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怨怼(2/2)

加入书签


  想到还有事没解决,她看向孙永福,“玉公子在哪?”

  孙永福回道:“玉公子在前厅审阅大婚事项。”

  她一顿,起了身,“走吧,我们也。”

  前厅,几位掌事都低眉敛目的站在一排。

  玉洺辰合上手的帖子,说道:“宴食就按着上面罗列的安排。”他又看向另一人,“我要的东西还有多久才能送到。”

  那人躬身道:“回二爷,大概还有一天半。”

  “太赶了。”玉洺辰眼角冷凝,“我不管你用什么法子,东西必须明日给我送到。”

  “可……”

  玉洺辰抬眉,吓得他把剩下的话都咽了回去,重新说道:“二爷放心,明日东西一定会到府上。”

  他这才满意的点点头,一侧头,看着慕锦华站在帘子边,一斜眸,几人识相的退了出去。

  “怎么来了?”他疲倦的按了按眉心,又筹备婚事,又要对付皇后,他几乎都没有片刻休憩的时间。

  慕锦华吩咐道:“双儿,去砌杯参茶上来。”走上前来,拿起桌上的帖子一看,大多是婚宴上的菜色,从上到下排满了一张帖子,一看就觉得头皮麻,而他,每天都要看各种大大小小的东西,安排事宜……

  她的心揪疼了,“这么累,就吩咐奴才们去做便是了。”

  玉洺辰却听成了另外一种意思,口微涩。她只是把这当成一场戏,可他却早已步入了戏。他抽过她手的帖子,扯出一抹俊雅的笑来,带起三分冷傲。“我只想要做好。”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你,给你全天下最盛大的婚礼,不管,这是不是戏。

  慕锦华一滞,垂下眼眸。不愿再这个话题上再继续深讨下去,说道:“今日生的事,是你做的?”

  “是。”他坦然承认,也没有想过隐瞒。“她既然敢做,就别怕承担后果。不过,”他看向她,眼无一点温度。“你放心,辰皇不会怪罪到你头上。他若是还记得那夜我在御书房外说过的话,应该能知道是我做的。”

  她不是。慕锦华想要辩驳,却在那双冷眸下说不出一句话来。她是来感谢他的,若不是他,她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轻松。但是解释了清楚又如何?

  扇雨进了厅,“二爷,刚得到消息,皇上下旨召您入宫。颁旨的已经到了宫外了,正往公主府赶来。”

  孙永福见他吃了一惊,“扇雨,你的伤可好了?”

  扇雨点头,“多谢之前公主的救命之恩,我的伤已无大碍。”

  慕锦华担忧的看向玉洺辰,“皇兄定是为了此事而来。”

  玉洺辰早有预料,没有一点惊讶,云淡风轻的端起桌上凉却的茶,才要喝,就被一只手给抢走了杯子。

  一触手,手心一凉,慕锦华下意识就脱口道:“冷茶伤身。”

  眉梢一动,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她这是在关心他?

  瞧他那淡淡的模样,慕锦华气得把杯子往桌上一磕,茶杯都洒出来,沿着指尖滴落。

  孙永福才要上前,就看到一道青色的影子更快,已经抓住了慕锦华的手拿起来看,又掏出丝帕细细的擦干茶渍,厉声道:“做事怎这般莽撞,那茶杯可是随便磕着玩的?”

  慕锦华被他教训得有些委屈,撇撇嘴,“不是你气我,我又岂会动怒?”又思及圣旨之事,她抓住了他的手,美眸里盈盈秋水,“他连血水亲都不顾,何况是你。不行。”

  她放开他的手,对着孙永福吩咐道:“马上准备帖子,我要约见白大人。既然皇兄不仁,就别怪我不念兄妹之。”他不就是想要保住皇后,也得看他保不保得住!在山和美人之间,从来都不可多得。

  这一场,看看谁会低头。

  她终于要有所行动不再退缩逃避了,孙永福十分高兴,“是。”

  玉洺辰很快就明白了她的打算,用武百官在前朝形成压制,就算皇上想要借机降罪于她,也找不到任何借口。

  虽然他早就做了准备,可听她这么一吩咐,似乎有点想要看看她能为自己做到何种程度。他对扇雨做了个手势,让他不再插手。

  慕锦华,我能为你做的,你是否也能为我?

  沉吟间,慕锦华冷声命令道:“没有我的命令,任何外人都不得进府。”

  他眼微闪,冷冽的唇角柔和了下来。似乎这一次,他能得到一个很好的答案。

  白大人听到下人回报,吓了一跳,急忙起身迎了出去。

  门外的轿子低调奢华,任谁一看轿人必定身份不凡。想到一大早收到的东西,他一阵了然,快步而上,就要参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