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那也是我心甘情愿的(1/2)

加入书签

  “不该呀。”她蹲下身子,仔细的查看地上的尸体,现两人耳后皆留下暗红色的污血,明显是毒身亡。“这和医书记载的完全不一样,难道是药量太大的缘故?”

  孙永福差点栽倒了地上,公主,这可不是钻研医书的时候,还是逃命要紧吧。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乒乒乓乓的打斗声。

  玉洺辰冲了进来,看着屋的况,一愣。

  “驸马爷!”孙永福惊喜的叫道,随着他的目光看去,现自家公主已经沉浸在了药方,嘴角抽了抽。

  玉洺辰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他冒险赶到这就是为了救她,可她却不慌不忙的在研究尸体,她知不知道自己身处在危险之?那些人可是巴不得拿了她的命。

  孙永福解释道:“公主一夜未睡研制了迷幻,但是最后现症状不如古书记载,才……”在那双冷眸,声音越来越小。

  他望了望天,公主你就自求多福吧。

  那双冷眸越来越沉,仿佛正在酝酿着一场风暴。他俯下身扣住了她的手臂,用力一拉。慕锦华朝着前面栽去,几乎要摔在地上时,又被拉住了。再一提,整个人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她抬头便看见那张熟悉的冷颜,一时间未反应过来,眼一片迷糊,“玉洺辰?”

  怒气一下就泄了下去,玉洺辰左手箍着她的腰,右手曲起了食指弹在了她的眉心。“你就不知道先逃跑吗?”

  她忙捂住额头,“痛。”

  “痛才让你长点记性,要是我没来……”他生生咽下去后半句话,心底又是一阵后怕,他不该留着她一个人的。“对不起。”

  他只顾计划把御风引进陷进里,却抛下她一个人,让她担惊受怕。如果不是无意得到消息,她只怕会凶多吉少。

  慕锦华震住了,这是第二次听他道歉。仿若回到了天牢之为自己挡下利剑的那一刻,他也是这般庆幸、后悔和自责。

  玉洺辰。

  她的心一紧,用力推开了他,在他惊讶,一个耳光狠狠的打了上去。身子轻轻颤抖起来,“你知不知道,当时我有多么害怕?”害怕你就这样醒不过来,害怕又是因为我,而让你陷入危险之。害怕你也会和阿云一样,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却为力。

  脸,火辣辣的疼,却比不上他的歉疚和心疼。

  昨夜他就在暗看着她,看她惶恐却努力镇定的样子,看她害怕而紧绷的脊背,看她因为太医的每一句话而渐渐无神的眼……然后,是那句让他又感动又自责的话。

  她说,‘如果他死了,我要你们所有人都为他陪葬。’

  她还说,‘即便是天下素缟,我也再所不惜……’

  当时他恨不得能够立刻出现在她面前,告诉他他没事,告诉她床上的那个人是假的,告诉她这一切不过是他预料之的计谋。

  但是,他不能。

  因为御风还在看着,只有等他走后,左翎才能跟上去找到他幕后之人,也才能保护她。

  “对不起。”除了这一句,他说不出其他来。

  他以为她会打他,骂他,讥笑他,可是什么也没有。

  她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没有一点表,沉静如同昨夜。

  玉洺辰忽然意识到,是不是昨夜她就现了真相,却选择没有说出来。他一慌,就牵起了她的手。

  她挣了挣,他紧握在手心里没有松开。心里有种直觉,只要他一松手,她或许就真的会离开。

  那双玉手太过冰凉,刺疼了他的心,连忙运气内力为她暖手。

  慕锦华眼微闪,心口慢慢回暖。

  玉洺辰更是看得心疼,不觉间柔声道:“这件事太复杂,我们回府再说?”

  他的目光太暧昧,她禁不住红了脸颊。移开目光看向他处,仍旧板着一张脸。

  玉洺辰知道她心有气,再次揽住了她的腰身,从窗子运功踏了出去。他宁愿她和他吵架置气,也不愿看她什么事都闷在心里思乱想,还是尽快回府解释清楚。

  慕锦华耳尖更红了,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却听他说道:“你再动,我们可就一起摔下去了。”这才安静下来。

  见此,玉洺辰扬了扬唇,心底一片柔软。

  一到府,慕锦华就推开了他,抬脚朝着书房走去。

  玉洺辰摸了摸鼻子,怀似乎还有她的香气。这还是第一次,带着讨好的灰溜溜的跟上她的脚步。

  一踏进书房,正对着那双冰冷的眼。他眼皮一跳,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