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我怎会让她欺负她(2/2)

加入书签

谢谢你。”

  苏沪故意吹子瞪眼,恨恨道:“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要是那小子敢欺负你只管写信回来,老夫就算是拼了这条老命也要杀到昊沅去,去辰家为你讨一个公道。”

  她眼眶一红,不敢说这出嫁迎娶只是一场戏。更不敢说,其实玉洺辰心里另有他人。万一哪一天他看见他迎娶傅落雪,会不会气得半死?

  一时间又是哀戚又是心酸,自古哪个女子不希望讨得一个如意郎君,可对她,终究只是一个奢望。

  “苏相放心,我疼华儿都来不及,怎么舍得让人欺负她去。”门口,玉洺辰笑意涔涔的站在门框边,俊朗清逸,不容人忽视。

  他听到下人说苏沪来访,正巧有些事要问他,没想到却听到这一番话。

  慕锦华半咬下唇,听在心头却是微微苦涩。

  “好。”苏沪开心一掌拍在了桌面上,站了起来,“老夫可记着你这句话,你若是欺他一分,或者是他人欺他一分,老夫定要搅得你辰家不得安宁。这把老骨头掀不起什么风浪,但是要你小子的命还是有的是办法。”

  玉洺辰扬了扬眉,从他的眼看出了认真,他跨进了屋,也认真的回看着他,“有我在,华儿定不会委屈。”

  苏沪静静的看了他一会儿,然后道:“我信你。”

  两人相视一笑。

  唯有慕锦华低垂着头,心却紧紧一缩,疼得她几乎无法呼吸。

  玉洺辰看了她一眼,见她始终垂着头看不清脸上的绪。一顿,然后对苏沪道:“晚辈有些事不明白,想请教苏相。”

  来了,苏沪早知道会有他兴师问罪的时候,不慌不忙的道:“丫头,你先出去,我们有些话要说。”

  慕锦华不服气的抬起头嗔了他一眼,“舅舅刚才的话都是骗人我,我倒是觉得舅舅像是玉木头的舅舅。”

  她长长的喟叹一声,对着孙永福说道:“好了,我一个外人,还是快点走吧。”

  苏沪眼一瞪,眉一横,“你就死气我这个老头子你就满意了。”

  她嘿嘿一笑,凑上前来,“我哪敢,这不是说笑的。”

  “这也能随便说笑?”

  “当然,舅舅都可以赶我走?我怎么不能说句玩笑话。”

  他瞪,她也瞪。

  看着两人孩子气的行为,玉洺辰眼角一弯,这样子的她和酒醉时如出一辙,才是最真实的她。

  “好了,都快出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孩子气,小心让夫家看了笑话。”他眼角一瞥,却是对玉洺辰出一丝警告。这可是他宝贝的侄女,要是他敢做什么,他一定不会轻饶他。

  玉洺辰唇角一翘,不知不觉就脱口道,“很可爱。”说完,自己也愣住了,脸色微凝,窘迫起来。他想,一定是流血太多,才会说出这般话来。

  慕锦华脸一红,听着苏沪的笑声更是气恼。她羞得跺了跺脚,横了玉洺辰一眼,更是觉得他是故意的。

  “孙永福,我们走。”她咬咬牙,路过玉洺辰的时候抬起脚重重的踩了下去,得意洋洋的离开。

  玉洺辰忍着痛,眉头深皱。

  苏沪忽的想起了一句话来,宁惹小人误惹女子,这句话说得一点都没错。他同的看着玉洺辰的脚,嘴角抽抽。

  大步出了屋子,慕锦华脸上的笑意渐渐淡去,“果然只是做戏而已。”她喃喃道,一个人怎么转眼间就可以变得那么快。

  心,却无法停止悸动。

  屋,苏沪问道:“你想问什么便问吧。”

  玉洺辰眼闪过一丝凌厉,“我想知道那日究竟生了什么。”

  苏沪一怔,没料到他会问的是这个。

  回廊下,玉洺辰气势汹汹,阴沉着脸朝着东阁走去。

  莫笑刚要打招呼,被双儿拉了一把。玉公子正在气头上,这会儿冲撞上去,吃亏的还是他们。

  瞧着他去的方向是公主的卧房,难道是公主惹到他了?

  越想越不安,两人心十分忐忑,异口同声道:“不会出事吧?”

  东阁慕锦华正在考校小慕峥的诗书,自有考量。

  今日见过慕瑞恒后,她便有了打算将小慕峥交给他教导,说不定日后也能成为另一个韬武略、惊才艳艳的男子。

  昊沅之行危险重重,她不能带他与莫笑犯险,这个安排,却是恰到好处。所以今日才会突然考校他的功课,心里也好有个底。

  诗经才背到了一半,他就开始磕磕绊绊,最后颓败的道:“我忘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