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唯一的亲人(1/2)

加入书签

  慕玄烨紧紧握了握拳,而后松开,终于松软了语气。“朕派一支禁卫军护你出宫。”

  她眼眶微润,出宫之后不知道会不会再是另一个一年,到了嘴边却只是说道:“我会小心的。”她看向孙永福,命令道:“你留下保护皇上。”

  孙永福明白自己跟上去只会拖后腿,应道:“公主放心,奴才定然不离皇上半步,誓死保护皇上,等公主平安归来。”

  “走吧。”慕锦华对玉洺辰说道,低垂眼眸撇了一眼两人从始至终都紧紧相握的手。

  她不怕,因为她明白,现在不是她转身才能看到他,他已经和自己并肩而行。

  玉洺辰改揽住了她的腰,运起轻功踏身而下,很快便到了马前。抱着她上了马,调转马头,驰骋而去。

  慕玄烨凤眸转寒,平静的扫视一圈,看着众人或紧张,或担忧,或害怕的脸色,转身朝着大殿而去。

  玉珠随着脚步走动而出叮咚的清脆声,在他掀袍坐在龙椅上慢慢停止。“传朕旨意,全宫戒备,若有妄图投降者,企图逃跑者,无论是谁,杀无赦!”

  清冷而凌厉的声音传遍了大殿的每个角落,一众妃嫔和奴才们皆屏住了呼吸,在帝王的威严下跪拜在地。

  慕玄烨遥望远方,一脸坚毅。

  出了玄武门,已经听到外面传来的厮杀声,都已经在攻打城门了么?

  宫门紧闭,段校尉看了令牌,还是不肯放行。“摄政王叛军一部分已到了宫门口,公主出去会有危险。”

  慕锦华道:“也就是说,大部分叛军还在城外攻城?”

  “是的,不知道是哪来的一部分叛军,大概三,四百人左右。不过,”他紧皱眉头,“就是不知城也有流窜的叛军。”

  慕锦华顾不得那么多,“开门,出了事本宫自会担着。”

  “这……”

  玉洺辰直接把剑架在了他的脖颈上,“开门。”直接是命令的语气,没有任何商讨的余地。

  段校尉被震慑住了,结结巴巴道:“开,开城门。”

  城门打开,玉洺辰收了剑,那股森寒的气息瞬间消散。等他回了神,人已经出了玄武门。伸手一看,掌心里都是密密的汗渍。

  一连出了几道宫门,最后从侧门冲出。几乎是一瞬间,叛军便看到了人,围剿上来。

  禁卫军连忙冲了上去,忽然一道黑影闪过,凌厉的长鞭迅解决掉马前的敌人,杀出一条血路来。

  大街上到处都空荡荡的,不时会有叛军流窜出来。但数量不多,不足为惧。

  此刻叛军主力都在攻城,这些人似乎是事先安排好的,像是在城做什么任务。

  慕锦华屏住了呼吸,寒风从梢穿过,恨不得再快一点,再快一点。

  峥儿,阿笑,你们一定要等我回来。

  很快,疑惑被解答了。

  路过的不少权贵高院都有叛军撞门,更甚是破开的大门鲜血淋漓,到处都是惊叫和哭泣声,听得她心惊胆战。

  她依稀记得那几个府院都是京赫赫有名的门阀权贵,呼吸一紧,傅长宵是要将所有反对他的人都斩草除根么?

  不好。

  “玉洺辰,舅舅有危险。”

  丞相府在另一条街,此去甚远。玉洺辰对左翎吩咐道:“左翎,快去保护苏相。”

  左翎得令,一收长鞭,身子敏捷的踩着空空的摊位上了房顶,抄近路而去。

  两人皆是一身大红,男俊女艳,十分惹眼。离着公主府越近,在京清理的人越来越多,齐刷刷冲了上来。

  他们就算未见过公主真人,也能立马猜得出来。而荣华公主,更是上头下的死命令。

  玉洺辰眼迅一扫,这些慢慢围剿试探拖延的叛军,看起来人更致于擒拿。就凭他们,也想拦着他

  “抓紧缰绳。”他叮嘱道,眼角迅冷凝下来,唇线一拉,扯出一抹轻蔑。

  慕锦华知他准备直闯而去,素手在缰绳上缠了一圈,驱马快行。

  马度丝毫不减,叛军相交了一个眼神,就要冲上来。

  “不自量力。”刀削般的薄唇轻启,吐出的话宛若冰渣。玉洺辰居高临下,如看死物般眼一撇,手的软剑微抬,空气波动,剑快如风,所过之处人若捣蒜栽倒下去,未见一丝血红。

  这种诡异的场面好似阿波罗修罗场,而他,是整个战场的主宰。

  高高在上的,云淡风轻的,惩治着侵入修罗场的众人。

  让人,心生胆颤。

  不由得,迎面的叛军开始后退,随着马蹄渐进逐渐溃散,到了最后更是分成了两波开出一条路来。之后的叛军虽忌惮却侥幸避过了那双眼……平静的没有任何感,好比是死神降临前的扫视和宣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