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惩治皇后(2/2)

加入书签

知道答案。”

  慕玄烨眼闪了闪,露出了一抹哀戚,随后又被一股睥睨天下为我独尊的气势包围。他,是一国之君,是这天辰的主宰。“来人。”他开口道,举止间带着一股天生的霸气和凌厉。

  很快,李公公便进来了,“奴才在。”

  “传朕旨意,将皇后押送大牢。另,派禁卫军前往摄政王府,将傅落雪一举拿下。”他的声音洪亮清晰,传至了殿外。

  众臣都震住了,一片哗然。

  见李公公不动,慕玄烨眼一挑,帝王威仪倾压而去,“还不快去。”

  “是,是,奴才遵旨。”李公公连忙退出去,心道,原来那个锋芒初露的帝王,已经回来了。

  他目光一扫,最后落在玉洺辰身上。此刻,他也不得不佩服他的胆气。“玉洺辰,将华儿交给你,朕十分放心。还有三日便是大婚,朕一定会让她风风光光出嫁,艳羡天下。”

  玉洺辰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只说道:“她要的,或许只是辰皇的一句道歉。”

  慕玄烨一愣,脸上浮现了一抹苦涩,很快又掩了过去。“朕欠她的,自然会还,容不得你在朕面前颐指气使。”

  这么快就降罪了,玉洺辰云淡风轻的道,“草民句句自肺腑,还请辰皇明鉴。”

  许久,慕玄烨才大笑出声,说了一句让他心惊的话。“玉洺辰,还好你不是朕的对手。”否则,朕一定会杀了你。这是他的外之意。

  闻,玉洺辰脸上笑意加深,眸却寒光闪烁:“草民所做只为公主。”

  慕玄烨冷冷地眯着眼睛瞪他,说出来的话却温和下来,“朕,记住了。天色已晚,驸马爷还是尽快回府吧,否则华儿就要闯进宫来拿人了。”

  玉洺辰耳尖悄悄薄红,哪肯有得他平白取笑自己,一本正经的道:“辰皇莫要取笑我,这京城就要变天了,还是召集外面的大臣进殿商讨对策吧。”

  慕玄烨咬咬牙,转而又露出了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意,“难道驸马爷不想继续留下来看看皇后的处境?万一,朕要是心软放了她呢?”

  玉洺辰微微一怔,继而勾起了嘴角,眼里的幽光一簇一簇如同闪烁的小火苗。“草民觉得那句话说得不错,古往今来,最是无帝王家。”

  慕玄烨身子一僵,那掩藏在身后的手早已掐出了血痕,出卖了他刻意假装的平静。那是他最爱的女人,他是的孩子,他如何能够不在乎?

  但是同时,他更是这天辰的帝王。朝堂诡谲,身在至高之位,便是容不得半分掉以轻心,有些事,终究是身不由己。松开指头,那眉宇间散的寒光如同冰霜,衣袖翻飞,“来人,传众位大臣进殿。”

  那一夜,帝王召苏相进宫,与群臣在御书房商讨国事,而摄政王府的人,迟迟都没有回来。

  第二日一大早,皇宫便放出了皇榜,皇后协同傅落雪密谋在御书房杀害荣华公主一案水落石出,现将皇后打入大牢,责令摄政王即刻交出傅落雪,否则严惩不贷。

  当日上朝,摄政王傅长宵亲自押送自己的妹妹入宫,交给禁卫军,任凭傅落雪哭喊求闹都没有回头。

  听闻,他的眼一片血红,眸满是痛苦之色。

  还听闻,摄政王久久对天长吼,悲愤交加。

  不过这些,都比不上慕锦华心底的感动和震撼。只从下人汇报玉洺辰一夜未归,她便知道这件事必然有他推动。

  茶,一杯接着一杯,慕锦华再也做不住,起身出门。“孙永福,备车,本宫要即刻进……”

  “我回来了。”玉洺辰微微一笑,清朗俊逸的容颜近在眼前。

  她瞬间呼吸一窒,微微张了张嘴,说不出半个字来。那柔软的语气像是要延伸进她的心口一般,眼里,心里就只剩下这个人。

  “我说过,不会让人欺负你。”他做到了,亲眼看着御林军押送皇后进了天牢,又亲眼看着傅落雪伏案。谋害她的人,他一个也不会放过。

  心口一震,她垂下眼眸,如这个年纪该有的女子一般露出了一抹愉悦的笑容。“我知道。”她抬眼,眸子里全部都是信任和坚定。

  她相信他,一直都是。

  一夜的疲倦被这抹笑意驱散得干干净净,玉洺辰眼角柔和下来。

  京的紧张局势似乎已经结束,但是明眼人都知,一切不过只是开始而已。

  得知傅长宵的反应,慕锦华十分担心,那在轿外的话时不时还在耳边回响,傅长宵此刻的妥协,更像是暴风雨来前的沉默,更是不敢掉以轻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