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坠下城楼(2/2)

加入书签

。”

  听了他的话,其他人更是无地自容。

  玉洺辰沉吟了一会儿,说道:“我去宫内看看,苏相小心。”

  所有人齐齐望向他,苏沪叮嘱道:“千万要小心。”

  “嗯。”他点头,又交代了左翎几句,踏身而出。

  这些大臣平日里鲜少见到轻功,这会儿都瞪大了眼,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郡国公夫人惊叹,“这天下,原不只是我们看的那样,终究是我们这些世族太过肤浅了。山代有才人出,或许此事后我们也该学会变通了。”

  攻占玄武门已经整整持续了两个时辰,听着下属汇报的战况,慕与君眉头越皱越深。这两千人马根本就抵挡不了傅长宵的一千精骑,从刚才到现在都无法打破缺口冲进去,幸好固守玄武门的将官指挥有度,放箭不让大军太过靠近,否则此刻怕是早已破了国。

  “主子,叛军太过顽抗,我方已经损失了大半人……”

  他思考后道:“杨副将,你带着一队人从左边突围。扰乱敌军阵法,直捣心。”擒贼先擒王,只要拿下傅长宵,这些叛军便会群龙无。

  就在这时,白翁扛着一个红衣女子踏身而来,“王爷,你要的人到了。”

  在他肩头的,正是慕锦华。

  傅长宵贪恋的看着那张相似的容颜一会儿,最后还是狠心道:“依计行事。”

  白翁将慕锦华放到了椅子上,将她的双手用绳子紧绑起来。而后掏出了一个小瓶放在她的鼻翼下一会儿,慕锦华轻轻皱了皱秀气的眉峰,慢慢睁开了眼睛。

  这,是哪?

  厮杀声、呻吟声、呐喊声响彻天际,城下火光四起,刀剑相交。在这城门上俯瞰,她清楚的看见两军交战间根根长矛刺穿了胸口,鲜血淌淌流下,原本鲜活的生命瞬间就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血腥味,到处都是让人作呕的血腥味。

  战鼓声震天响动,恍惚间她又回到了残阳如血的那天,城楼上到处都是羽箭,城楼下的人根本无所退路。所有人都为了胜利而征战,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天地间诧然失色,刀剑在风呜呜作响,似呻吟,似嚎叫……不亚于雷霆乍惊,平地轰雷,眼前就只剩下了一片血色。

  远远的望去,场那个一身甲胄的将军与当时的那人重叠起来,最后就只剩下那一双眼和蠕动的唇角。

  阿云……

  是阿云!

  “不——”她大吼起来,双眼一片血红,眼泪从眼角滑落,全身如坠冰窖。

  ‘华儿,你要好好活下去。’

  ‘别出来,别为我报仇,走得越远越好。’

  也是在这一刻,她终于读懂亦孤云最后那无声的一句话——‘我爱你。’

  “阿云——”

  与此同时,玉洺辰眼皮直跳,有种不好的预感。

  慕与君令人吹响了号角,震天的号角声把众人的注意力给拉了过来。

  傅长宵回头一望,瞬间就看见城门那抹华丽的身影,似乎,正在哭泣。

  他握紧了长剑,抬手止住了众人,整个玄武门瞬间沉寂下来。

  “傅长宵,你不是为了她吗?只要你住手,我立刻把她给放了。”慕与君大声道,下令白翁把她提起来,推到了城门上。

  红衣如血,她就像是一朵耀眼华丽的血莲,众人,一旦踏入那片禁地,等待的只有死亡。

  慕瑞恒也看到了她,怎么回事?她不是跟着玉洺辰离开了吗?怎么会出现在玄武门?

  傅长宵凝起了眉,脖颈上青筋冒起,恨不得立刻把他给剥了皮。语气也冷了下来,嗜血道:“你以为我会上当吗?”

  白翁的刀抽出一把匕架在了慕锦华脖颈上,只听慕与君冷漠的声音传来,“你不是最在乎她吗?傅长宵,你不是不想让她嫁给其他人吗?只要你下令撤军,我立马饶她不死。”

  傅长宵朗声大笑起来,嘴角浮起了一抹残忍的笑容,“你尽管杀了便是,我,”他心头一揪,几乎是用力说出了那三个字,“不在乎。”

  事实上他不在乎吗?不,他甚至有了害怕,但是面对即将到手的皇位,这些更显得微不足道。他对自己如斯说道。

  而后放下手,“继续攻城。”

  见状,慕与君只是冷漠说了一句话,“推她下去。”他就赌,傅长宵,你既然爱她,那我便赌一把,赌一赌你心的山和她孰轻孰重。

  他说过,自己会守护好天辰的山,不惜一切代价弥补当年的错。就算牺牲,也在所难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