拔的身影轻轻一晃。

  玉洺辰阖上眼帘掩住眸的沉痛之色,她不愿见他,是不是在怪他来得太晚?

  这一夜,无人能眠。到了后半夜,天空开始飘起了雪花,纷纷扬扬极是好看。

  翌日,整个天地一片莹白。

  慕锦华拢了拢狐裘,忽而听到远远传来了笑声,她走出大殿,看见几个宫婢在玩雪人,清丽的脸上笑颜如花。这是一张张干净的脸庞,还没在深宫这个大染烫里上色。再过两年,不知她们彼此之间还会不会这样毫无戒备的欢笑一场?

  宫殿外传来了几声高亢的声音,“梨花开了,梨花开了——”

  想起沐梓居的那一片梨花林,心思一动出了宫。

  雪才浅浅一层,沐梓居周围人烟稀少,整个雪景煞是好看。

  还没到便闻到了一阵淡淡清香,几枝梨花从院内探出来,白白的花瓣相映成辉,讨人喜欢。

  沐梓居是宫内最别出心裁的宫殿之一,前门仿着农家小院的木门设计,院内便是成片的梨花林,林后才是真正的主殿。

  沐梓居乃是先皇为萧贵妃所造,听说两人第一次误打误撞的见面是在一个农家小院的梨花树下。其风雅,不而喻。

  萧贵妃早已随先皇而去,膝下有一子名瑞恒,众皇子排行第三,也是那场宫变除他们兄妹外生还的第三人。因保护慕玄烨而受伤,因此他登基之后立刻封了他为恒王。

  这位恒王自小便熟读诗书,韬武略样样出色,曾隐姓埋名参加科考得了状元。慕玄烨曾担心他会与自己争位,这位恒王却在大殿上对着重臣明说自己只愿做个闲散王爷,这份洒脱和豪气,倒是令人佩服不已。

  听说后来他要回到封地,不过因身子不便而迟迟出不得,所以皇兄特意恩准他留在宫。似乎,就是在这沐梓居。

  木门没有上锁,轻轻一推便推开了。园内的梨花早已竞相开放,繁花如锦,美不胜收。

  她停驻在梨花树下,伸手拉下了一枝梨花在在鼻下轻嗅,弄得花上的细雪洒在了脸上,清凉畅快。

  “来者何人?”一道尖细犀利的声音传了过来。

  慕锦华回头,看着一个小童推着一个坐着轮椅的男子从远处走来,目光落在那个惊才艳艳的男子蓝袍身上。

  玉洺辰总喜欢着青色,一如他的气质淡漠如青峰,傲然遗世独立。

  而慕瑞恒则喜爱蓝袍,如海水般深邃优雅,他的心自由而广阔。

  心头的沉郁一扫而空,她高兴的喊道:“三皇兄。”

  “华儿?”慕瑞恒眼里闪过一丝惊艳,昔日那个粉嫩可爱点的女子如今早已蜕变得华丽耀眼,千树繁华盛开都比不上那嘴角绽放的笑颜。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他感叹道,难怪宫会因她几番掀起骇浪。身在帝王家能护得住这样的惊世容貌,却难挡忍心那。

  她放手梨枝,几片花瓣从枝头落下,绝美如仙境,款款而来。“三皇兄果真是出口成章、满腹经纶,皇妹佩服。”

  再看他已淡然,眼满是宠溺之色,“回来便好。”当初宫兄弟姐妹极多,如今只剩下三人,不由得一阵唏嘘。“小七,沏壶茶来。”

  那小童福身,退了下去。

  慕锦华在他面前半蹲下,与他平视,细细的打量他的容颜,看那昔日潇洒肆意的翩翩男儿如今瘦骨嶙嶙的模样,眼眶一红。“臣妹可否给三皇兄号脉?”

  他欣然伸出手来,“小时候的淘气包也会给我看病了,当然求之不得。”

  她凉凉的指尖搭在那温暖的肌肤上,不由得抬起头看他一眼,他则是浅浅笑着,眸没有半分责备之意,才又专心号脉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