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你不能伤了他(2/2)

加入书签

了门口,就看见傅长宵举刀相向,眸光森寒,一把抽出了长剑。

  傅长宵感到杀意,抬刀去挡,又错开一步躲过凌空一掌,身手敏捷的避开了杀招。

  看清来人,傅长宵挑了挑眉,“来得刚好,本王正欲与你一较高下。”他心里藏着事,为了泄愤,招招更是狠戾。

  玉洺辰早也看他不顺眼,新仇旧恨添在一起,也是没有手下留。

  两人从屋里打到屋外,动作迅,招式狠辣,让人无法靠近。

  慕锦华提着裙摆大步而出,一心都落在玉洺辰身上,担忧不已。

  傅长宵见了更是气恼,双眼充血,“玉洺辰,你根本配不上她。”

  玉洺辰眉峰一寒,不答话,手的剑愈凌厉,处处压制他。

  眼角的余光撇到那一抹红色,心下一凛,一抹杀意浮现眼底。

  决不能让任何人觊觎她!

  他一顿,运功退出两步,在全力之下使出了一招落雪飞花。

  剑气直逼傅长宵,招招都擒制他的施展,更是步步紧逼,不让他逃离半分。

  慕锦华自然知道这招的厉害,眼见傅长宵出现颓势玉洺辰仍不见放手,急之下直接跑了出去。

  “玉洺辰,住手。”她大吼道,张开双手挡在了傅长宵面前。

  玉洺辰急忙撤剑,剑气还是割断了她耳畔的几缕青丝,只差一点,就会划破她的脖颈。

  玉洺辰收了剑,嘴唇紧抿成一条直线,透出几分嗜血的味道,冷冽的眸慢慢沉寂。“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

  慕锦华点头,“但你不能伤了他,他……”

  “你护他就不怕我强收剑气也会伤了我?”玉洺辰打断了她的话,露出了一抹讥诮,他究竟在奢望什么?

  以前他总以为他们之间只是隔了一个阿云,现在才现,他大错特错。

  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他黯然离去。

  “玉……”她才唤了一个字,那个人已经走出了院子,步子之快,让她担忧。

  傅长宵喜上眉梢,抓住了她的双肩,“华儿,我就知道,你怎么可能忘了我。”

  慕锦华抖抖肩膀,挣脱了他的手,“摄政王不要误会,若是你在我公主府出了事,我担当不起。”

  “就为了这个?”傅长宵十分受伤,把她的身子扳过来,在看见那冷淡的脸的时候,心口都揪疼了。

  他失笑起来,脸上满是悲色,“你果然最狠心。”

  他咬牙,含恨离去。

  孙永福上前来,说道:“公主要不要奴才去追玉公子,把事解释清楚?”

  慕锦华沉吟了一会儿,摇了摇头,“不必了。”解释清楚又如何?反正,他也是不在乎的。

  她阖上了眼睛,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

  玉洺辰冲出了院子,担心她追过来找不见自己,便放慢了脚步。可是快要到了前厅,他回过头来,后面一个人也没有。

  自嘲一笑,他干脆运起轻功,离开公主府。

  酒楼,玉洺辰面色铁青,众人都趋之若鹜,退避三舍,怕惹怒了他。

  小二颤颤巍巍的跟着他上了二楼,见他在窗边坐下,又惊又怕,,道:“客官要……”

  “咚咚…”几锭银子打断了他的话,“把所有的好酒都给我拿上来。”

  小二拿起银子,面露喜色,“好嘞。”

  不一会儿,几坛女儿红便端了上来,“客官慢用。”

  玉洺辰直接撕开了封口,把坛子端起来直接灌进了口,火辣辣的白酒沿着喉咙而下,激起了心头的恼怒和失意。

  纵凭酒意苦涩,也比不上心头的疼。

  小二不敢多做停留,退了出去。

  宁元恒辞别友人,听见小二对其他客人的夸夸而谈,路过包厢时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这一眼,让他看见了熟人。

  原来小二口那个大气挥金如土的买醉男人,就是即将大婚的驸马爷。

  他抬脚走了进去,就对上了一双眼。

  冷漠得没有一丝感,让人如处冰窟之。

  他之前一直都认为这个男人是淡漠的,如仙人般洒脱恣意,如今,才算是有了人气。

  敛住心头的慌乱,他道:“在下宁元恒,多谢之前玉公子相助之恩。”否则,他也不会那么快出宫回府。

  玉洺辰在脑搜寻一圈,才忆起来有这么一个人,便收回了目光。

  宁元恒心知肚明这个男人惹不得,但瞧见他如此,还是走到了他的对面,坐下。

  周围冷气压得人难以呼吸,宁元恒为了打开话头,伸手拿了一坛酒,见他不反对,也举起来喝了一大口。

  不多时,心头便热和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