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她是真的醉了吧(1/2)

加入书签

  慕锦华心底一片震骇,久久无法回神,原来当年那一场宫变还生了如此多的事。

  面对忠心耿耿的年男子,她无法对那赤陈之心恶相向。“你回去吧。”

  “公主,你就不能原谅主子吗?”

  “这不是原谅不原谅的问题,他要是真的想弥补,那便真正做出什么来给我看。”慕锦华看向远空,凝色道:“京城即将变天了。”

  回府的途一路沉默。

  慕与君的事搅得她心神不宁,久久无法忘怀,无论做什么都无法集精神。

  她嘴上说不在乎,可是心口怎么这么难受?尤其是在铜镜看见自己那张愈妖娆华丽的脸,觉得讽刺,随手抓了桌上的东西砸到了铜镜上。

  砰的一声,铜镜碎裂成了碎片,出震天响声,吓得外面候着的人纷纷闯了进来。

  “公主。”

  “公主,你没事吧。”

  慕锦华淡淡的转身,“收拾吧。”

  父皇,你是我最敬爱最佩服的人,你告诉我,事实真如慕与君所吗?

  那么我呢?皇兄呢?

  我们算什么?

  “公主,别喝了。”孙永福劝诫道,“这都已经两瓶了,再喝下去身体会吃不消的。”

  慕锦华紧拽着酒瓶不肯松手,指了指胸口,“我,这里难受啊。”

  孙永福还以为她和玉洺辰置气,道:“公子对公主是真心实意的,今早离开还嘱咐咱家好生伺候公主,为公主准备参汤。可见……”

  “不关他的事。”慕锦华打断了他的话,举起酒壶,隔空把酒倒进了口。

  “你不懂,你不懂,我心里难受得很,孙永福,我难受呀。”

  “公主,你就别喝了……公子!”孙永福高兴的看着来人,“咱家去准备醒酒汤。”

  玉洺辰点头,他便退了下去。

  “别喝了。”他伸手夺过了酒壶,仰头,一口将酒壶的美酒饮尽。

  慕锦华痴痴的看了他一会儿,脸上漾开了一抹笑意,“玉木头,你为何不和他一样劝我?”

  玉洺辰把酒瓶放在了桌上,看着那毫无戒备的笑意,目光柔和了。“你不希望。”而且,他知道她很难受,想要泄,所以他不会阻止她。最关键的是,他在她旁边,看着她,不会让她多喝,也不会让她有事。

  她一愣,是啊,她不希望,他便会由着她,可是玉洺辰,有时候我也希望,你能够不由着我。

  心头微涩,她赌气道:“我不希望,你还抢了我的酒喝,玉洺辰,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很想醉?可是越喝越清醒,清醒到能够记得清每件事每句话。”

  玉洺辰垂下眼,心疼她,却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或者是,以什么身份安慰她。

  “我以为自己不怨的,我真的以前挺骄傲的。金枝玉叶,正统皇家血脉,比别人金贵,比别人骄傲……笑话!这一切都是假的,全部都是谎。”

  “父皇和母后那么恩爱,他们怎么会……会是慕与君说的那样?”

  眼框被泪意沾湿,她厌恶这张脸,更是厌恶身上流着的血液。但,那又如何,她无法摆脱。

  “玉洺辰,归根结底,我是被自己的骄傲狠狠打了脸,践踏得一不值。我最引以为傲的,结果却是那么不堪。我是荣华公主啊,却只是表面荣华,你说可笑不可笑?”

  “你醉了。”

  她的嘴角浮起了一抹自嘲,“我倒是希望醉了。”

  玉洺辰眉一皱,轻叹了一声,把她揽进了怀。“慕锦华,这些话我只说一遍,所以你仔细听好。我认识的那个荣华公主当初她脏得宛若乞儿,浑身恶臭,但是这也改变不了她身份尊贵的事实。之后我认识的荣华公主浑身是伤,受人诟病,但是她却昂挺胸不退不让,用自己的坚持和智谋证明自己没错。再后来我认识的荣华公主,她骄傲肆意,是与生俱来的华贵,耀眼得让人不敢直视。不仅是因为她是公主,更因为是她的性格,她的聪慧,倔强与勇敢,才让人无法匹敌。”

  他的话一字一句敲打在自己心上,心的郁结一点点解开,更因为他接下的话而让她的心再次鲜活起来。

  他说,“因为是你慕锦华,所以荣华公主才会那么倨傲,也才会那么耀眼。”

  她的倨傲是聪慧,是胆识,是坚韧,更是她的个人魅力!公主身份让她高高在上,对她更像是锦上添花。

  慕锦华眼角微扬,闭上了眼睛。她现在,是真的醉了吧?

  “姑姑,我要见姑姑……”

  一大早,她就被吵闹声惊醒。伸手揉了揉欲裂的头,宿醉之后胃里翻倒海,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

  “让开,让我进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