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结发(1/2)

加入书签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直到一阵淡淡的梅香扑鼻而来,不约而同的望了过去。

  木槿树下,美人一身华服,手法娴熟的沏茶煮茶。当真是宛若惊鸿,艳如东家之子。

  慕玄烨收回目光,道:“这件事三弟还得认真再做考虑,华儿大婚后,朕定要一个完整的答复。”

  慕瑞恒颔道,“好。”

  他知道此事逼不得,跨步到了他的身后,不避嫌推着他朝着树下而去。

  慕瑞恒张了张唇,没说什么,只是双手紧紧的拽紧了裤腿。

  听到轮椅咯吱咯吱声,慕锦华抬起头来,嫣然一笑。

  两人只想到了一句诗,‘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黛无颜色。’这个华丽的女子,是他们在这个世上唯一的妹妹,应当要全力守护的人。

  慕锦华不知两人心所想,分别沏了两杯茶,递给两人。“这初春最适合品茶,岂不是更应景?”

  两人闻着花茶的清香,哈哈大笑起来。

  不一会儿,被唤作小七的小童手托着一幅画轴上前来。

  但看画轴乃是由玉而制,通身碧绿,晶莹剔透,已是不凡之物。

  满心的期待都写在脸上,慕锦华打趣道,“三皇兄说的礼物果然好,待到臣妹穷困潦倒时,取了这画轴典当,也是极好的。”

  慕瑞恒微微一笑,令小童展开画。

  但见另一个侍童上前,拿着一端,两人同时向后走。画轴打开,缓缓将画的场景展示出来。

  画乃是一幅皇家狩猎图,左边依次坐着先皇、太妃,然后是各位皇子公主。就连在旁伺候的婢子,或者是桌上的瓜果酒壶都画得极为细致。

  而左边那一大半,只看扎着双髻的红衣女子骑着一匹通体雪白的宝马,正在拉弓射箭,脸上满是皇室公主的倨傲和符合年纪的纯真。

  “这是……”慕锦华眼睛微湿,险些拿不住茶盏。画上的人每一个都神采各异,是她记忆的模样。

  再回,如今已是物是人非。一场宫变,昔年宫之人,仅剩他们三个。

  慕玄烨惊叹道:“这不是当年华儿十三岁生辰的场景吗?那一日朕也记得清楚,华儿双箭齐,一箭正靶心,一箭也在圆心之内,父皇一连高兴了好几日。”

  “这份礼物我很喜欢。”才开口,眼泪就落了下来。她偏过头,任凭风干。

  有谁还记得,当年鲜衣怒马的公主,在皇恩荫蔽下肆意潇洒。

  一时间,三人都沉默了,怀念那时年少。

  半响,慕玄烨道:“拿酒来,今日朕要与三弟不醉不归。”

  三人分别时已入了夜,慕锦华心一动兴致上来,朝着宫北而去。身后的婢子们都加紧跟着,不敢有丝毫怠慢。

  大约行了半个时辰,当爬上望星楼的时候,慕锦华已是香汗涟涟。一路的酒意被驱散不少,再站在栏边,远眺前方,夜幕之下的皇宫灯火辉煌,更是绚目。

  在这高墙大院,多少人年华老去,匆匆过了一生。这里充满了计谋、算计,也有欢笑和泪水,更多的却是无休无止的背叛和杀戮。

  她生于皇宫,也终将从皇宫离去,转入另一个更加激烈的战场。

  或者输,或者赢。

  抬望着星空,繁星如缀。阿云,你此刻是否也正在天上看着我?我知道,你定然不希望我再回昊沅,可是,我不能白白让你承受一世骂名。这一次,不管付出什么,我一定要为你讨回公道,帮你报仇。

  这也算,是我的补偿。

  嘴角轻扬,她从怀拿出了一个香囊,打开,里面是交互的丝。

  她还记得,那一日在狩猎场,毒万仙欲除她,是玉洺辰赶到救了她。缠斗间,两人的丝紧紧缠绕,只能用刀割下来。

  是不是从那时候起,他们的命运就已经紧紧的缠在了一起。再想到明日大婚,总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慕锦华有些惶恐,表似喜似悲,“阿云,你会祝福我的,是不是?”

  只是,回答她的,唯有这高楼之上呼啸的春风。

  沉吟间,但闻婢子们的一声‘庆嫔娘娘吉祥’,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收好香囊,她转过身来,微光间注视着那个款款而来的宫妇,眉梢微抬。

  庆嫔欠身一礼,“参见荣华公主,臣妾不问自来,还望公主莫怪。”

  “娘娘何必多礼。”慕锦华上前两步,虚扶了一把,皇后一倒,如今她是宫位分最大的娘娘,说不定他日位跃众妃之。听说之前宫,皇兄除了皇后之外,最看重的便是心细如尘的庆嫔,这个女人没有一定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