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下蛊(1/2)

加入书签

  公主府外,孙永福来回踱步。乍一见她,急忙奔上前来,“公主,之前宫里来了消息,说是玉公子已经醒了。”

  “真的?”她激动不已,恨不得能立刻插双翅膀飞进宫去看一看他。

  “只是……”他小心翼翼的道,“御风听到消息,就跟着那公公进宫了,奴才怕--”

  慕锦华心口漏跳了几拍,“他什么时候进宫的?”

  “一柱香之前。”

  闻,她脸色大变。“左翎,拿我的令牌进宫,务必在他之前先见到玉洺辰。”

  左翎拿着令牌极运功踏去。

  “备马,本宫要即刻进宫。”她后悔了,不该留下御风这个隐患的,要是玉洺辰出了事,她……

  孙永福早就准备好了,进了府把马牵了出来,“公主万事小心--”

  “嗯。”她点头,翻身上马,扣住缰绳。“孙永福,不管生什么事,都要双儿按着我昨夜的吩咐去做。”

  “奴才明白。”

  她夹紧双腿,抽鞭驭马而去,玉洺辰,我也不会让你出事的。

  宫里,御风屏住了呼吸,一步一步的跟着前面的公公而去。

  “到了。”那公公在门口停了下来,然后对着守门得人道:“这是公主派来看望驸马爷的人。”

  几人闻,打开了门。

  踏进殿,一股浓浓的药味扑鼻而来。御风不敢有懈怠,听着自己的心跳,一声一声跳个不停。

  入了內殿,他一眼就看到薄纱后的男子,脸色苍白,神倦怠,哪里还有往日的威严和冷漠。

  他道:“有劳公公了。”

  那公公不肯离开,却道:“皇上命令奴才无论谁见玉公子都不能离开。”

  御风心道,或许他真的受了伤。事到如今,他也只能放手一搏,三步上前,一个手刀打在了那的脖颈上,扶着他的身子放在了地上。

  心,不安的跳动着,但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从怀拿出了一个玉盒,一步步朝着里面走进。“二爷?”

  越是走进越惧怕,即便他在那里躺着,御风仍就不敢轻举妄动。

  到了床边,他又试探的唤了几句他都没答应,伸手到了他的鼻息下轻晃几下,才收回手来。

  “二爷?”他又唤了一声,才掀开被子,看到他衣襟下露出的绷带,已经是信了大半。

  把他的衣袖拉上来,露出皮肤,指甲一滑,在上面划出了一道红痕,献血流了下来。

  这才打开玉盒,小心取出里面的蛊虫放在伤口上,那蛊虫见了血,直接没进了手臂,随后,伤口愈合。

  他擦掉他手上的血迹,而后听到外面传来了急急的脚步声。

  “参见公主。”

  慕锦华忙问道:“可有人进去了?”

  “公主不是派遣了一个人去看驸马爷了吗?”

  糟糕!“快开门。”

  门一开,她立刻冲了进去,內殿里一个躺在地上,窗户大开,她冷喝道:“来人,给我追。”

  “是。”那些人知道出了事,急忙动了起来。

  玉洺辰。心头一紧,慕锦华一个箭步冲上前奔到了床边。看见那心心念念多时的脸,心口都揪疼了。

  “玉木头,玉木头。”她轻声唤道,推了推他的手臂,才碰到他的肌肤,冷得一阵哆嗦。

  “玉…洺辰?!”她颤声唤道,呼吸都急促起来,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探上他的鼻息,指尖轻颤,感受到股股温热,一颗心重重的落了地。

  又碰了碰他的手,指腹下极其冰凉,仿若是那冬末的寒冰,冰凉惊人,更是探不到一点脉象。

  才落下的心又重新提到了嗓子眼,她怔怔了一会儿,突然吼道:“传太医,快传太医!”

  候着的奴才意识到不妥,急忙跑了出去。

  太医很快就到,所有人都为这种异象给震住了,理不出一点头绪来。

  慕锦华唇角一弯,美眸清冷,“若他有事,你们都等着陪葬吧。”

  所有人都被震慑住了。

  慕玄烨闻声赶到,就看到慕锦华安静的站在一侧,周身冷气慑人。

  “华儿。”他眼露出了一丝不忍,心疼道:“这里有太医守着,他不会出事的。”

  慕锦华冷笑道:“我曾经也以为是。”

  他眸子一闪,“华儿?”

  “皇兄,你别劝我了。”她道,“我就想陪着他多一会儿。”

  “可……”

  “皇兄还是回去陪皇后吧,太医会乱了阵脚的。”

  慕玄烨悱恻道,有你在,太医连汗都不敢擦。却在那双冷眼注视下什么也说不出来,他理亏。

  人来了一批又一批,都被她下令撵了回去。离开时她不忘傅落雪愤恨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