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1/2)

加入书签

  他忽的想起慕锦华的话来,他真的最爱晚烟吗?最初时不过欣赏这个女子,后来被她所救更是惊心,到现在她为自己产下麟儿与其说是爱,不若说是感激和亲近更多。

  感激她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始终都不离不弃,又把摄政王府打理得井井有条,为他分担不少忧愁。

  他认真的注视她的眼睛,想要从里面探究到她的内心去,“烟儿,你有没有什么想要告诉我的?”

  晚烟心头一颤,却面不改色的道:“王爷怎么知道,妾身有话要说。”

  傅长宵暗自握拳,“你说。”

  她的脸上漾开了一抹笑,“近来身子总是出毛病,妾身想要明日去寺庙祈福,也给麟儿求道平安符。”

  傅长宵又是失望又暗自舒了一口气,“这些小事你做主就好。”他伸手执起那一支素手,把她拉进了怀,眸光尖锐,“你不负我,我定不会负你。”

  她的心猛然一缩,那张脸上满是痛苦之色,却缓缓闭上眼睛,只剩下满足与欢愉。“妾身永远都不会辜负王爷。”

  夜,沉寂了。

  忽然,丛林阵阵飞鸟惊起。不一会儿就传来刀剑相交的铿锵声,似乎战况十分激烈。

  有一会儿,一道人影奔出,在他身后三四道身影紧随其后。

  城门边,城门边几个官兵正在调笑怒骂,笑作一团。

  就在这时,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冲了进来,“快,快带我去公主府找荣华公主。”

  那几人一怔,不敢怠慢,左右搀着他的胳膊进去。不一会儿,几道身影追了上来。

  看着他们的异样,守城官连忙去拦,不料那些人抽出剑直接封喉,剩下一人连忙喊了起来,“有刺客,快关城门,有刺客……”

  可惜他跑得再快也快不过黑衣人的剑。

  城门上的人早已听到呼救声,一队人倾巢而下,更有人拿起鼓槌咚咚咚敲了起来。

  黑衣人顾不得那么多,连忙朝着前面的人追去,可是才到了半路,却被人拦下了。

  “阁下请不要管冥阁之事。”

  来人废话不多说,直接杀了上来。

  公主府的门被敲得震天响,守门的小厮一打开门,就看见两个官爷扶着一个血人站在门口,吓得尖叫起来。

  孙永福匆匆赶至,踹了那个奴才一脚,才问道:“几位官爷所为何事?”

  这时,间的血人开口了,“孙公公,快到我去找公主。”

  孙永福仔细一看,瞪大了眼,“怎么是你?”

  慕锦华听到汇报,把书一扔,就冲到了前厅。“扇雨,生什么事了?”

  扇雨道,“公主,快通知公子,御风是内贼,让他小心……”说完,他就昏了过去。

  慕锦华却因这个消息而震惊不已,御风是内贼,御风竟然会是内贼!

  她大步上前,镇定的吩咐道:“把他放在地上。”

  两官兵扶着扇雨躺下,只见慕锦华给他号脉检查起来,只是流血过多,并无大碍。她对着左边的官兵吩咐道:“你快去请一个大夫来,越快越好,就算是扛也要把人给我扛过来。”

  她不怒自威,声音带着一股凌厉,那官兵不敢怠慢,急忙飞奔出去。

  她又道:“孙永福,你扶着扇雨下去,务必守在他身边寸步不离,等我回来。而你,”她看向剩下的官兵,“跟我走。”

  玉洺辰离开之前曾经给她一颗玉珠,她牢牢的握在掌心,希望还能来得及。

  轿子太慢,她直接从马厩牵了一匹马出来,“你可知道宝林布庄在哪?”

  “属下知道,在西街第五家便是。”

  “在前面带路。”她翻身上马,驱马而行。

  这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

  慕锦华勒马而停,看着宝林布庄几个字,动作流畅的下了马。

  布庄内只听到马鸣,然后就冲进来一个绝色的妖艳女子,手握长鞭,气势十足。“把你们莫掌柜交出来。”

  庄内的客人惊叫连连,纷纷溃散而逃。布庄内的伙计不敢惹怒她,急忙进了内堂,不一会儿,一个年福,嘴上留着两撇八字的男子快步而出。

  一眼就看到那个华丽耀眼的女子,再看她身侧的官兵,多留了一个心眼,脸上堆着笑道:“请问这位小姐所为何事?”

  慕锦华摊开掌心,露出了那颗玉珠,“我要见你们二爷。”

  莫掌柜拿起玉珠,放在烛光下一看,果然看见里面刻着一个钰字,对眼前的女子更加恭敬起来。“小姐里面说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