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杀机重重(2/2)

加入书签

洺辰半蹲左脚,那玉扇刚好插着肩膀而去,耳畔丝被疾风斩断几缕。

  渊帝暗呼上当,玉洺辰左手一抬打开肩上的手,左脚刚好力弹地而起踢在了他的胸口上。

  渊帝实实的挨了一脚,后背撞在了木桩上,一口腥甜漫上了喉咙。“你武功确实在我之上,但是你没现,你已经了我的落雨了吗?”

  落雨,如同细雨落地一般渗透肌肤,每次毒全身上下一起刺痛,痛不欲生。

  他吐了一口血,笑道:“师弟若是答应我至此离开天辰,师兄便给你解药。”

  玉洺辰握紧了剑,“师兄要求恐怕师弟难以做到。”

  渊帝收了玉扇,“今日刚好初一。”

  话落,玉洺辰就感觉到胸口一疼,紧接着一点点蔓延,先是一点点疼,又酥又麻,紧接着如同暴风雨一般刺痛席卷全身。

  他踉跄一下,半跪在地上,咬紧了嘴唇。“就算是毒身亡,师弟也要拉着师兄陪葬。”

  眼的冰冷褪去,他冲了上来,用尽全力使出了一招落雁飞花。衣袂翩跹,青丝如墨般随风扬起,长剑寒光流转,周身气流因剑风而动,密密麻麻的威压避免而来。

  渊帝这才露出了一丝惊恐,破口道:“你疯了?”

  他仿若未闻,真像是要将他置于死地。

  渊帝全力戒备,使出一招沧海藏龙抵御。

  只是那剑风势如破竹,渊帝连退几步,极力抵抗。

  到了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柄剑直逼自己门面而来。

  也在这一刻,玉洺辰手一挑,那剑尖挑开了他头上的玉著,青丝洒落肩头。

  好久,渊帝才回过神来,后背已经出了一层汗,方才死里逃生,脸色好不到哪里去。

  “为什么?”他不解的问道,他明明可以杀了自己的?为何要手下留。

  玉洺辰再也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半跪在地上。“你是我师兄。”再怎么憎恨,他也无法下得了手。“当年若不是你,我根本无法到得了鬼谷。这一剑,从此你我不再相欠。你走吧。”

  渊帝不敢置信,眼眸微闪,“你真要我走?你知不知道,我已经派人送信去了裕林山庄,势必要把天辰搅得天翻地覆,你知不知道,我刚才真的是想要你的命。”

  他的脸愈来愈苍白,“我知道。”可他也不会忘记,当年他的救命之恩。所以就算他做了太多的错事,他也无法下得去手。

  “傻,你真傻。”渊帝狂笑起来,眼露出了一丝怀念。昔日两人相互扶持一路走到鬼谷,一起通过考验,拜入了师傅门下,一待就是十年。那画面似乎还在昨日,叫他不能忘怀。

  “你可知,你一直都是我最钦佩的,也是最想要打败的对手。”还是他,唯一认可的同门师兄弟和朋友。

  他的眼有种复杂的眼色,似喜似悲,最后化成了一声叹息。“师弟,我答应你,一年内不插手天辰之事。但是一年之后,便只是天辰与陈国之事。”这算是还了他的这一剑,想要壮大陈国蓝图有千万种办法,不急于这一时。

  玉洺辰忍着痛意,道:“多谢师兄。”

  渊帝又看了他几眼,从怀拿出了一个白玉瓶,扔到了草堆上。“越姬已经背叛了我,师弟届时留她一命,这个女人的命,我会亲自来取。”

  说着,他运功而出,消失在天牢之。

  玉洺辰撑着身子站起来,拿起草堆上的白玉瓶,倒了一颗解药服下。想到慕锦华,不等解毒,夺门而出。

  御书房,慕锦华身上力气几乎用尽,生死只在一瞬间,根本无法反抗。

  视线渐渐模糊,突然间,脖颈上的白绫一松,她的后背重重敲在了地上,稍稍回过一些神智,大口大口的呼吸。

  喉咙火辣辣的疼,里衫早已被汗水打湿。恍惚间,她看见允的脸,红唇一张一合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而后有什么东西放在了自己怀里。

  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听到外边响动,允从窗而出。

  与此同时,御书房的门被撞开了,玉洺辰撒乱着头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在看着地上躺着的那个人的一刹那,一颗心瞬间入了冰底。

  “华儿——”他冲上来,小心翼翼的把她抱进了怀。

  那玉颈上留着一条长长的青紫痕迹,一旁的白绫还散落在她的身上。身后的被封了喉咙,死不瞑目,趴在地上,双手抓着白绫的两端不放。

  一看便知刚才生了什么,玉洺辰伸手去探她的鼻息,手指剧烈颤动。感觉到那细微的呼吸,他顿时有种失而复得的满足感,几乎红了眼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