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温情脉脉(2/2)

加入书签

武。

  没时间揣测两人的心思,慕连曦脸颊通红。本就是一时兴起干脆直接把染血的地方都擦拭干净再换上衣服,不料反倒让她手足无措起来。

  这么多双眼看着,更是让她恨不得直接找一个地洞钻进去。“阿笑,你来帮他擦拭身子。”

  莫笑眼睛一转,笑得贼兮兮的道:“我和峥儿还有功课要做,就不在这打扰华姐姐了。”

  “功课?”小慕峥疑惑连连,在反应过来之前早就被他拉了出去。

  慕连曦脸更红了,“双儿?”

  “小姐,我孙公公回来没。”说完,一溜烟跑了出去。

  慕连曦怒不可遏,好啊,一个个都那么没义气,看她以后怎么整治他们。

  跑出去的三人都不约而同的打了一个喷嚏,他们是对的吧?

  转眼,屋就只剩下她和玉洺辰。

  胸口心脏猛然一跳,玉洺辰强令控制住自己的呼吸,不让她现一丝一毫。可想到她要为自己擦拭身子,又觉得尴尬,又觉得恼怒,甚至还有一丝期待。

  为自己可耻的想法感到更加无地自容。玉洺辰综合再三,还是决定暂时不要醒过来为好。

  慕锦华手指轻颤,羞恼过后,她尴尬的瞥向玉洺辰,现他因为冷而冻得僵直了身子,心里一惊,忙拧了热水,轻轻的给他擦拭起来。

  小手指不时的碰触他的肌肤,带着酥酥麻麻的感觉宛若是一道道电流流过全身。玉洺辰差点控制不住自己,为自己的动,也为这一刻的感动。

  微微睁开眼,入目的便是那双红红的小耳朵,煞是可爱,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摸一摸。想到她在害羞,一种恶劣因子便化成了逗趣后的愉悦浮上心头。

  他看着她低着头,认真的给他擦拭掉血迹,那专注的眼神却比任何的甜蜜语让他更加震撼。

  万师师说喜欢他,傅落雪也向他表白心迹,但是都没有这一刻让他更加心动。

  他恍惚起来,这个女人有时候骄横跋扈,那是因为她是公主,总是高高在上,不必委屈求全。但是换一种角度一想,她这种真性才更讨人喜欢。

  有时候她又古灵精怪,狡黠的像一只小狐狸,尤其是得逞后笑得弯了眼的样子。

  又或者是……

  突然,门帘一掀,他急忙闭上了眼睛。

  孙公公大步跨了进来,看到屋内的况,老脸一红,急忙退了出去,挡住了要进去的大夫,拽着他走了出去。

  “等等,不医了吗?你干、干什么……”

  孙永福哭丧着脸,“不医了,不医了。”以公主的脾性让他撞见这种羞窘的好事,以后他一定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远远的,大夫不解的声音还传了进来。

  玉洺辰唇角微翘,又很快抚平了。

  慕连曦恼羞成怒,咬咬牙,连忙拿起纱布给他包扎伤口。拉起被子一盖,又探探他的额头没有烧,于是落荒而逃。

  她一定要好好告诫他们,不准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尤其是玉洺辰!

  她一走,床上原本正在昏迷的人睁开了眼睛,白皙的脸上飞快的浮起一抹红云。

  茶香一室,热气袅袅升起。

  看着座上看似在认真品茶的人,慕锦华揣测不出他的来意,静静的盯着茶杯上的花纹出神。

  她回府三日,这还是第一个人登门拜访。

  苏沪瞥了她一眼,暗想这小丫头怎么越来越沉得住了,倒是叫他不好开口。把茶帽一阖,他清了清嗓子,说道:“丫头委屈了。”

  她摇了摇头,客套的道:“不委屈,为了山社稷,这点苦算得了什么。”

  还说不委屈,不屑都写在了脸上。苏沪笑着捻了须髯,“你放心,我不是皇上的说客。”

  她神一松,不解的道:“难道舅舅是来安慰我的?”语气酸了起来,“在天牢吃好喝好睡好,所以不委屈。”

  这丫头,是在埋汰他这个老头吧。为了不让人说皇上偏心,可是按着真正的囚犯来对待的。想到这,他也有些惭愧和心疼,看着那张脸就是看着自己的妹妹,而他们这些人口口声声说国之栋梁,正人君子,却将就算计了一个小丫头。

  “华儿,是老夫愧对你,也愧对你母后啊。”

  她一僵,好半晌才低下头去低声说道:“早就过去了,舅舅不必自责。”是她自己硬是把玉洺辰牵涉到天辰来的,怨不得别人。

  苏沪更加羞愧,这张老脸差点在她面前抬不起头来。他柔声道:“裕林山庄产业众多,为山社稷不得不防。区区几个米行对玉公子来说不算什么,但是若日后摄政王反叛,可就不一样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