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落马受伤(1/2)

加入书签

  玉洺辰吃了一惊,却感受到掌心酥酥麻麻的触感。

  她神专注,一笔一划的写道——御风是叛徒。

  他挑挑眉,自己也是刚得的消息,她如何得知?

  慕锦华压低了声音,“进宫太过凑巧了,我担心……”

  “不会出事的。”他反握住了她的手,给她一个安心的笑容。“左翎回来了,我已派他暗保护你。”

  那边,李公公已经在门外张望。

  玉洺辰收回了眼,定定的看她。他的声音带着安定人心的力量,抚平她心口的烦躁和慌乱。“其他事不要担心,我会安排好的。”

  慕锦华慢慢放松下来,可仍旧忧心,叮嘱道:“早点回来。”

  他的心口一柔,“好。”似乎对这次进宫商讨婚事一事,也隐约有了一丝期待。

  他走后不久,孙大娘就提着一个食盒从门外进来,“公主,这是唐记的烤鸭,说是您昨日派了奴才定下的。”

  她什么时候定了烤鸭?

  孙永福和双儿也疑惑的看她,公主怎么想起吃烤鸭了?

  只见她随手一指,吩咐道:“放在这吧。”

  孙大娘放下食盒,就回房去了。

  “公主,要拿给峥少爷吗?”孙永福问道。

  “不,先打开盒子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

  孙永福照她的话做,咦了一声,“公主神机妙算,里面真的有东西。”他从鸭腹拿出了一张纸条,递了过去。

  双儿惊奇道:“公主怎么知道里面会有东西的。”

  她抿唇一笑,“猜的。”

  展开纸条,上面只有三个字——玉春社。

  玉春社不就是上次宁秦雅在提到的地方,她问道:“孙公公,你可知这玉春社是在哪?”

  孙永福不解的道:“这玉春社只是一个诗社的名称,素日里那些贵女小姐们常常会聚在一个地方赋诗风雅。乃是由殿阁大学士之女楚林涵筹办的,能进诗社的多是些有真才实学的贵女,也有少数寒门小姐。”

  自古以来世族大多瞧不起寒门子弟,这玉春社果然很不一般。

  想到朝格局,傅长宵为的武将以及寒门新贵自成一派,而以苏相等人的世族和以及开国功臣之后又成一派。再者,一般的寒门子弟保守立,不被两边所喜。

  如果拉拢这些寒门子弟,是否就能打破朝僵持的局势,以达到压制摄政王的效果?

  不过转念又想,舅舅不会没考虑过这些,是看不起这些寒门子弟会有能耐,还是不屑于与他们相交?

  孙永福问道:“公主是想和这些小姐贵女们交好?”

  秀眉猛地一收,他这话反倒是提醒了她,自己为何不与这些贵女们交好。且不说送这张纸条的人有何用意,这玉春社她是非去不可。

  上次的教训历历在目,她如今只是一个有名无实的公主,想要动她害她易如反掌。若她与这些贵女们交好,就算是皇兄拿她做筹码,也得有所考量。

  思及此,她挠有兴趣的问:“你想说什么?”

  “自古以来在家从父,出嫁从夫。结交这些贵女,对公主百利而无一害。”

  他一点就点到了关键,慕连曦笑出声来,“孙永福,本宫还真是捡到一个宝了,你简直就是我公主府的幕僚啊。”

  他说的没错,这些贵女出嫁前就身份最尊,出嫁后也必是高门,或许日后,不单是他们的娘家,夫家也会是朝的流砥柱,对她大有裨益。

  “孙公公,你去查一下,这玉春社有哪几家寒门小姐。”

  “公主是想要从这些小姐入手?”

  “非也。楚林涵能让那些寒门小姐入社此举目的有待商榷,你遣个信得过的奴才先把那几个女子父亲在朝的官职、母舅关系包括议亲的夫家全部都调查清楚,再来回禀。”

  孙永福佩服不已,“公主果然大谋略。”

  慕锦华又对双儿吩咐道:“散布消息下去,说是本宫突然昏厥,闭门谢客。至于原因,就说是天牢风寒入骨。”不是人人都在盯着公主府吗?那就让他们乱猜测去吧。

  要乱,她就让形势更乱。敢拿她下手,至少她也要收点利息才行。

  双儿压下心纳闷,点头应下,随即便去准备。

  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宫,南棠玥震住了,再次愧疚起来。

  身侧的娇俏女子眼满是幸灾乐祸,劝诫道:“皇后娘娘何必自责,荣华公主自视清高目无人,也是她罪有因得。”

  此女正是傅落雪,与那可爱的明媚脸庞相反的是那一闪即逝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