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她选了皇后(2/2)

加入书签

?”

  “楼下,大约有七八个人。他们坐了两张桌子,点了茶坐着,却没有人说话。”

  这时,良妃也出来了,除了衣摆上的水渍,与来时一样端庄优雅。

  只是,那双美眸恨意不减,“慕锦华,你一生下来就位居高位,你不是我,永远无法明白我有多么艰难。”

  慕锦华几乎就笑了出来,“娘娘不是我,又怎知我没有苦楚?我以为深居宫娘娘早已明白了这个道理。”

  她摇摇头,“不一样的,不一样。你是皇后嫡女,正统的金枝玉叶,永远无法理解我们庶女的苦楚。你知不知道,每次你们那副假惺惺的模样,真的很恶心。”

  狠狠的撞在了她的肩膀,慕锦华踉跄一步,幸好孙永福急忙扶住,才避免摔到地上。

  “公主,没事吧?”

  “无碍。”她站稳脚跟,说道:“去楼道旁的雅间避一避。”那伙人恐怕不止是刺杀良妃那么简单,若真听到了什么风声,一般人也只会从里面搜起,说不定就给他们多留出了一点时间。

  话落,楼下就传来一阵刺耳的尖叫声。

  孙永福一听不打紧,忙扶着走过去。推开门,里面正好空着,两住仆躲了进去。

  楼下的惊叫声不绝入耳,孙永福担忧的来回踱步,“公主,那楼下究竟是什么人?怎么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动手?和宫里作对?”

  慕锦华道:“这说不好。”因为说不定,就是从宫里派来的。良妃行踪晚烟不可能时时掌控,那么宫里那位的可能性最大。

  不管良妃会不会反咬一口,要让皇兄知道两人私见,她想洗脱关系都难。若是晚烟的人,这些人也不会放过她。

  打开窗户,下面是后院,对着窗户的地上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跳下去是不可能的事,那么,就只能坐以待毙吗?

  不,她不会。

  拿出怀的药瓶,她摊开丝帕,把药倒在上面。吩咐道:“孙永福,若有人进来,你只管连着这丝帕一并扔出去。”

  这原本是用来防良妃使诈的,如今刚好用来防身。她叮嘱道:“记住,一定要屏住呼吸,这上面的迷幻药药效我也不清楚。”

  孙永福惊疑不定,难道昨夜她在房就是为了捣鼓这个?

  很快,外面就传来阵阵脚步声,踩得楼梯震天响。

  慕锦华紧紧捏紧了手的银针,掩在袖。这么多时,肯定有人通报了官兵。只看是他们先到,还是那些人先找到他们。

  不管是谁派来的人,这几个人,一个都不能留。

  这一刻,她的眼迸了一股浓浓的杀意。为了活下去,她就不能心慈手软。

  屋子一间一间被踹开,不时还传来尖叫和哭喊声,然后越来越近。

  孙永福手都有些颤抖了,额头的汗珠不断往下落。

  但听着声音就在隔壁响,紧接着,人朝着这边过来。

  人影倒映在房门上,门被一脚踹开。与此同时,孙永福急忙屏住呼吸,把手的丝帕扔了上去。

  那两个人急忙使刀去砍,唰唰唰几下划破了丝帕,却让药全部撒开在空气。

  孙永福后退几步,靠在窗子边大口呼气。

  慕锦华冷声说道:“你们了我的七虫七花,还是别动用内力,否则只会加快毒性。”

  那两人都怔住了,急忙后退出去,可是早已吸入了不少的毒,当即脸色又青又白。

  “好毒的娘们,竟然用这种毒。”

  “不管你是不是荣华公主,今日都必死无疑。”

  那两人了狠,朝着屋内冲了过来。其他人听到动静,闻风而至。

  危急,慕锦华举起了手的药瓶,威胁道:“这里还有毒,你们敢过来,我就敢全部泼出去,反正我已经服了解药。”

  只有她知道,药瓶的药早已倒光,只是一个空瓶子而已。

  那两人原先还有点惧怕,转念一想主子早就下了必杀令,不管不顾再次冲了过来。

  慕锦华算着药性怎么还不作,心下着急不已。

  就在那两人冲到面前的那一刻,突然就定住了,身体摇摇晃晃。之后两眼一翻,倒在了地上。

  慕锦华疑惑的皱了皱眉,不该啊,书上记载迷幻药会让人出现臆想,分不清现实与梦境,但是绝对不会瞬间昏迷的。莫非是配错药了?

  她伸出脚尖踢了踢那两个人,一动不动,眉头皱得更紧了。

  孙永福颤颤巍巍的去探两人的鼻息,惊恐的道:“公主,人死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