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下蛊(2/2)

加入书签

样子,心也在一点点变凉。

  太医都到外殿讨论,不时有几声传了进来。

  “寒症……”

  “……翻阅古书……记载……”

  用力拽紧了袖口,她再次走到了床边。一走近,凉气扑来,床上的人嘴唇一片青紫,那张脸更是没有任何血色。

  你放心,害了你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他。

  那双眼已经没有任何温度,平静得如一潭死水。若仔细一看,能看见那黑眸深处隐藏的风暴,一点点汇聚成形。

  她坐在床边,不顾寒冷执起了他的手,身子轻颤。

  玉木头,你千万不能出事,要不我怎……

  也就在这时,她蹙了蹙眉,翻开了他的手掌,虎口处一片光滑,一点茧子都没有。

  她放开手,心底积攒着一股怒气,几乎就要噴薄而出。然后,又生生的忍住了。

  又不知站了多久,手开始回暖,那颗心却一点一点往下沉。

  她拢了拢衣衫,走了出去。一群太医猛然看见她,都吓得减寿十年。

  “他出事,不只是你们。”她淡淡的扫了众人一眼,“我要所有人陪葬,即便是天下素缟,我也在所不惜。”

  她口气平淡得仿若只是在吩咐一件平常的事,却更令人头皮麻。

  宫婢掀开帘子,她迈步而出,头上的月亮半圆,冷冽如她的心。

  一个宫婢端茶上来,“公主,请喝茶。”她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然后又垂了下去。

  这个宫婢她见过,似乎是在永和宫当差的。她接过茶杯,手上一轻,料定字条在茶杯。打开茶帽一看,现茶杯有写着几个字。

  明日午时三刻,蔡记茶坊见。

  她要出宫?!不是还在幽禁么?

  又转念一想,她既然能出现在天牢又能悄无声息的回永和宫无人现,或许也真的有本事出宫!

  在她掌管后宫的一年,或许早已培养出了不少心腹和眼线。良妃此人,以前她真是小看了她。

  佯装喝了一口茶,才把茶杯递了回去。“茶香味浓,本宫觉得甚好。退下吧。”

  “是,奴婢告退。”

  慕锦华看着她的背影陷入了深思之,她既然可以背叛晚烟也一样能背叛自己,明日她得好好部署才行。蔡记茶坊,哼,良妃,且让我看看你本事如何。

  嘴角浮起了一抹浅笑,笑容淡得微不可闻。“回公主府。”

  御书房,慕玄烨听闻奴才汇报,愣怔了一下,“她真的出宫了?”

  “是。估计现在都到了玄武门了,皇上要把公主追回来吗?”

  “让她走吧。”慕玄烨摸不懂她的心思,喃喃道:“难道她现了?”

  公主府外停放着一顶轿撵,宫的乘舆一出现,一旁候着的人就对里面道:“王爷,公主回来了。”

  慕锦华下了车,就被一只手箍住了手臂,一看,她诧异道:“你怎么在这?”

  傅长霄放开她的手,道:“我听落雪说了。”

  “然后呢?”她讥讽道,”王爷想要替令妹求见他?”

  “我不是。”他略微不悦,不满的控诉道:“你能不能总要对我防备有加?”

  她一默。

  傅长宵责备不起来,轻叹一声,然后道:“华儿,这是我寻到的医书,早就想给你的,一直都没有机会。这本医书几乎罗列了天下间的疑难杂症,说不定对找到玉洺辰的病真的有帮助。”

  慕锦华不明白他的意思,没有动手去拿。

  他怒了,“我非那等小人,就算是抢,我也要光明正大的从他身边把你抢过来。”

  这是他的骄傲,也是他的自信。

  慕锦华有点动容,微蹙秀眉,按捺住冲动,提醒道:“他醒后我们便会成婚,你以为自己还有机会吗?”

  傅长霄朗声一笑,鹰眸满满都是自信。“到了那一日,本王要亲手把你抢过来,让先皇好好看看,我傅长霄到底配不配!”

  心口一突,“父皇是不是和你说了什么?”

  他定定的看着她的脸一会儿,把医书放到了她的手。“没什么。”

  他说得轻描淡写,可她却敏感的捕捉到了一丝强烈的不甘和恨意。“傅……”

  “华儿,我一定会把你抢回来的。”他认真的说道,眼流彩大盛,然后转身入了轿撵。

  “真的,没什么吗?”她望着那渐渐远去的轿撵,心越来越乱。

  她记得宫变那日,父皇召见他入宫。等她到御书房外等他时,却被告知他已离开。

  是不是从那时起,他们已经在开始错过?

  手的医书沉重如千斤铁,那上面的感太过深厚,让人无法承受。命运弄人,总是要在过往已经淡去的时候,才会一点点揭晓真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