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端倪(1/2)

加入书签

  慕锦华有些不悦,自从搬入公主府后便为他请了京数一数二的先生教导功课,这篇诗经也是那时候就开始温习的,如今他却连书都没背下来。

  她准备把他托付给这京才名最盛之人,可是看他这半吊子,怎能不气。就算慕瑞恒真会答应,她也没那个脸去求他。

  脸色越来越沉,小慕峥看了一急,道:“峥儿在另一本书上看到,死记硬背那是无才之人所为,只要学会融会贯通,了解书深意便可。诗经里大多是靡靡之词,峥儿要学的是大智慧,大谋略的东西,岂能与那帮酸得掉牙的士子们同流合污整日琢磨小小爱。”

  “靡靡之词?”

  “可不是。”小慕峥急忙举例子道:“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子衿的‘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岂不都是靡靡爱之词?更别说‘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这样关乎男女定的话了。”

  专门挑了关于男女爱的诗句就想蒙混过关了?她怒极反笑,“这就是你不愿学的理由?”

  他心有抵触,直道:“峥儿不愿学那些。”

  “你怎么不提‘靡不有初,鲜克有终’,又或者是‘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这样的词句?”慕锦华合上了书,怒其不争,“不仅是我,就是你父皇先祖,哪一个最初不是从诗经这样的书开始学起?瞧你三皇叔,当年武才震惊京都,也恰巧,他最初也是学的看的是你口的靡靡之词。”

  正所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想到他不学无术,偏要使了些小聪明来蒙她。蓦地,语气徒转凌厉,“如你之前所瞧不起的士子腐儒,你亦管窥豹,可见一斑。”

  小慕峥心一跳,不敢马虎,忙保证道:“姑姑,峥儿错了。”

  “错在哪里?”

  “不该以偏概全,耍些小聪明。”

  看他态度陈恳,慕锦华脸色稍霁,“峥儿,你要记住,求人不如靠己,真才实学是一步一步打下扎实基础得的,岂会一步登天?过几日我再考量你诗书,然后再带你去见一个人。”

  他抬头问:“姑姑带我见谁?”

  慕锦华刚要答,帘子一挑,玉洺辰脸色阴沉大步跨了进来。

  眼皮一跳,被他那双视线看得颇不自在。

  “峥儿你先下去,我有事要与你姑姑说。”玉洺辰冷冷开口。

  “可……”小慕峥咽了咽口水,胆战心惊的应了一声,拿起桌上的诗书就退了出去。

  莫非是舅舅说了什么了?慕锦华疑惑不已,端起茶抿了一口,挡住了眼的探究。

  瞧她那气定闲神的模样,玉洺辰心的那团火就要喷薄而出,质问道:“你为什么不说是皇后陷害你的?”

  要是他早知道真相,定不会让辰皇轻而易举的诓骗他去,他又岂能会善罢甘休,定要为她讨一个公道来。

  慕锦华吃了一惊,“你不是早知道吗?”

  “我要是早知道会任由他们那么欺负你?”一脱口,两人都震住了。

  玉洺辰羞恼自己为何听到真相就直奔过来质问她,更不明白胸口的积郁愤懑从何而来。这个傻女人,她就不知道保护自己吗?

  他是在心疼她?

  玉洺辰又愣了愣,怕她察觉到什么端倪,急之下,他补充道:“我的意思是,他是你兄长,如何做得出这般事来?”

  她在他的脸上看不出一点担心,这句话更像是来讥讽她的。于是道:“他是皇上。”

  玉洺辰被她的话堵得哑口无,半响,又问道:“你又为何不告诉我?明明是他们设计陷害你,可气的是最后还要拿你来威胁我。”这一口气,无论如何他都咽不下去。被人摆了一道的滋味,十分不好受。

  他气的是皇兄拿她来威胁他吧,慕锦华自嘲不已,掐灭了心口的奢望。“当时况紧急我根本没机会说,何况,我以为你知道。”

  说到这里她便住了口,他之前一直与傅落雪在一起,那个女人怎么肯让他知道半点消息。

  心头一酸,她半是讥讽半是试探的道:“难道傅姑娘没有告诉你?”

  玉洺辰却是疑惑的道:“你怎么知道我被她困在了庄子里?”

  她敏锐的捕捉到了‘困’字,想来不该啊,也问道:“你不是一直都和她郎妾意,花前月下,过得好不自在吗?”

  玉洺辰眉头一皱,“谁和你说的?”提起那个女人,他眼的温度迅退却,一丝杀意沁出。现在想来,那日在客栈见到她被人欺凌后的惨样,应该就是一场等着他入局的戏码。再联系慕锦华被害入狱一事,他凝色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