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联和寒门(1/2)

加入书签

  孙永福上前一步扶住他,阻止道:“白大人快请起,公主微服来访,有事与白大人商议。”

  “下官明白,只是府太过寒漏,怕污了公主之尊。”

  “白大人说笑了。”轿子传来一道娇俏清脆的声音,孙永福打着车帘,里面的华服女子躬身而出。她的脸上围着一层轻纱,隐约可见面纱下的倾国之色。

  “白大人不请本宫进去一坐?”那美眸一扫,本是风妩媚,却透着一股魄人的凌历气势,让人不敢怠慢。

  白大人忙道:“公主请--”

  进了厅,茶很快端上来。慕锦华一手拿着茶貌,一手端着茶杯,动作优雅贵气,宛若画仙。“白大人想必已经猜到了本宫的来意。”

  白大人眼皮一跳,“恕下官愚钝。”

  慕锦华也不恼,直道:“皇后连番害我,这等毒妇,难为宫之主。奈何她有孕,皇上于心不忍,欲拿傅落雪顶罪草草了结此事。”

  她故意一顿,把茶貌一盖,出轻微的响声。“不知大人作和想?”

  白大人心里忐忑,“公主该明白下官的地位,怕是上奏无果。”

  “大人何必妄自菲薄?”她嘴角一扬,明明该是惑人心脾的笑意,说出的话却那么冰冷凌历。“如今以郡国公府的朝臣已经进宫请旨,大人只需联合其他寒门官员上御书房请奏,剩下的事,不需大人担心。”

  白大人还是不放心,犹豫道:“此事关乎重大,请公主容臣想想。”

  “白大人。”慕锦华提高了音量,把茶杯往桌上一磕,簌然起身。“你当知白府能有今日风光乃因本宫而起,放眼整个京都,也只有我肯拉你们这些寒门官员一把,也只有我,能够在苏相面前为尔等美。白大人更该知道,我能让白府靠近京权贵之列,也能一句话,毁了白府这些年辛苦所为。”

  “能得京权贵肯定,亦或者受人诟病,一落千丈,不知白大人选择哪一种?”

  她这是威胁,但也是事实。就因她与苏相的两句话,白府的梅仙子才美名远扬,更是让一些门阀权贵有了结亲的念头。

  白大人深知里面利害,道:“下官这就去联系其他官员,请公主务必放心。”

  慕锦华脸色稍缓,“白大人为本宫上奏,京人人更会以为大人有意讨好本宫,大人可是想好了?说不定,皇上也会如此认为。”

  “下官是为了天辰着想,皇上又怎会怪罪?”她这话更是提醒了他,寒门官员想要在朝占有一席之地,或许能从此事入手。

  慕锦华背后代表的是皇室,还有……苏相!

  “那我就等着白大人的好消息了。”孙永福伸出手让她搭上去,扶着她朝门外而去。

  白大人起身,拜下,“下官恭送荣华公主。”

  出了白府,慕锦华就吩咐道:“去丞相府。”她相信我这会儿他一定在府上候着。

  和她想的没错,苏沪见了她,高深莫测的道:“比我想的晚了些。”

  慕锦华抿唇一笑,眸清澈,“之前是华儿不愿相信,自欺欺人。”

  “现在想通了?”

  “嗯,所以才要舅舅出马。”

  苏沪捋了捋须,笑骂道:“老夫这条老命,非得被你们兄妹折腾没了。”

  慕锦华耸耸肩,“舅舅之前被皇兄拒之门外避而不见,可与我无关。”

  苏沪笑意一僵,冷声一哼,“这天辰的山不能毁在那个毒妇手,华儿放心,老夫这一次不会善罢甘休。”

  她就在等他这句话,“舅舅,我这倒是有个合适的宫之选。”

  苏沪挑挑眉,“哪家姑娘入了你的眼了,只要不是什么梅仙子便成。”他虽然默认帮扶寒门官员一把,但是也绝不让寒门子女入宫为后。

  “当然不是。”慕锦华道,“舅舅可知楚家女?玉春社便由她所创。”

  “内阁大学士楚大人之女?”苏沪沉思道,“此女创办玉春社,的确有所为。不过……”

  “舅舅是担心她有异心?”

  苏沪赞赏的看了她一眼,“没错,别看只是贵女们玩乐的东西,但一个玉春社便是朝堂反应,绝不是一个闺阁的女子能想出来的。”

  慕锦华早已猜测到了人,“那如果是锦王呢?”

  锦王?整个天辰只有一个锦王,叛賊慕与君!

  对上他探究和疑惑的眼,慕锦华把自己知道的事都说了出来。

  苏沪一开始震怒,而后惊叹,最后只剩下深思。“听你说,似乎那慕与君真的有心帮衬皇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