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表明心意(1/2)

加入书签

  “我带你去。”他道,揽着她慢慢穿过了人群,朝着最间的那人走去。

  其他人见状,纷纷让开了一条路。

  就在距离一丈之时,玉洺辰放开了她。

  慕锦华惊慌的拉住他的衣摆,他鼓励道:“去吧,我在这等着你。”

  这个男子,至死都不忘叮嘱她要好好活下去,他是真的爱着她。

  慕锦华点头,一步步走了过去,每走一步,昔日点滴都会涌上心头。回忆刺痛了心,鲜血淋漓,脚踩在上面,开出朵朵妖冶的红花。

  最后,她站在原地,看着那个一直挺立的男子,就算是死,也没有丝毫畏惧。

  “傅长宵,你看,我真的嫁不了了。”她努力扯出了一抹笑容,只是那笑凄婉哀伤,她踮起脚尖伸手从那双眼上摸了下来。

  手落间,那个高大的身子朝着他倒了下来。

  慕锦华扶着他跪倒在地,鲜血染红了她的身子。

  她紧紧的抱着他,在他耳边说道:“阿宵,我知道父皇一定跟你说了什么,所以你才会变成这样的。你放心,我会派人照顾好你的孩子,让他平安一生长大的,你放心去吧。”

  玄武门打开了,慕玄烨走了出来,她抬起头来,看着他,眼泪再次落了下来。

  “皇兄,是皇家先负了他啊——”

  慕玄烨走了过来,在她旁边蹲下,大手放在了她的头顶。“华儿知道了什么了?”

  慕锦华哭着道:“宫变那日先皇召他进宫,一定是父皇说了什么了。皇兄,一定是父皇说了什么了。”

  “我知道。”慕玄烨道,那一也在大殿,所以他听得一清二楚。“父皇当着几位大臣的面当羞辱了他。”

  身子一怔,她哭出声来,是她,逼迫他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慕玄烨站了起来,看了一眼众人,而后说道:“其他人免去死罪,各掌五十军棍,罚一年俸禄。至于摄政王,厚葬。”

  最后一句话打动了众人,所有叛军都拜倒在地,“谢皇上隆恩。”

  那一场轰轰烈烈的兵变就此拉下了帷幕,皇上的仁慈深得民心,更得一帮武将拥戴。而至此之后,微拢在京的阴霾彻底散去。

  慕玄烨看着长空,眼是一国帝王的倨傲和不羁。他一定会再现一个空前的盛世,造福于天下万民。

  那一日,所有人都跪了下来,高声齐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如同登基那日。

  天,渐渐暗了下来,一轮圆月当空。清冷的月光洒在地面上,如银如水。

  慕锦华醒来,眼脸冰冰凉凉,房仅有几支红烛燃烧,安静得没有一点声音。

  什么时候回了公主府?

  她起了身,就看见桌上的玉肤露,心里一暖。拉了件狐裘披在身上,掀开帘子走了出去。

  孙永福一看见她出来,担心的走上前来,“公主醒了,可是要用膳?”

  慕锦华摇头,“玉公子呢?”

  “一个人在花厅独酌。”

  视线落在门上的大红喜字上,心里各种滋味,她收了收思绪,“吧。”有些事,还是说出来最好。

  才走进花厅,一股浓浓的酒味传了过来。进得里面一看,地上摆着几个空空的酒坛。玉洺辰拿着一支玉箫,站在窗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对孙永福吩咐道:“去端碗醒酒茶上来。”自己则走上前去,到了他的身边。不知是他周身的气息太冷,还是初春的夜晚太凉,身子打了一个寒颤。

  “你胳膊可还好?”她率先问道。

  玉洺辰点点头,不一,气氛又重新僵持下来。

  半响,她才道:“从我懂事之后,他就开始跟在我的身边了。骑马射箭,溜出宫玩,在他面前不用端着公主的架子,秉持皇家礼仪。除了皇兄之外,他是真正陪伴我一起长大的人。”

  玉洺辰拽紧了长萧,身子几乎都绷紧了。自从听了宁元恒的话,心一直有一块疙瘩。他一直在等着她主动说清楚,可是今日见到她痛苦的模样,他又重新迟疑了。

  傅长宵对她一往深,她对傅长宵又何尝不是。

  慕锦华继续道:“不瞒你,我之前一心回来就是为了他,也一直还想着要嫁给他。可这一切,全部都在回京那一天破灭了。当我知道他娶了妻,又听到产婆说晚烟为他产下一子时,我和他就再也回不去了。”

  “直到后来,我们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多,我也被另一个人吸去了目光。”她深吸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