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你比我更狠心(2/2)

加入书签

令。

  狱卒和奴才婢子们都退了出去,唯有左翎留下,静候一旁。

  听到声音,南堂玥从双肩抬起头来,双眸迸出强烈的恨意。她站起来,奔到了门边,双手抓着木桩,恨恨出声,“慕锦华,成王败寇,这次栽在你手,我无话可说。”

  事到如今,她还是认为,她一心要对付她吗?慕锦华嗤笑一声,嘲笑她的自作。美眸轻扫,看着牢单调熟悉的场景,道:“这里还是老样子,和当初我进来时一模一样。”

  南堂玥身子一僵,“我就知道你恨我,我就知道你不会放过我,我就知道你会像害死良妃一样害死我。”

  “谁说是我杀了良妃?”慕锦华眼一寒,“良妃,是被皇兄秘密处死的。”

  “怎么会?”她震惊不已,身子一颤,“皇上怎么可能会杀了她?就算他知道良妃做出苟且之事,也看在大皇子份上放过她,又怎么会……”

  “皇后娘娘今日能进了这天牢,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她打断了她的话,笑话她竟然还奢存妄想。“玥姐姐,那日入了这天牢我也和你一样,以为这不过是皇兄的权宜之计,可是后来我才现,皇兄不过是顺便借了你的手,拿我当筹码换取利益罢了。那一刻,我也曾心如死灰。尤其是被真心相待的人背叛,又被亲人遗弃双重打击之下,你可知我有多痛?”

  话锋一转,她的语气尖利起来,“我当日所受的苦,你以为你在荣华宫的一句对不起就可弥补?你以为你一次次对我伤害要我性命,我还会再放任你留着,继续来杀我吗?”

  她拢了拢衣衫,露出一抹轻蔑的笑来,“今日全部是你自作自受,南堂玥,皇兄不会杀你,但是你,一辈子也不会再走出这天牢!”

  “不可能。”南堂玥尖声叫了起来“我有了身孕,陛下不会不顾我的。”

  慕锦华闻,哼了哼,“你以为在山和你之间,哪一个更为重要?皇兄心有宏图之志,又怎会被这些爱爱永远牵绊住?”

  “你骗人。”南堂玥崩溃了,踉跄了几步,“皇上他……”她的脸上最终露出了一抹绝望,“他,是皇上,是皇上啊。”

  直到这一刻,南堂玥才知道自己所持的深错得离谱。他不是一个普通的丈夫,他是一国之君,最该没有爱的人。

  她嘶吼起来,状若癫狂:“要不是你处处抢走我的风头,胁迫到我皇后之位,我怎么会走到这个地步?”

  “你是一国之母,你有你的风度,我如何胁迫你去?”慕锦华不明白她所秉持的执念从何而来,“南堂玥,你扪心自问,我可有对你下过手?是你一再猜忌,先不信任我。”

  “你与良妃结盟要夺我后位……”

  “那是我气极之下骗你的。”慕锦华想不到之前的一句话竟然会酿成这些惨状,否则她断不会说出来。“我之前与良妃结盟不是为了对付你,而是要对付晚烟。你走到今日,也因你不识大体与傅落雪走到一起。你可知你的行为在朝唐上引起多大的风波?不,你不在乎,你在乎的只是自己的后位,所以才会被人牵着鼻子走。”

  “众位大臣不是为了帮我,而是为了摄政王,作为后宫之主,你委实不该与摄政王府有任何牵连。”

  到了此时此刻,南堂玥终于回过神来,原来,她早就在不知觉留下祸根。她哈哈大笑起来,“慕锦华,你果然是最狠心的人。”

  她把真相告诉她,让她绝望,让她后悔,让她下半生都在痛苦之度过,她,打得一手好算盘!

  慕锦华一滞,这才抬眼看来,脸上瞬间染满笑意,耀眼得刺痛了她的眼。

  只听她道:“我从小便生活在这宫,身上更是流着皇家一半冷漠无的血液。所以,我怪过皇兄,但是我不恨他,因为我们是同样的人。你说的对,在深宫,从来都是成王败寇,落子后便不能反悔。你伤我两次,我只还你十分,便足以让你痛不欲生。”

  话,已经说完了,慕锦华转身离去,身后还传来南堂玥恶毒的诅咒,“慕锦华,你终其一生都会被人背叛,永远得不到快乐……”

  她扣紧手指,脚步走得愈坚定。她,也已不再是当初那个骄傲蛮横的孔雀公主,在骨子里,她早就与这深宫融为一体,此生都无法得到救赎。

  她蓦地又想起曾后的话来,“我只是一个女人,除了向上爬,除了双手沾满献血把其他人斗下去,我才能安稳的坐在这个后位,我,才能平安活着。”

  那时候她还不懂,可是现在,她懂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