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胁迫他为官(2/2)

加入书签

她,惯来都是娇蛮蛮横。以前觉得她喜就是喜,不喜就是不喜的性子挺可爱的,但现在却连容人之心都没有,一阵失望。

  他沉声道:“华儿,朕看你是一点气度都没有,这就是你的皇家礼仪,公主之尊?”

  “皇上,华、公主她是无心的。”

  她不说还好,再看慕锦华的脸色,慕玄烨的怒气更盛。“华儿,快向皇后道歉。”他,用着一国帝王的威严去命令她。

  慕锦华脸色一白,要她向这个女人道歉,不如杀了她。她紧扣着袖口的衣摆,腰杆挺得直直的,就是不低头。

  她质问道:“我被她陷害入狱的时候,皇上可曾体谅过我?当我无依无靠陷入绝望的时候,皇上可曾出安慰给予信任?当事‘水落石出’,皇上又可曾在第一时间想到要放我出狱?若不是玉洺辰及时赶到,我早已到九泉之下面见父皇母后,求他们为我做主,还我清白和一个公道。”

  慕玄烨被她问得哑口无,“朕,的确亏欠了你。”

  就一句亏欠能弥补这一切伤害?

  慕连曦想笑,可是怎么也笑不出来。

  玉洺辰听到了太多消息,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他拉住了她的胳膊,问道:“是她害你入狱的?”

  不好。慕玄烨竟然忘记玉洺辰不知道事的来龙去脉,他要是知道,还不闹翻了天。忙说道:“是乾宁宫的桂嬷嬷做的,朕已经下旨将她凌迟处死。”

  玉洺辰看看慕连曦,又看看满脸苍白的南棠玥,心下大致猜到了一些,讥笑道:“一个嬷嬷哪里会有这么大的能耐?这件事暂时不究,皇上可还记得昨夜答应过我的事?”

  ‘从此天辰朝政皆与她无关,要是皇上再把她牵涉进这些纷争来做利益的筹码,草民担保不了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那清冷的声音字字敲在心上,烛火映照着那张冷漠坚毅的脸庞,让人不敢小觑。

  他们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交易吗?慕锦华担心的望向玉洺辰,用眼神询问他。

  玉洺辰摇摇头示意她不用担心,又对慕玄烨说道:“昨夜皇上恩准草民可以带公主离宫,这句话可还作数?”

  慕玄烨哪里肯浪费这个好机会,等他们出宫,想要再胁迫他投靠天辰更是困难。

  玉洺辰也不着急,抬起手来,掌心握着一块令牌,“君无戏,皇上难道想要反悔?”这一番反问颇有些凌厉,竟是让气氛陡然就冷了几分。

  慕锦华更是怀疑两人还有着其他的交易在,米行就让她心怀歉疚,更甚是他还为了她受了重伤,怕是她下辈子都无法还清。

  这个人,究竟在想些什么?他大可不必做到如此份上。

  慕玄烨沉声道:“朕自然不会反悔。但是。”这两个但是又让紧张的气氛更加拔剑弩张起来,字里行间带着一丝挥之不去的威胁,“玉公子真的不再考虑朕的提议?”

  对此玉洺辰却是冷笑一声,桀骜不驯道:“我拒绝。”辰家有祖训,子孙后代不得入朝为官。就是不为组训,他也不愿此生都受困于朝廷,何况还是相对来说的敌国。这等求荣的事,他玉洺辰做不出来。

  气氛一瞬间有些凝固,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慕锦华怕慕玄烨会像摄政王那样幽禁他在宫,淡淡笑道:“他答应我婚后便离开天辰,做一对自由自在的神仙眷侣,不再问世事。”这原本就是她后半生的打算,如今说起来一点都不犹豫。

  慕玄烨定定的看了她几眼,而她也任由他看。“这是你的真心?”

  “是。”她十分坚定。

  就连玉洺辰也有一丝诧异,她不打算利用天辰的力量对付曾后了?还是放弃了为阿云报仇?

  看出他眼的不相信,慕锦华无奈道:“请皇上遣退其他人,我有事要与皇上单独说。”

  慕玄烨点头,对着南棠玥道:“你带着人都退下吧。”

  “可是皇上……”一听这话,南棠玥顿时脸上就惨白了几分,露出些惊恐之色来。又紧张、又担心,怕慕锦华会在他面前说什么。

  慕锦华对此不屑一顾,“皇后娘娘放心,我要说的事与娘娘无关。”

  南棠玥一噎,心虚的移开眼。

  见此,慕玄烨皱了皱眉头,大手一挥,语气不容置疑,“退下吧。”

  所有人都退下去差不多了,玉洺辰轻声道:“我在外面等你。”他略带警告的看了一眼慕玄烨,虽然裕林山庄无法与整个天辰皇室抗衡,重创整个经济命脉还是足够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