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客栈投毒(1/2)

加入书签

  天阴得沉闷,黑压压的,仿佛一场大雨将至,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马车,秀挺的鼻头布满了汗珠,眉头紧蹙。

  ‘华儿,你说用这紫色琉璃做成一串步摇如何?’

  ‘待到桃花遍开之时,我带你去南郡仓辽县看桃花。那里桃花漫山遍野,一到四月竞相开放,十分美丽。’

  ‘你真的要回去?华儿,你就不能为我留下吗?难道我做的这些还不足以感动你,留住你,你还是执意要走?’

  ‘好,我带你离开……’

  天际忽的雷霆炸响,一条银色长龙划破长空,有若吞天之势。

  慕锦华猛地睁开了眼,瞪大眼看着单调的车顶一会儿,才逐渐放松下来。

  又梦魇了。

  她略略动了动身,才现自己胳膊酸疼,低头一看,怀的小慕峥睡得极不安稳,脸色红潮未曾有退下去的趋势。

  她竟然在不知不觉睡着了。

  探了探他的额头,比初时还要滚烫了一些,尚未平静的心跳重又加快了几声,搅得她一刻也不得安宁。不由得出声问道:“弄雪,还有多久才到奉城?”

  车帘被一只大手拉开了一角,凉风灌了进来,怀的人一阵打颤,朝着她的臂弯钻了钻。

  慕锦华拉起快要掉落的薄毯,一边听弄雪答道:“大概还有半个时辰。”

  “再快点。”她吩咐道。

  弄雪瞥见小慕峥的脸色,心领神会,又抽了一鞭子,马车又快了一些。

  外面雷声滚滚,所有人都提心吊胆,唯恐大雨先至。

  半个时辰后,车终于驶入了奉城,才走进下榻的客店,大雨倾盆而至。众人都不禁感叹运气出奇的好,不然多一刻,怕是都会被这场大雨浇成了落汤鸡。

  玉洺辰抱着小慕峥上了楼,吩咐听雷去抓药。这一路日夜兼程,小慕峥染上了风寒,高烧时低时高,随身带着的草药根本不管用,大多是睡了一路。

  而莫也受不了连日的奔波,身形消瘦得更快了,这半年多补上来的肉全部在这半个多月消失殆尽。他原本还想照顾小慕峥的,被慕锦华哄着回去歇息。

  很快听雷便拿了药回来,熬成了药汁,她喂小慕峥喝下,看他神色有了几分安稳,才稍稍放下心来。

  这一场雨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时候,窗台早已被浸湿,她刚合上窗,玉洺辰就端着一盘糕点上来。

  “这是奉城最有名的美人酥,你先吃些垫垫肚子。”

  慕锦华拿起了一块糕点,拿到嘴边又放了下去。“我没胃口。”

  玉洺辰担忧的看着她消瘦的脸庞,安慰道:“峥儿会没事的。”

  闻,她的眉头蹙得更紧了,说出了自己几日来的打算。“我…想把峥儿和阿留下,我们先走,留着听雷他们照顾保护几人,随后跟来。你看如何?”

  “阿和峥儿身子吃不消,继续赶路下去的确不妥。”玉洺辰又思索了一番,而后道:“这样吧,让左翎也留下。接下来他们去华城,找到宝林钱庄分号的掌柜,有我的信物,他自会派人送他们过来。就是冲着裕林山庄的牌子,很少有人敢动。”

  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下来,“等峥儿醒来,我们就……”

  “孙大娘,你怎么了?你快醒醒……”隔壁传来了莫的惊呼声,两人想看一眼,站了起来。

  这时孙永福小跑了进来,“小姐,孙大娘才用了茶水,突然口吐白沫倒地不起,你快吧。”

  慕锦华夺门而出,隔壁,莫一见她,就小跑上来,泪眼朦胧的道:“华姐姐,你快看看孙大娘吧。”

  这一路上两人感最为深厚,孙大娘几乎拿他当亲生儿子一样疼爱。如今她出了事,莫反应合合理。

  慕锦华宽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屋内,弄雪已经把孙大娘抱到了床上,见她进来,自动让开了路。对着玉洺辰道:“我和听雷听见声音便进来了,就看到孙大娘倒在地上。用银针去试,现末端都变黑了。听雷已经去厨房查探。”

  玉洺辰走到桌边,倒了一杯茶放在鼻翼下轻闻,脸色一凝。

  慕锦华快步到床边,检查孙大娘的身体,又探探脉象,查看口鼻,现舌苔有些青紫,正是毒之兆。

  这种毒乃是由竹节草所致,此草缘于开花结果后的果实形状像一条虫,身子一节一节的褶皱,因而又称竹节虫。虫的汁液本身无毒,但是和甘草、茶叶放在一起就会产生剧毒。

  莺歌已经拿着药箱上来,她抽出银针暂时封住了毒性

章节目录