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对簿朝堂(1/2)

加入书签

  天刚亮,慕锦华已经起身。穿华服,戴金饰,无比郑重。看着铜镜的华服女子,不怒自威,她莞尔,对着身后的人道:“走吧。”

  今日朝堂十分安静,重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皇上为何迟迟没有退朝。

  兵部寺郎转动脚尖准备上奏,忽的大殿外传来了一声长长的通报,“荣华公主到——”

  众臣齐齐往高座看去,年轻的帝王不怒自威,抬手,天子之尊毕现。“宣。”

  钱公公一甩拂尘,扬着嗓子道:“皇上有令,宣荣华公主觐见。”

  天色已大亮,朝争论了数日的焦点女子慢慢踱步踏进了大殿之。有了睡意的臣子瞬间清醒,直勾勾的盯着那莲步移来的绝色女子。

  傅长宵现自己沉寂的那颗心乱跳了几下,蓦地想起了那日闺房探到的一抹春色,顿时口干舌燥起来。

  可惜他的‘虎视眈眈’,没有博来美人的一个回眸,心头微怒起来。

  慕锦华手下有些抖,面对如此庄重严肃的朝堂,她终究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罢了。

  所以,即便是现在的她,也斗不过曾后。

  “荣华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欠身行礼,清脆的嗓音在大殿回响,稍稍换回了众人的心智。

  慕玄烨终于理解先皇的所作所为,要是母后没有一直易容下去,恐怕这天下根基,就不是那么稳固了。

  自古以来红颜祸国说的不错。他垂眼,看着底下的美人,那是他的妹妹,这个世上唯一的至亲。

  手指收拢,无论如何,他一定会保护好她!

  “平身。”

  听到他的声音,慕锦华心安了不少。起身,兄妹俩的目光触在了一起,彼此都会意一笑。

  今日,是他们联手的第一战。

  “皇上,臣有话要说。”不等她多做准备,户部尚书走了出来,“荣华公主虽说身份尊贵,但是万万不得入朝堂。后宫不得干政乃是千古古训,皇上请三思哪。”

  说罢,他往那一跪,立马就有几人也走了出来。

  “皇上贵为一国之君,此番不合规矩,老臣惶恐。”

  “臣附议……”

  一上朝堂就跪了五六个,慕锦华汗颜。她侧身,看向几位大臣,说道:“众位大臣之偏颇,本宫难以信服。”

  被一个小丫头片子挑战了权威,户部尚书当即反驳,“荣华公主刺客该在后宫学刺绣,前朝不是你随便玩乐的地方。”

  “本宫也不想来这,是你们逼我来的。”看着几十双眼睛射过来,她手心溢出了丝丝密汗。如果连这都应付不了,又怎么才能扳倒曾后?

  “众位大人都是明理之人,想来不会为难本宫这个‘丫头片子’。”

  “皇上,后宫不宜干政那。”

  “皇上,这与理不符啊……”

  一个个都没有听她说话,纷纷上谏。

  傅长宵有些心疼她,他希望她能看看他,向他求救,他就会帮她。

  可是,她没有,连看一眼都没有。

  慕锦华,你究竟在打算什么?

  慕锦华知道自己人小薄,根本没有任何能让人信服的地方。她,还是太过自大了,以为这样就能压住舆论。

  朝着慕玄烨看去,十分愧疚。对不起,皇兄,华儿没能做什么,反倒是让你难做了。

  慕玄烨没有责怪的意思,反而无声的安慰她,更让她无地自容。

  想到来得目的,她握紧了拳头,大声说道:“众位大人为何不听本宫一?俗话说,有冤伸冤,有谁报仇。本宫今日上朝,就是要为自己伸冤。各位都是明理之人,当不会为小人之为,故意颠倒是非吧。”

  被她一吼,朝果然安静下来。

  但是,“公主有何证据?”

  “公主口口声声说自己清白,为何谣单指公主而不是其他人?无风不起浪,公主何必再这多做无用之功,倒不如等大理寺查清了再说不迟。”

  “是啊,是啊……”

  “够了!”慕玄烨重重的拍了拍扶手,怒吼出声。“朕的朝堂不是街口菜市场。”

  众臣一看,得,皇上生气了,赶紧跪下来请罪。“皇上息怒。”

  慕锦华也跪下,深深的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她虽是荣华公主,也是一个处于风口浪尖的人,也是这些人眼的红颜祸水。

  她的话,有谁能听?

  就在满朝寂静准备迎接怒威之时,一个弱小的声音说道:“皇上,臣认为,不妨先听荣华公主一。”

  众人望去,但见苏晟敏抬起头来,一本正经的说道:“荣华公主只是一个小女子,如何能与一桩命案牵连。在臣看来,这无非是有人陷害,故意把公主当成了替罪羔羊。”

  慕锦华冲着慕玄烨眨眨眼,看吧,鱼儿上钩了。原来昨日两兄妹在荣华宫谋划了一通,就是想要试探苏晟敏这个人。

  现在看来,果然不负众望。

  她的心有欣喜有失落,今日,她是真真切切的看清了自己与曾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