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谁才是叛徒(1/2)

加入书签

  她的心咯噔一声,漏跳了两拍。“你…刚才说了什么?我听不太清楚。”玉洺辰武功高强,怎么肯能会掉到马腹之下,一定是他们联合起来诓骗她的。对,一定是这样的。

  小慕峥含着泪望着她,紧咬嘴唇。

  李公公抬头望了她一眼,那张眼里的脸太过冷静,冷静得不正常。“玉公子目前昏迷不醒,公主放心,太医署众太医已经齐聚宸宫,玉公子不会出事的。”

  她懵了,大脑瞬间空白。也就是说,之前那个小说的,是真的!血色褪去,她的脸惨白得瘆人。

  “姑姑。”小慕峥带了哭腔,摇了摇她的手臂。

  她胸口轻轻一震,眼里空洞洞的,一点神采都没有。

  孙永福跪了下来,大声道:“公主,你不能倒下啊,玉公子现在况不明,你还要主持大局呢。如今外面的人都在盯着公主府,你要是倒下了如何是好?”

  经得他这么一提醒,她才缓缓回过神来,袖的双手轻轻颤抖。孙永福说的对,其他人都在盯着公主府,巴不得她倒下才好,她不能自暴自弃,反而先乱了阵脚。

  这件事一定有蹊跷,她冷着声问道:“李公公,这马儿好端端的怎会了狂,可有找到原因了。”

  李公公为她的冷静思考敬佩不已,回道:“皇上也认为这匹马不正常,所以派了宁恒远宁大人去查,想必稍晚些便会出结果。”

  忽而想到什么,她讥诮一笑,“皇兄派你来,就是要阻我进宫的,对吗?”

  “是。”李公公再次觉得御书房当差的差事不好干,这兄妹两秉性都差不多,谁也不好伺候。“皇上说了,公主不宜进宫。不过,请公主放心,玉公子一定会没事的。”

  她冷笑道:“他是怕我把事闹大吧。”

  李公公不敢答话,愈恭谨起来。

  慕锦华再次伸手按了按胀的眉心,心一点点沉了下去。她站了起来,声音不怒自威。“李公公请帮本宫带句话给皇上,人是怎么进宫的就得怎么样回来。最多两天,我便亲自进宫把驸马爷接回来。就算他下令封锁宫门,我也有的是法子进宫。孙永福,送客。”

  李公公听得心尖一颤。

  慕锦华本欲走,左手被拉紧了,回头对上峥儿忧虑的一双眼,心间的浮躁被抚平了一半。“你要跟我走,还是跟双儿回去?”

  “我要跟着姑姑。”小慕峥毫不犹豫的答道,乖顺的跟着她走了出去。

  公主府再次笼罩在一片阴云之,气氛紧张,让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看着慕锦华神色如常的陪着两个孩子用膳,期间说些趣话。等到两个人回房去睡,绷紧的身子才缓缓拉了下来。

  “公主,喝杯参茶吧。”

  她侧眸,静静的瞧了孙永福一会儿,才把参茶端在手。茶杯的温度从指尖一点点蔓延,却怎么也暖不到心口去,秀眉微蹙。

  这一刻,她才露出了一丝倦态。“孙永福,我心头有着千万疑惑,只要不进宫去亲眼看一看,心里难安。可我又怕了……”

  她怕自己再回看见他半身是血的样子,再次看见他安安静静躺在床上的样子,再次害怕自己的愧疚终将一点点吞噬她,更甚是害怕自己才筑起的那道高墙从此瓦解……

  从他对万师师冷漠无的拒绝来看,她害怕他会同样残忍的告诉她——慕锦华,我留在你身边不过是因为答应阿云罢了。

  到时候,她该如何?

  孙永福说道:“公主,咱家说句不该说的话。依着玉公子如今的况来看,公主更不能倒下。先不说几日前生的事,就是日后那些来府上拜访的人,都要公主留心应付。”

  她无力的扯了扯嘴角,喉咙尽是苦涩。“我明白。”先不说玉洺辰身后代表的裕林山庄,就是他为救皇兄才落马,皇兄都会不遗余力的救助他。苦苦担忧也是白费心力,单是不少人还等着看她笑话,她就不能自乱阵脚。

  敛住眸的担忧和慌乱,那双美眸里恢复了稍许清彻,“让人去打听的那几个寒门小姐如何了?”

  孙永福早已准备好了,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小册子,对上她不解的眼,解释道:“这一本是玉春社的名单,以及各位贵女的家世、身份,包括父兄在朝的势力影响、各门阀间的联系等详尽资料。”

  短短时间怎么可能会调查得这么清楚,她问道:“你从哪得的?”

  “果然瞒不过公主,事实上,是刚才一个奴才在门口捡到的,不知是谁派人送来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