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夜闯闺房(2/2)

加入书签

府,由不得你随便来。”

  傅长宵闻苦笑,走到了桌边坐下,“你身子好些了没?”

  慕锦华一愣,他怎么问起这个了?莫非,他知道了什么?她戒备的看着他,希望从他脸上现蛛丝马迹。

  “以前你对我不设防的。”傅长宵幽幽的叹息,眼里满是埋怨。

  “你说了,那是以前。”她好笑极了,“摄政王如今有了夫人,还来闯我的荣华宫是什么意思?你以为本宫就是那么好欺负的?来人——”

  床帘挑动,她被他按在了床上,捂住了她的嘴唇。“我只是想来看看你而已,别无恶意。”

  看她,这般对她?

  慕锦华愤恨的瞪了他几眼,他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男女有防?

  傅长宵被她一瞪,视线模糊了,低头一看,见她只着了亵衣,因为这一扭动,大片的雪白露了出来,在烛光下十分动人。

  他咽了咽口水,动的看着她,“锦华——”

  慕锦华动弹不得,偏偏双手被他桎梏了,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她从没想到自己会被他亲薄。

  “别哭。”傅长宵心软了,手也松了不少。

  乘着这空挡,慕锦华急忙抽手,在床头一抹,抽出了一根银针,对着他的身上乱刺了下去。

  他眼疾手快急忙让开,退到了床外。“你敢用针扎我?”

  慕锦华气的脸红,他都敢轻薄她,她就不能反抗了?他以为他是谁?

  见着美人如此,傅长宵真的动了了,上前一步。

  “傅长宵,你以为我不敢杀了你?”慕锦华了狠,要是他真的敢来,她就敢杀了他。

  “公主。”听到响动,双儿拍了拍门。

  傅长宵正要说话,忽的看见窗外白影飞动,有刺客?

  “锦华,我以后再来看你。”他追了出去。

  双儿推门进来,看见慕锦华散乱的丝,吓了一跳。“公主,你怎么了?”看见开着的窗子,她捂住了唇,快步过来关了窗。

  慕锦华摇了摇头,“没事。”她握着银针,身子止不住抖。傅长宵,你欺我太深。

  “公主。”双儿担忧极了。

  “我没事。”她下了床,穿好了衣服到了软榻上坐下。好久,才平复下来。那道白影,是玉洺辰么?

  “回头让内部府来加固窗子吧。”

  “奴婢明白了。”

  一整夜,她都无法入眠。干脆起了身,披了一件衣服出门。门口守门的宫娥正要出声,被她打回去歇息。

  月光如银,仿佛在地上铺了一层轻纱。

  微风袭来,身子出了凉意。

  她忽的闻到了浅浅的酒香,嘴角不可察觉的勾了起来。又走了几步,她回头朝房顶一看,那个靠在房顶上喝酒的白衣公子,不是玉洺辰是谁。

  柳眉微动,她笑道:“玉大公子,你半夜不睡觉,跑到我房梁上喝酒有趣么?还是我荣华宫的夜色比较美?”

  玉洺辰举着酒壶的手一顿,眼角一瞥,沐浴在月光下的美人笑得格外狡黠,活脱脱的像是一只小狐狸。

  鼻头嗤了一声,果然要格外小心这个妖女。

  被抹了面子,慕锦华完全不在意,反正闲的慌。“玉洺辰,你再不下来,我就要叫人了。如果传出去堂堂玉剑风竟然喜欢梁上当花贼,不知天下多少女子会开心得睡不着觉。”

  “喂,你不说话,不会是害羞了吧……”

  玉洺辰受不了她唧唧歪歪的,轻身而下一手扣住她的腰身把她往屋顶带。放开她,坐下来继续喝酒。

  不过,他实在是太小看这个女人了。

  慕锦华伸手对着月光,好像一下子就能抚摸一样,格外兴奋。“怪不得你喜欢在屋顶上看月亮,原来真的又大又圆。”

  玉洺辰一把把她拉了下来,要是引来护卫,他可是丢不起这个脸。当即瞪了她一眼,不料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慕锦华得意的眨眨眼,用手撑着下巴,安静的看着远方的明月。

  “阿云说他不喜欢月亮,因为它总是有缺有圆。”

  玉洺辰也不说话了,狠狠灌了自己一大口,任凭它沿着嘴角淌进了衣襟。

  “我也要。”慕锦华抢过了酒壶,小尝一口,顿时大悦。“阿云说你只喜欢女儿红,坛坛都是三十年以上,每次都想打你酒的主意,今日终于得偿所愿。”

  看她小孩子心性展露无遗,玉洺辰也少了一些戒备。

  许久,他忽然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嗯?”她看他,口的甘醇瞬间变得无比苦涩。“你一直都不信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