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我们之间还隔着一个阿云(2/2)

加入书签


  她的心抽紧了,是她误会他了吗?

  孙永福看出些许眉头,“公主,奴才斗胆说句不应该说的话。这几日来玉公子一直都来回奔波处理事宜,事无巨细处理得井井有条。不单是大婚的安排,就连府花草都精心装饰焕然一新。别的不说,就是前院摆放的兰花都是千金一求的珍品,为这份心,公主就算有气也不该动怒置气。”

  他偷偷看了她一眼,“公主只要留心观察,便会现大婚所用之物皆是不凡。玉公子常常早出晚归,很多时候都不得入眠,咱家刚才看,哟,都出了眼袋了。”

  慕锦华坐回了椅子上,双手扣着扶臂,一切恍惚得不真实。

  “孙永福,我似乎真的错怪他了?”

  乾宁宫,南堂玥气得把茶杯都摔到了地上,“没用的东西,连皇上都见不到,本宫留你何用?”

  小宫女瑟缩成了一团,“皇后娘娘息怒,奴婢,娘娘息怒啊……”现在凡是乾宁宫的人都会被人挡住,他们也是为力。

  “废物,一群废物。”南堂玥气遏不已,心下慌乱。“这已经几天了,皇上迟迟不来乾宁宫,你们知道那帮贱人在背后说些什么,都说是本宫自作自受。”

  那日慕玄烨将证据摆在她眼前,她又怕又乱,却还是感到庆幸。他终究还是选择了她,只是那一夜之后,他便不再过来乾宁宫,又让她担忧起来。

  “娘娘保重凤体啊!”

  “都是没用的东西,给本宫滚出去。”

  这时,一个奴才连跑带滚的跑了进来,“皇后娘娘,不好了,皇上翻了常婕妤的牌子,今晚凤鸾恩露车会把常婕妤送到甘露颠侍寝。”

  南堂玥站了起来,“怎么会?”皇上怎么会接连两天宠幸那个女人,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毙了。“傅落雪那边有没有消息?”

  “回娘娘,没有,我们的人连摄政王府都进不去。”

  南堂玥就算是太迟钝,这会儿也察觉出了什么。好你一个傅落雪,这一招借刀杀人把她诓骗得团团转,她不仁,就别怪她不义。“来人,摆架御书房。”

  御书房,慕玄烨沉声道:“你说,是傅落雪唆使你的?”

  “是,臣妾绝无半句假话。”南堂玥抚着肚子,声泪俱下的道:“那傅落雪为了挑拨离间,还特意给了臣妾弄了一味药。”

  李公公把放着药包的托盘呈了上去,听着南堂玥道:“这药乃是西域的半草,无色无味,能够让人在不知不觉毒,最后毒身亡。毒时全身长痘,宛若天花。”

  慕玄烨脸一沉,“宣太医--”

  太医根据南堂玥所说查阅医典,证实南堂玥所为真,这药的确是半草晾干碾碎成末所制,此等毒药竟然被人带进宫来,帝王震怒,下令处死一干奴才。

  而后,他召见禁卫军统领,下令即刻捉拿傅落雪。

  所以当禁卫军包围摄政王府的时候,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李公公带旨捉拿傅落雪,说她涉险荣华公主遇害一事,众人哗然不已。

  府,傅长宵拒绝交人,放出话让帝王拿出证据。据众人相传,摄政王府府门大开,却没有人敢冲进去拿人。

  摄政王一出,众人都被震慑三尺。那狂妄的气势无人敢犯,更是那股自信让人怀疑旨意真假。

  慕锦华闻后直摇头,皇兄此举太过冒险草率,只会激怒傅长宵而无好处。

  但是,仔细一深想,皇兄此时的旨意更是证实了皇后的罪行,枉费她一直以来都还为了他们开脱,冷静一想,更是觉得心寒。

  若是晚烟所为,绝不会下令捉拿傅落雪。他只提傅落雪,圣旨未提及皇后分毫,可见他做出的选择。

  这样,也可解释宁元恒被困宫而查探不到任何消息之事,在那宫里,除了皇上,谁还有那么大的本事?

  慕锦华又想到那日在御书房说的话,更像是一场笑话,什么兄妹之?什么不会再让人伤害你。

  皇兄,你的话,臣妹再不会信!

  南堂玥,你多番害我,本宫岂容你继续祸乱宫闺,危害我天辰山。这一次,本宫再不会轻易罢休!

  “孙永福,安排马车,本宫要见苏相!”

  孙永福得了命令,退了下去。到了门边,却现一道熟悉的身影。

  “公子?”他讶然道,“公子为何不进去?”

  玉洺辰回神,退开了几步。“她,没事吧?”一听到消息就赶回来,担心她会受伤难过。可到了门边,却又迟疑了。

  他进去之后说什么?更重要的是,以什么身份去?这么多年过来,他还是第一次打了退堂鼓,有了顾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