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幕后之人(2/2)

加入书签

  暗跟着的人戒备起来,稍停了脚步,隐藏气息。

  左翎走了一个过场,算算时间,掩藏住了身形。

  那人等了片刻没有异动,再次跟了上去。

  他离开,左翎也才从竹林出来。在乱石后找到慕锦华,带着她尾随其后。

  马车快要进城门,那人左看又看,却是朝着另一条路而去。

  过了小半个时辰,他直接进了一户农庄。

  就是这了?

  慕锦华轻声问道:“你能感觉到多少高手?”

  左翎眉一皱,带着她退出几丈,而原来的地方,齐唰唰的插着几把飞刀。

  “谁人在此?”但随一声怒喝,来人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冲了上来。

  左翎处处护着慕锦华,不敢有大动,只得左右避闪。

  如此十几个回合下来,他怒火烧,从腰间解下长鞭,唰唰几鞭响。

  那长鞭放若有了生命力般在他手灵动自如,所过之处无不掀起阵阵劲风。

  “鬼手长鞭左翎?”不知从哪里出了一阵长笑,一道身影快从农户踏出,“好,让老夫来会会你!”

  左翎凝眉,“请公主后退几步。”

  她依后退,左翎将鞭子在手一挽,运气内力,长鞭直逼而去。

  那人避身一让,游刃有余。

  可还没完,他一抽,长鞭回收。又一甩而去,那劲道掀起地上的尘土。

  顷刻间,已是黄土弥漫。

  众人只看见左翎甩动长鞭,未见鞭下之人。

  “鬼手名不虚传,该老夫出手了。”眨眼间,他已经到了左翎跟前,他收鞭,身子踏出几许,怎料那步步相随,一掌打在了他的肩头。

  他快,那人更快,出手也更加迅利落。

  左翎直撞在了墙角,未反应,来人便至跟前。

  慕锦华认出了人,急忙吼道:“前辈,手下留。”

  那人手一收,一看,“你是谁?”

  慕锦华解下了幂离,“前辈可还认得我?几天前在阳城,承蒙前辈相救,才保全了一命。”

  此人正是那日的年男子,诧异不已,“公主?”

  他如何知道自己的身份的?慕锦华心一沉,这人先是救了她,现在又与幕后之人有关,她郑重道:“前辈,我追踪到此地,就是为的见你家主子。劳烦前辈通报一声,慕锦华求见。”

  年男子捋了捋须,哈哈大笑起来。“主子说的对,公主果然色胆双全。老夫这就进去为你通报一声,至于我家主子见不见,就看公主的缘分了。”

  “多谢前辈。”

  年男子抽身而去,身如青烟,才是真正的来无影去无踪。

  左翎站了起来,擦掉嘴角的献血。说道:“这人功夫了得,与主子不相上下。不,或许他的武功修为在主子之上。”

  等了片刻,年男子便回来了,“公主,我家主子让我带句话。”

  “前辈请说。”

  “楚林涵德艺双馨,才是宫之选。”

  她脸色稍凝,“什么意思?”这就是他把自己引去玉春社的原因,就是为了见楚林涵一眼?拿她与南堂玥对比?

  讽刺浮上心头,她眼寒光闪过,“前辈请恕我无礼,皇家之事,外人无权置噮。”她承认楚林涵确实是上上人选,但是这是另一码事。

  “我家主子能说这句话,自然有权。”那年男子挑了挑眉峰,“谁才适合想必公主心已有定论,公主请回吧。”

  这人好大的口气,她不禁又猜测起里面人的身份来。依他说,里面之人有权参与皇室之事,就很有可能是皇室人。

  不,也或者曾经是皇室人。

  她想到那日在街上遇见季凌之前,她看过的那双眼。

  一时间,心底震骇不已。

  怒气和被玩弄后的羞恼交织在一起,慕锦华冷声说道:“正好,我也有一句话要前辈转告。”

  “公主请说。”

  “请你转告本宫的好皇叔,让他最好原物奉还,否则,下次就不是这样小打小闹了。”

  年男子震住了,她如何得知?

  握拳,“左翎,我们走。”现在她还奈何不了他,但是--慕与君,在做了那等事后,你还敢出现在京,就别怪我不惜付出一切代价,也要从你身上数倍讨回来!

  她一走,年男子急忙回去禀告。

  那只下棋的手一滞,薄唇间溢出了一丝苦笑。“她真的很像瑄儿。”所以,他一直才选择是她。

  年男子问道:“那接下来……”

  “依计行事。”素手将棋子落下,出清脆的声音,动作如同他的心一样坚定。

  无论是当初还是现在,他都落子无悔!哪怕是背负叛贼之名,哪怕,受天下唾骂。

  他,始终不会后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