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幕后之人(1/2)

加入书签

  闻,方镭的嘴角隐隐扬起了一抹苦涩的笑。身份之差,他终究只能是仰望她。握拳,“公主放心,我一定会把刺客抓住的。”

  慕锦华有些意外,难道上次他吃的苦头还不够?那药可是她按着的记载提炼而成的痒痒,至少让他三天都浑身难受。

  这人倒也傻得可爱,她红唇轻启。“好,本宫信你。”

  一句话,又让他的心再次鲜活起来。“我一定不会让公主失望的。”

  唐潇黎同的看着好友,对着慕锦华道:“公主可否借一步说话。”忌惮的看向左翎。

  能凭空接住羽箭,此人一定不简单。

  她晗,自顾朝前走去。方镭见状就要跟上去,被其他人拦住了。

  走出了一段,慕锦华停下了脚步,道:“唐公子究竟要说何事?”

  唐潇黎莫不准她的心思,双手抱拳,说道:“请公主直拒绝方镭,否则以他的秉性,这辈子都不会放手的。”

  “你要说的就是这个?”她半眯着眼,周身泛起一丝冷意。“本宫还以为唐公子要说刺客一事。”

  “这是其一。”唐潇黎心道,荣华公主果然不可小觑。“其二,还望公主大人有大量,勿怪小妹口不折冲撞公主一事。”

  闻,她不禁有些气恼:“唐公子未免太分不清事的轻重缓急,本宫遇刺之事难道比不过他俩的事大?”

  唐潇黎一慌,才惊觉自己说错了话。“当然是公主比较尊贵,是下臣失。”

  慕锦华冷哼一声,“唐公子不慌不忙,难道对追缴刺客事在必得?还是,这是唐公子有意为之,故意放走那刺客?本宫不得不怀疑唐公子的用意。”

  唐潇黎一听,急忙跪了下来,才知自己的鲁莽。“下臣怎么可能会与刺客勾结,请公主明察。”他实在是太低谷她的智谋,也太高估自己的身份了。

  家父一品大臣算什么,还不是与她位阶相等。再者,还在朝与皇上对立。更甚是现在这一身盔甲……他心大骇,莫非她知道了什么,才会出现在此地。

  慕锦华不想逼得他狗急跳墙,口气松缓了些。“晾你也没有这个胆子。”相反的,她更肯定这件事乃是试探,也和他脱不了干系。

  拢了拢袖口,她给他台阶下道:“唐公子几人可是为狩猎而来?”

  她记得不错的话,不远处便是狩猎林,常有人在此骑马狩猎。

  唐潇黎眼睛一亮,“正是,追着一只野兔跑到了这里,冲撞公主圣驾,我等该死。”

  “既是知晓贵女之地,也着实不该贸然闯进。”

  “下官明白,多谢公主开恩。”

  她收回目光,敛去其的探究,“回吧。”

  两人一前一后的回来,就不知他们说了些什么。

  众测纷纭间,慕锦华说道:“本宫也乏了,就不打扰各位的雅兴了。”

  双儿上前扶住了她的手,左翎紧跟其后。众人都纷纷跪了下来,“恭送公主。”

  走出了竹林,待上了马车,慕锦华才问道:“左翎,你可看见是谁下的手?”

  左翎道:“竹林隐藏着十几个士兵,是刚才请您借步说话的那位公子下的令。”

  双儿忿忿,“他竟敢对公主下毒手。”

  “他只是想试探我的身份。”慕锦华轻嗤一声,又问左翎,“这一路而来,你可感觉有人跟踪?”

  “有。但是不明显。”

  “现在还在吗?”

  “在。”

  美眸微闪,慕锦华说道:“回程路上,你能否神不知鬼不觉的带我离开,而不让他们觉?”

  左翎一板一眼的道:“我奉令保护公主周全,其他事,请恕左翎为力。”

  她勾勾唇,“如果我执意跳下马车你也不顾?”

  左翎有些愠怒,“公主威胁左翎?”

  她淡然道:“你奉令护我,不是吗?”

  左翎握了握拳,最后妥协道:“左翎明白。”这个公主,和他主子一样让人难以琢磨,莫非是物以类聚。

  想到什么,慕锦华突然道:“玉木头重伤你却如此淡定。”

  左翎近乎咬牙切齿道:“公主不是一样?”若不是奉令,他岂能会保护她?

  她心闷痛,垂下眼眸。“我不能进宫。”御风已经不只一次试探她,鼓动她进宫,玉洺辰况危急,她更不能让御风接近他。

  思及此,她眼闪过一丝杀意。“若御风有异动,你即可除之。”他万不能让他有任何机会对玉洺辰动手。

  左翎格外看了她一眼,没接话,但已经认同了她的话。

  车帘拉下,她道:“回府吧。”

  马车朝前离去,左翎道:“我先拖住人,公主在前面几块乱石处停车即可,藏在石后。”说完,他身形一动,运功而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