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尘封的三角恋(1/2)

加入书签

  一道劲风扫来,年男子徒手一抓,手心里赫然躺着一颗玉珠。

  “谁敢对华儿无礼?”

  慕锦华眼里闪过一喜,钻出了马车,看着前方款款而来的男人,眼就只剩下他一人。

  年男子看去,也是大为惊叹,从没觉一个人可以走得那样洒脱闲逸,恣意潇洒,看似淡漠得好像世间的一切与他无关。

  玉洺辰微微笑着,清冽的眸没有半点温度,“在下辰钰。”他报上自己的真实姓名,目光扫视着车内的人,毫不掩饰自己的敌意。

  慕与君有点诧异,他用上了真名,竟是为了维护慕锦华到这个地步!

  “你来了。”慕锦华粲然一笑,笑容带着一分欣喜三分自得六分骄傲。只要她有一点无助的时候,他总是出现在自己眼前。

  那笑容华丽妖娆,夺人心魄,耀眼得刺痛了慕与君的眼。如果当初瑄儿也能如这般自信坚定,会不会生后来的悲剧?

  玉洺辰不可置否莞尔一笑,眼眸深邃:“可受了欺负了?”

  一听到这句话,她的泪险些夺眶而出,心头涌入了一股甜蜜。他不问是非,只是先问她可否受了委屈,怎能叫人不动容?

  “怎么了?”玉洺辰走至车前,抬望她,眼角的余光骤然一冷。无论对方是谁,都不能欺了她去。

  “没事。”她吸了吸鼻子,感叹自己为何变得如此感性。才开口,眼眶又是一湿。玉洺辰,你能不能别对我这么好?

  我,会沉沦的。

  他不信,抬脚上了马车,仔细的检查她,没有见哪受伤,才稍稍放下心。但是左翎汇报马车出事他就忍不住赶过来了,再听见对面的人斥责她,心头无疑是添了一把怒火。

  他们之间的事可以放到以后再说,但是对于外人的挑衅侮辱,很抱歉,他眼底容不得任何沙子!

  他偏过头,精致的眉梢微挑,“阁下是?”

  慕与君早已擦干唇角的血迹,说道:“我是她皇叔,慕与君。”

  他就是慕与君?!

  经过时间的淬炼,他身上的那份儒雅早已深入骨髓,一举一动如月般温润婉约,轻盈飘逸。

  慕与君就是一个典型的天辰儒雅之士,风范礼仪浑然天成,贵气毕现。

  只是有点惊讶,他很快便回神,道:“此地怕是不宜谈话,不若去茶坊?”

  慕与君颔。

  见此,慕锦华刷的一下甩下了车帘,带着一肚子不满的坐了回去。等他进来,就道:“他只是为那陈芝麻烂谷子的事而来,何必去听。”

  玉洺辰宠溺的看她抓着自己手臂的手,眼角柔和了,“我倒不这么想,他敢冒险进京定是有要事。不妨先去听听,看他说些甚么,不若他这么纠缠下去,我可不依。”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慕锦华不敢去深想。一垂眸就看见自己抓着他的手臂,心口漏跳了几拍,她不动声色的捡起地上散落了的信笺。

  玉洺辰心里有些失落,也随手捡了起来,眼一瞥,又认真的翻看了几篇。他抬头,郑重的道:“这次我定要你为你逃回公道。”

  慕锦华撞进那双眼里,清晰的从那双眼看见自己一个人的倒影。

  茶馆,三人对坐。

  慕与君姿态优雅,仿佛是在品尝什么琼瑶玉露。

  反观玉洺辰,举止之间洒脱闲适,豪迈大气,更得慕锦华之意。

  茶水一盅接着一盅,慕锦华开口道:“皇叔想说什么,大可直说。”光从窗边投射进来,落在她半是明媚半是倨傲的脸上,衬得她愈的淡漠疏离。

  慕与君放下茶盅,脸上一阵怀念,将当年的真相娓娓道来。

  其实,也就是先皇、皇后和他之间的爱恨纠葛。

  当年两人同时喜欢上那个机灵古怪的美艳女子,可是慕与君更得她心。眼看两人一天天走得越来越近,先皇察觉到一丝不甘心。于是就令当年的万庄之主制了一味药,骗先后喝下。此后再行以催眠术,让她以为爱的是自己。

  后来就顺理成章的成婚,慕与君黯然离去。

  成婚一月后,先皇现先后的性子不适合皇宫,于是再次召见万庄主进宫,再对先后施药,一连三个月的催眠让她改变了性格。又为了避免后宫吃醋和别人觊觎给她造了一个人皮面具,只有他自己才能看见那倾世容颜。

  再后来,先后死去。直到有一天,他无意救了万庄主,两人逐渐相交。就在万庄主身染寒疾离去之前,就把真相告诉他。

  “然后你就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